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隋唐大猛士 > 第1092章 羽林初陣斬賊帥

第1092章 羽林初陣斬賊帥

 熱門推薦:
    “官軍!”

    “官軍殺來了。”

    一聲霹靂在耳邊炸響,把馮暄驚醒。還在夢中的馮暄晃了晃腦袋,掀開身上的毯子坐起,“寧純從城里殺出來了?”

    他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永平城中的寧純出城偷襲了。

    “大帥,是官軍,他們從郁江登陸,殺過來了。”

    馮暄覺得腦道暈炫,“郁江過來的官軍,怎么可能這么快,李靖不是剛回到南海嗎?”

    四面一片混亂,到處都是嘈雜喊聲。

    此時天光放曉,晨霧也還未退去,秦騎就這樣馬踏連營,后面白色的霧中,隱隱約約赤色秦騎顯現,旗下更似有數不盡的秦軍步兵殺來。

    此時永平城東的馮暄叛軍營地,約摸兩萬叛軍,多數都還沉浸在睡夢之中,他們根本想不到會遇到襲擊。

    來不及披甲,來不及整隊,甚至連敵情究竟如何也不知道。

    一片混亂。

    馮暄的兩萬叛軍,本就烏合混雜,既有他招募的馮氏子弟兵,又有諸溪峒俚僚蠻子,平時在嶺南之地,打打不服的溪峒倒還不錯,可真跟秦軍這樣的百戰精銳相比,就又差的遠了。

    若是給馮暄時機,讓他整軍列陣,堂堂陣陣一戰,也還有機會。

    可秦軍又豈會給他這樣的機會。

    一千輕騎,輕易的就把馮暄的營地踏破。

    這個時候,馮暄后悔萬分,這營地怎么就連柵欄都沒有立一點,壕溝也沒挖,若是立有營柵,挖了壕溝,就算秦騎突襲,也不可能這么輕易突進來的,他也還會有時間整軍。

    天灰蒙蒙。

    四處還有未散去的薄霧,更讓人分不清來敵到底有多少。

    秦騎呼嘯著一沖而過。

    后面的步兵壓過來,遠遠的還未接近,便已經是一陣陣的弓弩齊射,然后如狼似虎的秦軍刀牌手、長矛手們已經撲了上來,盾砸、刀砍、長矛刺,大刀重斧劈。

    慌張跑出帳篷的叛軍,衣衫不整,隊不成列,剛一接觸,就被砍的落花流水。

    那白霧里,似乎有無窮無盡的秦軍。

    誰也不知道那霧后面,究竟有多少騎軍。

    可是他們的攻勢太猛了,幾乎沒有人擋的住他們。

    “把隊伍集結起來,列陣。”馮暄晃動著花白的腦袋,他也來不及披甲,提著把馬槊就躍上坐騎,沖著慌亂的部下大聲的吼叫。

    只可惜,秦軍先聲奪人。

    且已經沖破了馮暄軍營,他已經沒有機會再組起防線了。

    薄霧里,一支秦騎突然沖了過來,馮暄親兵慌忙攔截。

    秦騎前面的漢子如鐵塔一樣,渾身鎧甲,根本不理會叛軍攔截,直沖沖的就撞了過來。

    馬上漢子甚至根本不用長矛硬槊,居然拎著一只拳頭大的鐵錘。

    漢子掄起錘子敲下,就跟敲打雞蛋一樣,那名攔在最前面的馮暄親兵的腦袋就碎了。

    “大帥快走!”

    轉眼間,十幾個攔上前的馮暄親兵盡數被那隊秦騎槍刺錘砸,倒了一地。

    馮暄落荒而走,伏在馬背上頭都不敢回。

    他只聽到耳邊呼呼的風聲,還有后面不斷倒地落馬的聲音,那是他的親衛騎兵。

    咻的一聲,一支箭從他臉頰劃過,帶走了一塊皮肉,臉上火辣辣的疼痛,他把頭伏的更低,不敢回頭。

    一聲更大的破空聲傳來,馮暄驚駭。

    可不等他反應,他只感覺后腰一痛,然后整個人就好像懵掉了,巨大的沖力甚至把他帶離了馬背,他感覺自己在飛。

    吃力的扭頭,卻只看到自己后腰上長了一條毛毛的尾巴。

    那是一條丈八馬槊,被一個追擊的秦騎直接當飛矛擲出。

    砰的一聲。

    馮暄帶著那支長槊落地,濺起無數泥漿,雙眼大睜,卻已經沒了氣息。

    那名投出馬槊的秦騎策馬趕上,勒停戰馬,看了眼地上這個花白腦袋的家伙,“剛才好像聽那些人喊這花白腦袋叫大帥?”

    又一名秦騎趕到。

    “這里是馮暄的營地,莫不這人就是馮暄?”

    “就當他是馮暄好了。”

    先前的騎士下馬,拔出馬刀砍下了馮暄的首級,然后拔回自己的馬槊,想想,干脆把那首級插在馬槊刃上,返身上馬。

    他高舉著那首級,大聲喊叫,“叛首馮暄首級在此,爾等還不速降!”

    旁邊的同隊騎士們,也都跟著大喊。

    他們擁著那名騎士,高舉著那顆花白腦袋,一路喊一路繼續沖殺。

    一開始還不覺得有什么效果,可漸漸的,他們發現,好多叛軍看到這顆首級后都怔怔失神,甚至有人直接扔下了兵器跪地投降。

    “看來我們真的殺了馮暄。”

    馬上的騎士極為欣喜。

    “恭喜劉羽林郎,首次出戰,便能斬獲賊首。”

    那挑著馮暄首級之人,卻正是隨李靖南下的羽林郎劉仁軌,這次皇帝特意從羽林宮調了一百名羽林郎和一千名羽林騎交給李靖,這些人隨李靖從洛陽南下嶺南,特來參與這次平亂之戰。

    雖然他們還沒到時間結業,可皇帝希望他們能夠在戰爭中磨礪自己。

    劉仁軌因為上次出使吐蕃,而受到嘉獎,因此這次也在南下之列。

    他們在路上走了一個多月,先是乘船自運河南下揚州,再從揚州港海上抵達南海郡,再又馬不停蹄的沿郁江而上。

    各種船只不停的換騰,整天呆在艙里,每天只能有小段時間到甲板上輪流放風,人都要憋壞了。

    一上岸,劉仁軌帶著一火羽林騎便橫沖直撞,想不到居然誤打誤撞可能殺了馮暄,當下也不由的極為興奮。

    “都喊起來,馮暄已死,降者免死。”

    郁江邊上,李靖剛剛下船,桂林太守、廣西左都督指揮使李襲志和廣南左都督指揮使丘和、交趾太守,廣東右都督指揮使、高涼太守馮盎也從各自船上下來。

    “報!”

    “羽林郎劉仁軌已斬殺賊帥馮暄,前軍已破馮暄賊營。”

    “前軍攻入賊帥寧道明大營!”

    剛一上岸,數個好消息就傳到。

    李靖聽了,也不由的意外,“確定斬殺馮暄?”

    “馮營賊兵見首級,紛紛跪降,當無錯。”

    那邊馮盎聽說馮暄被斬,只覺得一陣頭暈目炫,身體搖晃。

    “耿國公沒事吧?”李靖伸手扶住他。

    “沒事,就是剛下船,還有點暈。”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