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隋唐大猛士 > 第357章 肉食者鄙

第357章 肉食者鄙

 熱門推薦:
    中午。

    羅成讓殺豬宰羊為新受降使閻毗和亞將宋老生接風,另外各廂各團將士也都分到了些肉食。

    閻毗一路上啃了好幾天干糧,現在吃起熱乎的肉飯,卻還挑起毛病來。

    “這明明就是牛肉,這行軍路上,牛也是能夠馱拉輜重糧草的,你為何要殺牛?”

    “因為牛多。”羅成一句話把老閻噎住了。

    “胡說!”

    羅成只得放下刀叉,“是真的多,多的都已經有些影響我們的行軍速度了。當日自玄菟城出發時,我軍帶了許多糧草輜重,也攜帶了許多坐騎挽馬走騾,另外呢,還趕了不少的活牛活羊隨軍,本來以為這路上肯定難以補充糧草,所以能多帶就多帶。”

    結果嘛,新城下,羅成不過是詐了一詐,就把楊萬春詐的受不了,又是陪錢又是送牲畜美人,還送了許多糧食來。

    更不提,嗣業趙貴他們掃蕩周邊,又得了許多牲畜糧食。

    于是乎,左五軍超載了,不說糧食太多,就是牲畜都太多了。

    而行軍路上,這一群群的牲畜其實也挺麻煩的,哪有那么多草料喂他們,這季節路上倒有草吃,可那么多人馬,也就晚上時能趕著去吃點,但也不能放太晚,畢竟第二天還要趕路。

    所以這些牲畜日漸消瘦。

    于是乎,羅成便下令,一路上每天都宰殺牲畜實用,反倒是之前準備的肉松炒面全都留著不用,而得到易儲存的麥谷等也都先留著。

    “你們天天吃肉?”閻毗還以為是他們來了才吃肉呢。

    “嗯,確實天天吃肉,沒辦法,我們也不想天天吃肉的,肉吃多了也膩,可沒辦法啊。總不能天天趕著這么大群的牛羊吧,又沒那么多草料喂,天天掉膘也是心疼啊。”

    這話氣人啊。

    宋老生憋的很辛苦,才沒說出一聲握草來。

    想他們之前駐扎在遼河西岸時,靠著跟羅成合作賣酒才賺了些外塊,偶像也能殺豬宰羊改善下伙食,但也是兵多肉少。再看人家羅成,這行軍途中,居然還天天吃肉,還說什么嫌肉膩。

    一邊的慕容長生道,“我們現在每天邊吃邊腌,吃一半腌一半,可還是有點太慢了,那些攜帶的牲畜都沒怎么見少。”

    閻毗不說話,低下頭,猛的吃肉。

    本來還想借此狠批羅成幾句,誰料到人家都吃不完。

    宋老生只得咳嗽兩聲,“這是好事啊,咱們左五軍不缺糧,不缺糧。”

    “我們現在確實是不缺糧,不過順便掃蕩掃蕩周邊還是需要的,就算掃蕩得到的牲畜糧食太多,我們用不了,但也并不全是無用嘛,最起碼,總好過留給高句麗人嘛。另外,我呢有一個打算,我計劃把一些腌制好的肉食存起來。”

    “存?”

    “嗯。”

    “存哪?”這可是行軍途中,總不能寄存在高句麗人這里吧。

    “就沿路存,把腌漬曬干的肉,和一些就地奪取未脫殼的糧食,分批的存放在沿途的一些隱秘的地方,比如山谷的洞中,或者干脆就挖個坑埋起來。”

    帶著這些東西,還是很拖累行軍速度的。

    可扔了嘛,確實又太可惜。

    再說了,羅成可是知道歷史上這次進攻是失敗了的,萬一到時還得撤回來,路上若有糧食存儲,也能救急不是。

    正所謂狡兔也有三窟嘛。

    宋老生當兵為將這么些年,還真沒有遇到這樣的情況,進軍途中,轉戰千里,輜重糧草沒有補給,居然還能多的用不完。

    “存起來也是好事。”他只能如此說了,實在找不到其它的話來說。

    天氣漸熱,出來時還穿著春裝,如今白天行軍時已經很熱,所以羅成又把繳獲來的布帛等讓輜重營給將士們做成夏裝。

    奪取繳獲的布帛雖多,可這么一人幾件衣服做下去,也是直接消化掉了。

    牛肉很好吃,羊肉湯也很美味,飽食之后,還能有一壺茶喝。

    閻毗一邊喝著茶,也不由的暗暗感嘆這個羅成真是個奇才,這行軍打仗,日子過的還這么滋潤。

    然后他聽羅成和宋老生在那里嘀咕著,支起耳朵偷聽了會,居然聽到羅成竟然在行軍中用糧食釀酒。

    他不由的怒了。

    “居然為了飽口腹之欲,用寶貴之軍糧釀酒,羅成,你也太膽大妄為了。”

    羅成撇了撇嘴。

    “閻大使啊,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啊。我這釀酒怎么是浪費軍糧呢,剛才你也聽到了,我們現在是軍糧過剩啊,攜帶的都嚴重超載了,路上還儲存了許多,但依然還有很多,所以我才會用些來釀酒,但釀的這些酒也并不都是用來滿足口腹之欲的。”

    那邊宋老生也道,“閻郎中或許有所不知,這白酒可是個好東西啊,不但能喝,還是處理傷口的好東西呢,用白酒清洗創口,能夠大大降低傷口壞腫可能。再一個,有時天寒喝口白酒,那就能暖身。現在雖說已經入夏,可早晚還是很涼的,若是遇軍隊需過河涉水,那么喝口酒,就不怕濕身了。”

    閻毗半信半疑。

    “接下來估計得有一兩場惡戰。”羅成道。

    宋老生也點頭,新城一帶的守軍確實被羅成打殘了,但不意味著紇升骨城和國內城等大城也是空虛。”

    兩人聊的很投機。

    宋老生雖一把年紀了,但對于戰略有自己的思路,而且很清晰。他并不諱直言的跟羅成說,其實征討高句麗根本沒有必要動員百萬大軍。

    在他看來,其實最好的策略,便是水陸不超過三十萬人馬。

    也不要想著一次成功,而是應當準備打一場長期戰爭。

    所以最好便是海路上弄個四五萬人,也別直接什么攻擊平壤,最好是沿海劫掠掃蕩,搞破壞。就跟當年大隋征討陳朝一樣,之前也準備多年,軍隊駐于北岸,經常搞掃蕩襲擊,燒糧倉毀莊稼襲擊村莊等,搞的他們疲憊不已。

    而在陸路,就是遼河方向,有個十幾二十萬人就足夠了,兵分幾路進擊,打一處,就穩一處,這樣搞個幾年,高句麗人不敗也要拖死了。

    “太急了一些。”

    羅成也點頭,皇帝和段文振等將軍們制定的計劃很大膽,也并不是沒有成功的可能性,但關鍵問題還是在于計劃太過超前,實際的執行力很難達到。

    而這個計劃環環相扣,一處執行不到位,可能就引起連環性的崩盤。

    就如羅成他們,這一路深入敵境千里,后面全是未攻奪的山城,這可不是出擊塞北草原,這后面全是山城啊,一旦攻不下平壤,誰也不敢想象這百日糧盡后將怎么辦。

    “大將,我有一句話就對你說,其實我們完全沒必要這么趕著去鴨綠水,在后方諸城未下之前,我們或許應當走慢點。”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