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諸天金手指 > 第三二六章 另一個選擇

第三二六章 另一個選擇

 熱門推薦:
    萬府。

    “黃世遺此人果然不一般,看來了天機的卦沒錯。”看著手中的紙條,萬三千自言自語道,這是清風道長不久前通過飛鴿傳給他的,上面簡單地寫了清風道長對黃崇的觀察。

    了天機前后給萬三千算了好幾卦,每一卦都顯示,黃崇日后會救他性命,老話說得好,越有錢的人就越怕死,萬三千自然也不例外,如此大費周章,為的就是驗證了天機的卦象。

    “也罷,既然如此,我就親自到江南走一遭,順便將漕幫的事情一并給解決了。”

    說到這,萬三千拿出一摞紙,提筆連續寫了五封信,其中三份以飛鴿傳書的方式傳出,另外兩份裝入信封,交由指定的人送出,漕幫的事情牽扯太廣,即便是萬三千也覺得異常棘手,一旦處理不好,他自己也會陷入危險之中。

    東廠。

    “大督主,這次漕幫的邀請,我們要不要去幫忙?”曹正淳恭敬地站在堂下問道。

    “要,當然要,漕幫這幾年一直在和萬三千作對,而萬三千和朱無視之間不清不楚,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個忙我們不僅要幫,而且還要好好幫,何況漕幫乃是天下第一大幫,要是能收為己用,我東廠一定能夠如虎添翼。”劉瑾懷中抱著一個美女,一邊挑逗著懷中的美人,一邊說道,雖然沒有男人的功能,但是劉瑾依舊保持男人的愛好,而且因為身體殘疾,所以對待女人的手段極為殘暴,這幾年來被他玩死的女子沒有一千也有八百。

    “大督主所言極是。”

    “正淳啊,你的天罡童子功已經練至大圓滿,也是時候讓世人見識見識東廠二督主的實力了,這次漕幫的事情本公就全權交給你處理,可不要辜負本公對你的信任。”劉瑾說道。

    “是,正淳定然不負大督主的培養之恩。”曹正淳畢恭畢敬地說道。

    雖然曹正淳是皇帝親封的東廠二督主,但是在劉瑾面前,曹正淳一直很拘謹,平時在東廠內也不敢以二督主的身份自居,東廠的所有事務,無論大小,他都要先匯報給劉瑾,經過劉瑾的同意之后才敢行事。

    “下去準備吧,這次我會讓天殘地缺協助你。”劉瑾揮揮手。

    “是,督主。”曹正淳向后退了十幾步,退到門口,這才轉身,這姿態,簡直是恭敬到了極點,皇宮中伺候皇帝也不過如此。

    看著曹正淳離開的背影,劉瑾嘴角扯了扯,冷哼道:“哼,狼子野心。”

    蘇州黃府。

    “在下實在不明白楊捕頭的意思。”黃崇還在和楊三石演戲,一副我真的聽不懂的樣子。

    “五公子,楊某已經如此坦誠,五公子卻還在裝瘋賣傻,這有點不合適了吧。”楊三石皺著眉頭說道,饒是以他的耐心,都忍不住想要揍黃崇一頓,同時也在心中感嘆黃崇的妖孽,不過九歲的小孩,竟然表現得滴水不漏。

    “……”出乎楊三石意料的是,這次黃崇保持沉默,沒有說話,而是低頭沉思。

    別看黃崇的演技不錯,楊三石都被整懵了,實際上現在黃崇很被動,看楊三石的樣子,顯然是知道自己的底細,當熱自己也可以繼續裝下去,反正沒有證據,可是楊三石剛才說了,這次斷天枬親自出動,這令黃崇猶豫了。

    斷天枬可是曾經擊破古三通的金剛不壞神功,雖然那時古三通的武功還未大成,卻也十分厲害,斷天枬的實力毋庸置疑,恐怕再給黃崇十年時間,都不一定能夠對付得了他,他要是親自出動,黃家可就真危險了,現在唯一的辦法就像和楊三石合作,他既然敢提出對付斷天枬必定是有所準備的。

    可是這個消息要是假的呢?

    楊三石如果是在詐自己呢?

    楊三石此人究竟如何,黃崇也不敢確定,黃崇作為經歷過兩個位面的老江湖,不會以一個人在江湖上的名聲來判斷一個人的好壞,何況好壞本來就沒有具體的評判標準,所有人不過都是基于自己的利益去選擇自己的立場,楊三石會不會是漕幫的人?

    而且楊三石現在的表現已經有點不耐煩了,如果黃崇繼續裝瘋賣傻,萬一楊三石甩門而去,而斷天枬真來了,那黃崇可真的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說到底還是黃崇的情報不足,畢竟黃家又不是什么武林世家,平時根本不會關系江湖中事,而黃崇又很少外出,江湖中的事情知道得太少,難以做出準確的判斷。

    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兩害相權取其輕。

    “怎么合作?”黃崇突然看著楊三石問道,他決定還是賭一賭,如果楊三石是漕幫的人,他們應該沒有必要如此大費周章,所以黃崇就賭楊三石與漕幫不是一伙的。

    “怎么,五公子想通了?”楊三石眉頭一挑,似笑非笑地看著黃崇。

    黃崇沒有理會他,而是說道:“斷天枬乃是但是頂尖強者,就憑楊捕頭,恐怕再來十個,也不是斷天枬的對手吧。”

    “這只小狐貍。”楊三石心中暗道,黃崇明顯已經退讓了,但是卻還不肯放棄主動權,一點不像是個小孩子,只能感慨不愧是神童。

    楊三石笑了笑,說道:“楊某人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當如果五少爺背后的高人出手,那就不一定了吧。”

    “若是家師在的話,楊捕頭以為本公子會與你合作嗎?”黃崇反問道。

    “那看來我們只能合作了。”楊三石聳聳肩說道。

    “楊捕頭,本公子心中有個困惑,不知楊捕頭可否為本公子解惑呢?”

    “五公子是想問,為何我六扇門會卷到這件事中來的吧?”

    “不錯。”

    “受人之托。”

    “受人之托?”黃崇眉頭一挑,這個答案著實有些出乎意料,受人之托去得罪天下第一大幫派,這個代價可不低啊。

    “是。”

    “誰?”

    “貧道!”這時候屋外響起另一人的聲音,黃崇聞言大驚,自己竟然沒有發現。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