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隋唐大猛士 > 第616章 斬首奪旗

第616章 斬首奪旗

 熱門推薦:
    “老子不信你們還能頂的住!”

    阿史那俟利弗設再次揮手。

    中軍剩下的一萬輕騎全部出擊,直沖羅嗣業軍。

    四萬突厥輕騎沖擊下,只有一萬五千人的左一軍,此時防線全線搖搖欲墜,隨時可能崩潰。

    劉弘基帶領著最后八百騎黑槊龍驤重裝騎兵殺出。

    兩千黑槊龍驤,戰到今天,僅剩下八百騎。

    可就算今天會戰光,他們也還是決然而然的出擊了。

    黑漆馬槊上的銀纏閃閃發亮,重騎們背上的黑旗獵獵作響。

    皇家禁衛重騎兵們的尊嚴,值得以死捍衛。

    左一軍軍旗下。

    護衛著軍旗的校尉侯君集看著全線膠著,心中著急。

    “突厥銀狼大纛下空虛,諸位跟我來,斬將奪旗!”

    侯君集咬牙,決定兵行險著,拼命一搏,與其守在這軍旗下等著突厥人來奪,倒不如趁他們現在大纛下空虛,反去奪他的旗。

    千余弓騎兵,這是羅嗣業全軍最后的總預備隊。

    一旦他們也投入進去,那么不管戰局如何變幻,都難以轉換補救之余地了。校尉侯君集未得將令,私自出擊,若是失利,后果嚴重。

    可此時,他顧不得這些了。

    膽大的侯君集揮起馬槊,頓時千余弓騎猛沖而出。

    而左一軍的軍旗,僅有百人留守。

    侯君集帶著千余弓騎,也不管一路上左一軍兄弟們打的如何辛苦,甚至不顧嗣業和陌刀手們已經漸漸被突厥輕騎淹沒。

    他眼里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那桿銀狼大纛。

    突厥人以狼為圖騰。

    可汗以金狼為纛,而如俟利弗設這樣的設,則以銀狼為纛。

    銀狼纛就是帥旗。

    若能砍倒銀狼纛,這在戰場上絕對能夠動搖突厥人的軍心。

    畢竟十萬大軍糾纏在一起,戰線廣達十余里。

    戰場上一片混亂,指揮傳令十分不便,帥旗便是最重要的標識。

    一旦帥旗有任務變動,都足夠驚動三軍。

    帥旗前進,那無疑是形勢大好,若帥旗后退,說明戰況不佳。

    一旦帥旗倒下,那就說明連中軍帥旗都被人攻奪,情況已經危急了。

    此時的突厥中軍。

    銀狼大纛下,俟利弗設身邊只余不過千騎左右的騎兵護衛著。

    他完全沒料到,前面羅嗣業軍都已經要崩潰了,這個時候居然還能有一支千人輕騎迂回殺奔過來。

    這出乎他的意料。

    但他卻也沒慌張。

    不過千騎而已。

    羅嗣業都要完蛋了,這千把人還能逆風翻盤不成?

    侯君集目光死死盯著銀狼大纛。

    他是關中三水人,早年的時候比較浮夸,學弓箭始終不成,卻喜歡號稱自己勇武,到處吹牛。后來應募驍果軍,入羅嗣業麾下。

    得羅嗣業親自指點,弓箭總算入門,不過侯君集雖然箭法不太行,但確實十分勇武,極為彪悍。

    銀狼大纛下,俟利弗設派出輕騎攔截。

    侯君集從背上抽出一支短矛,一邊騎馬,一邊扭腰奮力投出短矛。

    短矛呼嘯而出。

    直接將一記奔來的突厥騎兵射中,短矛自他嘴中刺入,腦后透出,那騎士被射的帶落馬下,立斃。

    侯君集一矛擲出,卻沒停。

    他探手又從背上取來一支短矛,再次扭腰借力。

    短矛飛出,又是將一騎突厥人擲中,這一矛卻是自他胸口貫入。突厥人的鎖子甲雖能防刀,卻難防箭,更別說防這勢大力沉的短矛。

    一矛接一矛。

    邊騎邊擲。

    兩邊還未近身,不善弓射的侯君集已經連擲五矛,將五個突厥騎兵射殺馬下。

    在他的帶領下,這千余左一軍弓騎,更是如一把鋒利的刀,猛刺而入。

    兩軍交錯。

    侯君集挺馬槊在手。

    他力大彪悍,馬又迅疾。

    丈八馬槊往往都能敏捷的刺中對面的突厥騎兵。

    兩邊的騎兵都不斷有人跌落馬下。

    可隋騎卻沒回頭。

    他們一沖而過,再不管奔過的突厥人,繼續向著銀狼纛沖去。

    突厥人調頭追來。

    侯君集不管不顧。

    他看到銀狼大纛下的那個銀狼盔突厥人,直接把馬槊揚起,奮力擲去。

    丈八馬槊呼嘯而去。

    俟利弗設聽到破空聲,慌忙躲避。

    結果馬槊還是帶走了他的銀狼盔。

    俟利弗設魂都嚇沒了。

    看到那員隋將沒了馬槊,卻又拔出一根鋼鞭縱馬奔來,慌忙逃竄,連一戰之心都嚇沒了。

    旗手趕緊舉著銀狼纛跟隨逃竄。

    侯君集豈會讓他們逃了。

    大吼一聲,“哪里逃!”縱馬狂追。

    驅馬趕上,九節鋼鞭狠狠砸下。

    一個突厥兵已經被打的腦袋破碎落馬。

    后面隋騎也不斷放箭,射落幾個俟利弗設的侍衛。

    俟利弗設慌了張,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這么一個渾人,居然如此生猛。

    眼看著突厥人拼命的逃,侯君集總追不上,他惱怒的直接把手里的九節鋼鞭當成矛擲了出去。

    這鞭直接對著那旗手擲去。

    沉重的鋼鞭比起短矛來更加猛,一鞭就把那旗手插死了。

    銀狼大纛倒下。

    有突厥侍衛還要下馬撿起,侯君集卻是已經趕上。

    他拔出了橫刀,一刀一個,連砍翻幾人,然后橫刀一切一割,便把銀狼大纛奪下,直接直接圍在了自己的腰上。

    等他抬頭去找俟利弗設,發現那膽小鬼居然已經不顧大纛,策馬跑遠了。

    “草。”

    侯君集見已經追不上,便干脆下馬揮刀把那個旗手的腦袋砍了下來,然后打散首級上的頭發,拎在手上。

    他縱馬狂奔,高聲大呼。

    “俟利弗設已被斬首,爾等還不投降!”

    他手下的那些弓騎,也一齊高喊俟利弗設已被斬殺。

    侯君集甚至把那面銀狼大纛圍在了自己的身上,他身披銀狼纛,手拎突厥頭,高喊著俟利弗設已被斬殺。

    別說,這一招還真有些效果。

    混戰之時,誰知道侯君集手里的腦袋到底是誰的,但是他身上的銀狼纛那實實在在是真的啊。

    不少還在交戰的突厥人看到這大纛被一個隋軍披著,都驚慌不已。

    有些人開始跑。

    于是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跑。

    到后面,突厥人看到別人都在跑,于是也跟著跑。

    越來越多的突厥人棄戰而逃。

    而俟利弗設本來還想跑到個安全的地方,避過那個猛人,然后再重集兵馬,結果卻發現,無數部眾都在逃跑,甚至到后面,他也被裹挾在其中不得不跟著跑。

    突厥軍敗!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