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江湖位面小人物 > 第五十五章 意外之喜

第五十五章 意外之喜

 熱門推薦:
    痞子倒吊在樹枝上,倏地滑落下來,站在蘇微云身前。

    他拍拍身上的灰塵、樹屑,笑嘻嘻地盯著蘇微云左看右看,目光中帶著異樣的意味。

    蘇微云被他盯得有些發毛,開口問道:“你是誰?”

    痞子笑道:“你不認得我?”

    蘇微云道:“我們素未見面,我怎么會認得你?”

    痞子又道:“你認不認得我都不打緊,你只需要知道我是來幫你的就好。”

    蘇微云疑惑道:“你是來幫我的?”

    痞子道:“若不是我幫你,你怎么能從江別鶴眼皮底下跑出來?難道你這么快就忘得一干二凈了?”

    蘇微云有些恍然,又有些驚訝。他本以為痞子是另有意圖,不料卻是主動來幫他的。

    痞子笑道:“我不但會幫你從江別鶴手中逃脫,還會助你對付李大嘴那匹大嘴狼!”

    蘇微云懷疑地看著他,他難以相信天下間還有這種“古道熱腸的好人”,白白向他送來免費的午餐。

    痞子道:“你不信?”

    蘇微云沉默。

    他轉而抬起頭,目光閃動不停,忽然道:“你如果姓白的話,我就信!”

    痞子哈哈大笑,開心得跳到樹上又落在地面,翻了好幾個跟斗。

    “不錯不錯,我正是姓白,我就是十大惡人里面的白開心,想不到居然被你這臭小子認出來了!”

    十大惡人之一,白開心。“損人不利己”白開心。

    這個人乃是十大惡人中最古怪奇特,最難以捉摸的一個人,說不定全天下也都很難再找不出幾個像他一樣的壞蛋。

    其他人做壞事,或是為錢財,或是為權力,或是為美色,總之大多都是有所謀圖;而他干壞事全無目的,連合適的理由都找不到,就只是為了看別人遭殃,好叫自己開心。

    他這個人正和他的外號名字一樣——損人不利己,白開心。

    蘇微云本一直認為十大惡人里面,最難應付的就是這個白開心。他絞盡腦汁也想不出要如何請白開心來教他絕技。

    白開心見到誰,不好好地愚弄、欺騙、侮辱那人一番,已該謝天謝地。哪里還能指望白開心能來做師傅,傳授技藝?

    但是世事恰是如此,白開心不但沒有整弄蘇微云,反而是為了要坑害李大嘴和江別鶴,“熱情”相助于他,幫他逃過一劫。

    這種事情,誰能夠料得到,誰能夠說得清楚?

    蘇微云開眉笑眼地道:“原來是白前輩,失敬失敬。”

    白開心道:“前輩倒可省了,你接下來只須聽我的安排,好好去對付江別鶴和大嘴狼就是了。”

    白開心與李大嘴雖同為十大惡人,關系卻尤其不好,向來為敵。

    蘇微云打蛇隨棍上,立即道:“那白前輩可不可以傳授我兩手絕技,讓我好有本事去報復他們?”

    白開心眼珠不停地轉動,四處扭頭,顧左右而言他道:“你想學我的絕技?我不過是個無賴,根本就不會什么絕技的。”

    蘇微云作出無奈之色,嘆道:“唉,那晚輩何時才能一雪恥辱啊......”

    白開心道:“這簡單的很,我給你出主意,在暗處幫襯著你,你按照計劃行事就好了。”

    蘇微云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撒潑道:“那罷了,我反正既打不過李大嘴,更不是江別鶴的對手,根本不可能成功的。”

    白開心見此,趕緊勸說道:“瞧你還是個年輕人,怎的這樣沒志氣。難道武功不行,就不可以用其他的計策了么?”

    蘇微云道:“前輩肯教我?”

    白開心想了想,總算道:“哼......我老人家會勉為其難教你幾手的,只要你答應好好配合我,去將江別鶴與李大嘴搞垮!”

    “一言為定!”

    ······

    江南。

    一處破舊的老院。

    此處老院只有三、五間破屋,既無妻妾,又無侍從。只有一位又聾又啞的老人在默默地做工。

    絕很難有人能想象,這就是“江南大俠”江別鶴的住處。

    他住的地方,竟然就只是如此普通,如此簡陋,如此節儉。

    白開心與蘇微云換了身衣服,悄悄潛到了院外。

    蘇微云嘆道:“江別鶴身在江南,卻能忍受這種生活,他雖是裝模作樣,卻也十分了不得了。”

    白開心卻嗤之以鼻,道:“你以為他真的喜歡這種生活?他不過是怕別人發現他的陰謀而已!”

    白開心與蘇微云輕輕躍入院中,院中未設防范,空無一人。

    白開心道:“我早已打聽好了,這里只有后院一個又聾又啞的老人,他原先有個兒子江玉郎,此時也不見了。”

    蘇微云二人輕輕踏步過去,見到后院中,一位又聾又啞的老人正在添柴燒水。

    這位老人坐在小板凳上,手中拿著木柴,面對著火爐。

    他慢慢地,仔細地,一根一根地將柴薪輕輕放入火中,專心致志,全神貫注,像是在完成一件很重要的大事。

    他沒有發現他們。

    白開心張揚地諷刺道:“江別鶴想必是時時刻刻擔心自己的陰謀會暴露,所以連仆人都只敢找這種又聾又啞的。”

    他說話的聲音不小,但后院那位老人仍是沒有反應,他是真的聽不見。

    蘇微云看著白開心,問道:“江別鶴究竟有什么陰謀,難道前輩您知道?”

    白開心道:“我當然不知道。所以才要你來幫我搜他的屋子。”

    蘇微云當即躍入一間屋中。

    “分頭搜。”

    按照白開心探知得的情報,江別鶴與群雄聚會,至少還有半個時辰才會回來。

    兩人有很充裕的時間。

    五間屋子,都不大,一覽無余。

    可是蘇微云與白開心里里外外地找了一刻多鐘,仍然找到任何江別鶴作惡的證據。

    他們來到最后的一間書房。

    白開心撓著頭道:“這個江別鶴,功夫真是做到家,難怪敢放心大膽地出門,他根本就沒留把柄在屋中。”

    蘇微云一面找,一面問道:“白前輩,你和江別鶴有什么仇怨,你看他如此不順眼?”

    白開心罵咧咧地道:“他這個偽君子,天天害人,老子也不過是天天害人。但他卻享譽江南,是一代大俠,老子就只能當過街老鼠......”

    “雖然老子也當習慣了,也不怎么在意,但江別鶴從受人尊敬的大俠,突然在大家眼里變為陰險歹毒的小人,那場面一定好看的很,哈哈哈!”

    白開心又大笑起來。

    “只可惜,閣下可能永遠都看不到那一天了!”

    門外傳來一個冷冷的聲音。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