頂點小說 > 朱顏禍妃 > 第三百四十六章 重入灰暗

第三百四十六章 重入灰暗

 熱門推薦:
    如此想著,慕云漪便將香捻在食指與拇指間,舉平至眉頭,敬拜三次后逐個插入香爐。

    這三支香燃得出奇的齊整,裊裊細煙漸漸纏繞上無名牌位,沒過多久,周圍開始有了變化——墻壁上那些原本普通的畫卷,上面的星宿、八卦和神獸皆開始閃爍幽微的紫光。

    再看那無名牌位,此時旁邊竟赫然又出現了一個略微低一點的牌位!

    “是障眼法。”

    慕云漪知道,這屋內看似普通,卻實實不尋常,定是布下了陣法和結界的,眼前這突然出現的小牌位便可以證實。

    她伸手去觸摸那香爐,方才還紋絲不動的香爐,此刻卻有了松動的跡象,她朝一側旋轉,香案正下方的一塊地磚開始下陷,不一會便出現一個可進一人的洞口。

    “出現了。”

    慕云漪執起方才點香的火折子,朝里面照了照,通道里面是一個斜坡,并看不出下面還有什么。

    管不得那么多,她是橫了心要一探究竟了,即使明知道前面是險境、是陷阱,但那也是最快接近真相的通道。

    她蹲下身,單手撐地,靈巧地躍下通道口,消失在黑暗之中。

    卻說東陵翊與眾人分散后,自己在山林中獨自對付著窮追不舍的三眼毒蛛。得益于曾經在荒山中獨自歷練,東陵翊身手敏捷,雖身處迷霧之中卻沒有半分慌亂,多次有毒蜘蛛幾乎要跳上他的頸上和后脊,被他一一躲過。

    奈何這蜘蛛似乎越來越多,無論東陵翊如何伸手迅敏,不一會便有更多的蜘蛛從四面八方的枯枝上、地面上朝他的方向跳過來,且每每殺死一只蜘蛛,它們體內便有刺鼻的毒液和毒氣溢出,東陵翊掩鼻屏息卻仍是吸入了一點。

    過了不知多久,東陵翊發覺眼前有片刻的模糊,察覺到身上有異,他使勁甩了甩頭,再看看這些源源不斷出現的毒蛛,放棄正面迎擊,邊躲閃邊向后跑去。

    周圍的毒蛛終于漸漸變少。直到確定沒有蜘蛛再跟上,東陵翊才停了下來檢查自己的身體,見并再未有何異樣,才繼續順著眼下的路走去。

    走了不知多久,眼前的濃霧竟如同簾幕一般,突然向兩邊散褪,顯現在東陵翊眼前的一堆堆沒有墓碑的墳冢。

    “這”東陵翊奇怪的走上前去,眼前無數的墳冢一眼都望不到頭,為何這里會有這么多枯墳。

    “好奇這些都是誰的墳冢嗎?”

    東陵翊的背后突然有聲音響起,他心下一驚,猛然回頭,而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正是當初將他俘虜的赫狄部首領,赫狄宏。

    “怎么會是你!”東陵翊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之人,不,他應該早被處死了才對,那眼前這個

    不及東陵翊思考這一切是怎么回事,赫狄宏再次開了口“嘖嘖,你說說這些士兵可不可憐?有你這樣一個俘虜太子做主子,生前死忠于你,卻因你的魯莽而斷命戰場,死后尸身無法回到故里,連墓碑都沒有。”他目露鄙夷,語氣是無盡的嘲謔。

    “你是誰,休得在這里惑我心智!”

    說著,東陵翊雙手握住長劍向赫狄宏刺去,而赫狄宏并無半分閃躲之意,定定的站在那里,如同期待好戲般的看著東陵翊。

    當熾陽刺進赫狄宏的胸膛時,他竟如同幻影,消失在東陵翊的眼前。

    “太子啊太子!”東陵翊的背后又有聲音響起,他轉過身,看到那最前面的墳冢前站著那次入五封山討伐赫狄部落時,他的副將趙巖。

    “我們跟著你出生入死,最后卻不能魂歸故里,你卻依舊在那東宮里錦衣玉食、高高在上的做你的儲君,你早已經把我們忘記了吧”趙巖滿眼幽怨的質問著東陵翊。

    “不,不是這樣的”

    東陵翊腦中轟鳴作響,這么久以來他看似走出了那段陰影,然而他心中其實從未放下過愧疚和自責,以及被俘虜的屈辱,如今被這“趙巖”一提,無疑是再將他的心魔引出,那根本是他永生的灰暗。

    正當東陵翊啞然于原地,眼前突然又煙霧彌漫,當片刻過后視野再次清晰時,東陵翊發現自己已經置身于那片自己曾獨自生存的荒山。

    而眼下他根本無暇去分辨眼前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因為正有狼群迎面向他而來,他只得握緊熾陽,準備對付那一群兇殘的畜生。

    東陵翊身處“荒山”之中,對付著一匹匹露著獠牙、兇猛異常的狼,對于當初獨自活在這里的他來說,招架那些猛獸本不是難事,可眼前的狼群竟無限再生,殺掉幾匹便立即會有另一群幾乎一模一樣的狼群沖上來對他“虎視眈眈”。

    漸漸地,東陵翊的體力開始吃緊,他意識到如此循環往復下去,精力終究會被耗盡,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必然是在什么陣法幻境中,于是他一邊兇猛的刺擊狼群,一邊開始觀察周圍以求找到脫出這個“迷境”。

    在一個回身躲避間,他發覺遠處居然有人影,定睛望去他腦海如有驚雷閃過。

    “是你……”沒錯,是她,那個曾經在荒山破屋中出現的女子,那個照顧自己卻不肯露出真容的女子,也是自己這么多年來魂牽夢縈之人……此刻她便站在自己咫尺之處,依舊紗巾拂面,靜默的看著他。

    東陵翊伸出手去想要上前觸及她,卻沒有注意身后惡狼的攻擊,

    “唔!”此時的他完全忘記顧及身后,便在這一瞬,一匹惡狼猛地撲到他身后,那帶著腥臭唾液的獠牙死死的咬住他的背部,他反應過來立刻反手砍向野狼,將其踹開,無暇顧及背后的傷,緊接著又有兩匹狼跳起撲上。

    他又開始與這些狼群周旋搏斗,不經意的回頭,卻看到那女子正轉身離去。

    “不,別走……”

    他沖著女子大叫,就在分神的瞬間,幾只狼齊齊將他撲倒在地,撕咬、抓撓,而他卻死死的盯著女子遠去,想要追上卻無法動彈,只得看著那個背影漸行漸遠,而耳畔又響起記憶中那玉器清脆的“叮叮”聲,他穿過狼群的縫隙居然無比清晰地看到她腰間所掛之物——一對太極陰陽魚型白玉玉佩。

    “不要走……”

    。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