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諸天金手指 > 第三四七章 討要分身魔影

第三四七章 討要分身魔影

 熱門推薦:
    漕幫。

    “你說什么,三人因相互斗毆而死?”

    斷天枬本來還在等著自己的三個得力屬下將黃崇給綁回來,這樣就可以脅迫黃友德去找萬三千求助,將萬三千卷入計劃之中,同時還能讓黃友德成為自己在萬三千陣營中的內線,一石二鳥。

    可是沒想到等來消息卻是自己的三個屬下死了,而且還是死在了蘇州的大街上,被六扇門捕快發現的,這簡直是荒天下之大謬,怎么可能!

    “正是,是蘇州府六扇門總捕頭楊三石親自將尸體送來的,而且還有現場的具體報告,以楊三石的判斷,三人就是相互斗毆而死。”林俊宏說道,他雖然也不相信,但因為是楊三石的判斷和尸體的模樣,他已經信了六七分。

    雖然漕幫和六扇門并不對眼,畢竟六扇門是朝廷組建來鉗制江湖組織的機構,雙方天生就八字不合,但是對于楊三石,他們確實不得不服,這和立場無關。

    “這怎么可能,他們三人跟在本幫主身旁十幾年,從來沒有出過差錯,怎么這一次就自相殘殺而死,俊宏,這種說法你信?”

    “啟稟幫主,屬下本來也不信,但是楊三石的報告屬下看過了,結合他們三人尸體的傷勢,也確實是死在各自絕技之下,其中一些習慣,是外人所無法得知的,幫主只要親自去看看便知道。”

    “好,那我就去開開眼。”斷天枬的臉色并不好看,且不說這三人是不是自相殘殺,畢竟這三人都是他培養的得力干將,還是準先天的好手,一下子損失了三位,實在心疼。

    在看過三人的傷口和身上的傷勢之后,斷天枬不得不承認,這三人極有可能是相互斗毆而死,因為就算有人學會了他們的武功,可是一些習慣是無法復制的,這點從傷口上面可以看出來。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斷天枬表示頭大。

    “俊宏,這事你怎么看?”

    “幫主,這絕不是巧合,他們三人相互斗毆而死確實是可能,不過是不是自愿的那就難說了。”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幫主,江湖之大無奇不有,屬下曾經聽過曾經有一門名為‘霍心術’的奇功,可以控制人的行動乃至思維,他們三人會不會是被這種類似的奇功,或者是某種藥物所控制而互相殘殺呢?”

    “不錯不錯,霍心術這門武功,本幫主也曾在幫中典籍內見過,確實有這個可能……如此看來,黃崇的身旁是有高人保護啊。”

    “十有八九是如此。”

    “既然如此,本幫主就親自走一趟蘇州,本幫主倒要看看,究竟是誰在壞我好事。”斷天枬冷著臉說道。

    “幫主三思啊,此刻敵暗我明,貿然前往蘇州,風險太大,而且幫主其實心中也明白,能做到這點的人,恐怕一人。”

    “萬三千。”

    “不錯,如果真有這等奇人,那么天下間最有可能請動的便只有萬三千,不過令屬下想不明白的是,萬三千為何因為一個小小的黃崇出動如此高手?”

    “這其實很簡單,只有一種解釋,就是黃崇對萬三千來說,極為重要。”

    “幫主英明。”

    “所以無論如何,我都要親自走一趟。”斷天枬站起身說道。

    “幫主,是否要屬下一同前往?”

    “不,你留在總舵,這段時間幫中的事務由你全權處理,這次我就一個人行動。”

    “幫主萬金之軀,怎……”

    “行了,此事已決,你不必再勸了,本幫主要走,天下間還沒有人能夠攔住我,何況還有蘇州的弟兄,不礙事。”斷天枬極為自信地說道。

    他的自信來自于他所修煉的輕功——一葦渡江,傳聞當年達摩祖師就是憑借此功渡過長江,乃是天底下速度最快的輕功。

    見斷天枬心意已決,林俊宏也就不再相勸,只表示自己一定會做好本職工作。

    蘇州,黃府。

    今日西園來了一位官差,六扇門總捕頭楊三石。

    “今日,楊某特地來感謝五公子的救命之恩。”四下無人,楊三石抱拳說道。

    “嗯?黃某聽不懂楊捕頭的意思,楊捕頭是不是找錯人了?”黃崇一臉困惑。

    “那天晚上要不是五公子出手,擊敗了采花蜂,恐怕楊某性命難保啊。”楊三石盯著黃崇的臉說道,語氣頗為誠懇,當然如果他的眼睛不一直盯著黃崇的話,會更好一些。

    “……”黃崇撓撓頭表示自己聽不明白:“什么采花蜂,哪天晚上?楊捕頭究竟在說些什么?采花蜂是什么東西,蜜蜂不都是采花的嗎?”

    “不知五公子是否聽說了,今日就在黃府不遠的朝鳳街上死了三個人,三個相互毆打至死的人。”楊三石轉而問道,他真沒從黃崇臉上看出任何異常,如果不是知道真相,他還真以為自己找錯人了。

    “啊?”黃崇搖搖頭說道:“這還真沒有,我自早上起來,就靜坐讀書,尚未聽到這個消息。”

    “這三人是漕幫的人,最近黃府和漕幫似乎有些矛盾吧?”楊三石問道。

    “對。”黃崇點點頭,表現得很憤怒說道:“漕幫的人無故打傷了我兩位大哥,不過這死的三個人應該和我們黃府沒太大關系吧,楊捕頭要是有所懷疑的話,還是去找家父了解情況吧,而不是找我。”

    “可是我們六扇門的人昨天晚上看到這三人進入五公子所居住的西園。”楊三石笑道。

    “啊?不會吧,這三人來過西園,我不知道啊。”

    “楊捕頭不會以為這件事是我做的吧?”

    “不。”楊三石搖搖頭:“我并不懷疑。”

    “哦,那楊捕頭還真是明察秋毫。”黃崇的話音剛落,就聽楊三石開口說道:“我確定這件事就是五少爺所為。”

    “呵呵,楊捕頭今天怎么盡說胡話呢?”

    “五公子,明人不說暗話,今日楊某來找五公子,可不是來看五公子演戲的,昨夜五公子的兩枚棋子和陣法都相當高明,楊某今天上門,就想告訴五公子一件事,斷天枬要親自出手了。”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