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隋唐大猛士 > 第696章 漁陽鼙鼓

第696章 漁陽鼙鼓

 熱門推薦:
    尚書左仆射蕭瑀剛渡過黃河,結果就聽到馬邑兵變的消息,驚的這位宰相怔怔出神半天,良久才一拍大腿嘆道,“河東危矣!”

    蕭瑀從江都出發,是先逆揚子江而上,然后再進漢水,抵達襄陽,再經南陽北上在潼關東的閿鄉經風陵渡坐船過黃河的。

    因為洛陽東面的運河依然還被李密威脅著,所以他只能繞了一個圈,路上多耽誤了不少時間,結果便遲來一步。

    馬邑如此重要的地方,已經被劉武周奪去。

    雖然現在定襄的羅嗣業還沒有舉起反旗,可他心里非常清楚,這劉武周殺都督王仁恭自稱都督,其實就是投靠羅氏。

    “加快速度,我們得馬上趕到太原去。”

    只是過了黃河之后,這一路上并不好走。

    河東郡之前有柴保昌等作亂,樊子蓋派兵征討,在這里殺了數萬叛軍,結果他病死后,叛軍死灰復燃,而且聲勢更盛。

    絳郡賊柴保昌據絳郡烏嶺山派兵四掠絳郡各地,而呂崇茂占河東百梯山,也是派兵攻城掠地。

    又有龍門賊毋端兒嘯聚龍門山,占據龍門津,兵逼臨汾和文城二郡。

    而在太行、上黨附近又有自號厲山飛的魏刀兒聚眾不下十萬。

    “時事艱難啊。”蕭瑀感嘆連連,不出來,真不知道這天下居然已經亂到這種地步了,更可恨的是,本來應當為國家干城支柱的羅成羅嗣業等人,結果卻要趁國難之際叛亂。

    “還好太原有楊義臣鎮守。”一名隨從官員道。楊義臣本姓尉遲,是在北周末起兵叛亂的尉遲迥的族人,因為楊義臣父親起兵反對叛亂后戰死軍中,被文帝收養于宮中撫養長大,并賜姓名楊義臣。

    這位將軍對大隋是忠心耿耿,上次勤王表現十分出色,他坐鎮太原,起碼能避免劉武周羅嗣業等叛軍長驅直下。

    不過蕭瑀并沒有什么高興的,如此時勢,唯有一個楊義臣,又哪里夠呢。他甚至已經悲觀的預估到,他此趟北上而來,估計不會有什么好下場的。

    ·······

    黃河下游南岸。

    山東道威武軍節度副使羅貴召來兒子兒媳等自家人。

    “剛收到五郎密信,局勢變了。”

    此時的羅貴坐鎮在運河東岸的東郡韋城瓦崗寨,這里聚集了數萬兵馬,以防御李密的魏軍。

    “五郎讓我們撤回齊郡和東萊,據守東部丘陵山區。”

    “為何?”

    單彬彬問公公。

    羅貴長嘆一聲,“時勢所迫啊,朝廷剛剛已經下了旨,要調嗣業入京為左翊衛大將軍,調我回京任禮部侍郎,調張帥入京為兵部侍郎。而且還下旨調羅藝為江都府尹,調五郎為洛陽守。”

    很明顯,皇帝這是要盡收他們之兵權,若是大家真的依旨交出兵權,下一步估計就要被一鍋端。

    羅成雖遠在遼東,卻也通過暗影衛時刻關注著局勢。

    因此現在他果斷的決心抗旨舉兵,雖還沒有公然打出造反的旗號,可實際上羅成已經在行動了,他一面親往野狐嶺會盟嗣業,親自勸說這位兄弟統一陣線,又深入奚、契丹之境,拉攏奚、契兩族。

    另一面,也已經派人去平壤接楊暕回遼東。

    同時,又給山東的羅貴,給江南的杜伏威等去信,讓他們響應,統一陣線。

    “內史侍郎來護兒已經往彭城而去,左仆射蕭瑀更是去了太原,都是沖著我們羅家來的。五郎讓我們先退回齊郡,守住東萊,他接下來會派兵渡海過來增援我們。”

    “爹,我們羅家反了嗎?”單彬彬問。

    羅貴有幾分無奈,他也沒料到怎么就到了這一步,造反,那是相當危險的。可事到如今,不反又不行。

    “是啊,我們羅家反了。”

    羅貴不想反,可兒子要反,他也無可奈何。

    “就這樣放棄東郡、東平、濟陰、濟北諸郡嗎?”單彬彬對于造反,倒沒太過震驚,反正夫唱婦隨,現如今這天下這般亂,大家都造反,也不稀奇。再說雖然隋一統天下,結束了幾百年的天下分裂,可事實上人心依然還并不太安定,或者說,天下百姓對于大一統或國家也并沒有太強的概念。

    再者,本來山東之地,早年就一直是齊地,后來關隴集團滅齊,山東人是沒少受排斥打壓的,就如隋平陳后,江南皆反一樣,不就是因為本土的士族豪強利益受到太大打壓所致。

    早年朝廷強大安穩之時,如單秦程徐等曾經的北齊士族官員豪強之后,還只能夾著尾巴做人,現在天下混亂,朝廷無力,大家對于從鎮壓賊匪叛亂的官軍,搖身一變為起義軍,也沒啥心理障礙。

    “爹,你先回齊郡,我留在這。”單彬彬一身銀甲,久在軍營,也很有一股大將風范。“咱們在這里守了這么久,好不容易把這運河東諸郡的賊匪清理干凈,重新安穩地方,現在就這樣撤了,那李密可能卷土重來,到時又是生靈涂炭,咱們也對不住之前出錢出力出人的諸郡父老鄉親們。”

    等以后還要來打再一次,這多劃不來。

    “只須給我留兩萬人馬,我就能守住瓦崗,便能阻止李密叛軍過運河東岸來。”

    “你留下太危險了,現在我們不但要面對運河西岸的李密叛軍,而且黃河北岸還有竇建德的叛軍,此外,彭城太守陳棱向來跟我們不一條心,來護兒也在趕往彭城,所以那邊也隨時會有官軍殺過來。”

    “無妨,我能守。”單彬彬認為不能就這樣撤退棄守運河東岸諸郡,既不能讓李密趁機占了去,也不能讓彭城的隋軍占去,更不能讓河北的竇建德占去。

    “爹,我率一軍留在這里,還能分擔齊郡的壓力,若是來護兒陳棱敢出兵東萊,那我就去攻彭城,若是他來我這,爹可以派一軍南下彭城。”

    羅貴見說不過媳婦,便道,“那不如你回東萊等候接應五郎渡海來的兵馬,我讓繼祖去守齊郡,我來守東郡瓦崗,再派承宗去瑯琊接替三娘。”

    單彬彬道,“李氏說不定早就已經接了李淵的密信,帶兵轉投朝廷了。”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