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隋唐大猛士 > 第712章 困獸李淵

第712章 困獸李淵

 熱門推薦:
    “李淵?”楊廣皺眉。

    “陛下,李淵嫡女李三娘,可是羅成的貴妾。而且臣聽說那李三娘如今還率兵兩萬余據守臨沂,擺明了要跟朝廷對抗到底的態度,這其中李淵的立志讓人警惕啊。”袁充跟李淵沒什么私人恩怨,這番話只是站在他宰相立場說的。

    皇帝皺著眉頭。

    是啊,這年頭,還有誰能值得真正相信呢。

    雖然李淵跟獨孤篡一樣也是皇親國戚,可明顯比獨孤篡差遠了。

    羅嗣業還是自己的女婿呢,結果一下反了。

    羅成是他最信任的大將,一樣反他。

    “陛下,如今朝廷最大的敵人,其實不是來自于那些什么梁帝吳帝楚帝,而是來自于羅成啊。羅成才是真正的心腹大患,雖然羅成到現在都還按兵不動,可其勢已成。他雖在遼東不動如山,卻四下聯絡。之前要不是獨孤篡將軍忠貞不二,只怕他便能夠不費一兵一卒,就能把北平范陽拿下,到時便無人擋他入關,大軍入關順勢而下也。”

    那些什么梁師都薛舉李軌沈法興林士弘等都不過是割據一地,如蕭銑這樣的,更是直接由一群叛將擁立的,本身內部都還是一團糟,這樣的反賊雖然勢頭大,可其實不可怕。

    興也匆匆,亡也匆匆,就如已經被朝廷剿滅了的許多反王一樣,一朝落敗就徹底完了。

    可羅成不一樣。

    袁充沒少研究羅成,發現羅成這幾年在遼東,硬生生的把一個新打下來的邊疆不毛之地,弄成了一塊鐵板,如今那里安穩的跟世外桃園一樣,要錢有錢要糧有糧,他還拉攏了許多藩部。

    這才是真正心腹之患。

    尤其是這個家伙居然沒跟其它反王一樣急著稱王稱帝,反而是把齊王拉出來稱帝,把皇帝尊做了太上皇,這樣一來,他反而也打著朝廷正統,可以說正是靠這一手,他最大限度的降低了內部的不穩。

    “若是李淵也投了羅成,跟張須陀、薛世雄、杜伏威、劉武周、羅嗣業等人一樣,那江都危矣,陛下危矣!”

    “那朕要怎么辦?”

    “最穩妥起見,先下手為強。”

    皇帝還有些猶豫,他確實一直不太放心李淵,可現在他手上能用的人也不多了。

    “先去招安李密吧,至于什么李子通、沈法興等,若是愿意接受招安,朕可以授給他們國公之位,并讓他們統領本部之兵馬,所據之地,也交由他們管轄,只要他們肯出兵圍剿杜伏威、張須陀、羅貴、羅藝這些叛逆。”

    四處皆敵,以現在江都朝廷的實力,已經無法四面作戰了。現在皇帝也只能接受袁充的建議,先打心患之腹,而這心腹之患便是羅成一黨。

    “草擬一道詔書,廢黜齊王楊暕為庶人,并將羅成、羅嗣業、羅貴、羅藝等皆列為叛逆,詔天下忠武之士奮而起討之,有能殺死羅成者,封公,賞黃金三千兩。有殺死羅嗣業、羅貴、羅藝等人者,皆封侯,賞黃金千兩。”

    稍后。

    皇帝又召李淵進宮。

    皇帝對李淵關心了下李三娘的事情,讓李淵把這事情處理好。

    李淵離開皇宮的時候,后背都是濕的,剛才皇帝的眼神里充滿著殺機。

    回到府中,李淵長嘆短吁。

    他跟這個皇帝表弟其實沒相差幾歲,可兩人的人生完全就不是一條軌跡上的,甚至他們的關系從沒好過。

    以前這皇帝就一直猜忌他,如今終于用他為相了,可依然還是猜忌他。

    “父親,你在嘆氣什么?”

    李淵于是對兒子世民說了眼下的處境。

    “你三姐也不知道為何,一心要跟著羅成造反。”

    元吉和建成進來,聽說了后,便道,“父親,我覺得羅成現在勢頭很勁,說不定真能成功。”

    “成功個什么?羅成雖兵強馬壯,可毫無根基底蘊,得不到士族官僚們的支持,如何能成功呢?”李淵依然是持他那個態度。他以為,別看現在羅成聲勢很大,可羅成還沒真正出兵,他要出兵,其弱點必然就要暴露出來。

    “父親,伴君如伴虎,眼下皇帝更如一只暴躁的瘋虎,我以為我們不能再繼續留在這里,不如想辦法離開。”李世民建議。

    “離開,去哪呢?我現在是宰相,能去哪?”

    “父親,蕭瑀和來護兒也是宰相,可不都離開了江都,去節制地方?來護兒去了彭城,蕭瑀去了太原,我以為父親可以謀求回關中。”

    “關中?”

    “正是,眼下各地紛亂,但關中還算平穩,雖有隴右和河西還有朔方的叛亂,但都不曾危及到關中。所以父親不如找個機會,以去關中調兵來勤王討逆為名,想辦法離開江都去關中。”

    “關中。”

    李淵猶豫著。

    現在的江都,太危險了,四面皆是叛軍,而江都又沒有什么險要可守。

    “今天皇帝找我,還跟我談起到,說想讓我率兵去江南平杜伏威,還說待擊敗杜伏威,收回丹陽后,欲要把圣駕遷往丹陽的江寧。我看陛下是看如今江北局勢太亂,所以想著退往江南,意欲偏安一隅,想著萬一到時北方不保,也想保有東南半壁江山。”

    “哼,如果北方都保不住,江南如何又保的住?”李世民冷笑道。

    “我也是這樣想的,所以勸陛下率驍果軍返回西京,可陛下說如今回京的道路被堵,難以返京。”

    洛陽城下有李密,山東還有羅貴張須陀,河北又有竇建德。

    而去西京,上次來時的路這次也不通了。

    因為這一路過去,有左才相、孟讓、杜伏威、林士弘、蕭銑這重重攔截。

    皇帝已經被困在江都了,只有往南還可能有點機會。

    “江都現在只剩下了驍果軍,可驍果軍大多數是來自洛陽和關中招募,他們豈愿意從此長留江南?”

    “我也跟陛下說過這事,陛下說計劃把江淮之地,因為動亂而沒了丈夫的年輕寡婦都許給驍果軍為妻,還說要把江淮的無主之地,授給驍果軍將士們為永業田,從此讓驍果軍在江南安家置業。”

    “荒唐,這是尋死!”李世民冷哼著指出皇帝計劃的愚蠢。

    李淵長長嘆息。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