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諸天金手指 > 第四七一章 弱點和北冥(二合一章)

第四七一章 弱點和北冥(二合一章)

 熱門推薦:
    “看來,我是多此一舉了。”陸小鳳看著自己的手指,搖頭苦笑道。

    他之所以出手,以靈犀一指夾住黃崇的刀,并不是為了和黃崇一決高低,陸小鳳平生最不喜歡麻煩,而不巧,比武在陸小鳳看來,就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他之所以出手,只是為了完成大金鵬王朝國王的囑托,讓閻鐵柵去賠罪。

    大金鵬國王此次請陸小鳳幫忙,并不是為了要討回當年寶藏,也不是要這三個叛臣的性命,只是想要這三人到先皇遺像前認個錯。

    當然,這比要他們的性命要難上無數倍,只是既然答應了,陸小鳳自然要盡力去做。

    所以陸小鳳出手了。

    只是出手之后,陸小鳳才知道,自己多此一舉了,原來以為閻鐵柵的武功并不強,現在看來,他錯了。

    “大老板的武功,這里只怕還沒有一個人比得上。”霍天青說道。

    此時,閻鐵柵已經退到窗戶邊,他本想去大門口,只是因為有西門吹雪擋路,他只能退到窗戶。

    霍天青的評價一點也不夸張,閻鐵柵不僅僅有精湛的內力,還有精妙的輕功,剛才陸小鳳接唐刀的時候,他就趁機后撤,即便是沒有陸小鳳,閻鐵柵也不會死,至少不會死在黃崇剛才那一刀之下。

    “陸小鳳,你要的討的是什么債?”黃崇將視線從西門吹雪身上移開,看著閻鐵柵,問道。

    “你應當知道我要討什么債。”陸小鳳也盯著閻鐵柵,說道。

    “不知道,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們這樣做是為了什么。”閻鐵柵道。

    陸小鳳道:“那嚴立本呢,大金鵬王國的內庫總管嚴立本呢,他總應該知道些什么吧。”

    聽到“嚴立本”這個名字,閻鐵柵白白凈凈的臉皮上不自覺地露出一種恐懼的神色,眼角跳了跳,整個人似乎蒼老了許多。

    半晌之后,閻鐵柵才幽幽開口說道:“嚴立本,他早就已經死了,你們又何必找他呢?”

    “要找他的人,并不是我們。”陸小鳳道。

    “那是誰?”

    “大金鵬王。”陸小鳳一字一頓道。

    閻鐵柵的眼睛又瞪大了幾分,好似聽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原本看起來奇特的臉,變得更加詭異,他突然一揮手,從窗戶外,又進來七個高手,保護在他面前。

    有這七個人的保護,閻鐵柵好像更有安全感一些,臉色逐漸恢復正常,開口說道:“我根本就沒有欠過他什么。”

    “那嚴立本呢?”

    “哼,誰都沒有欠。”閻鐵柵說話,早就沒有山西腔了,也不在罵人,聲音更尖更細,每個字說出來都像是一根針,在刺人的耳膜。

    “陸小鳳,看來你的債是不用討了,因為他根本不認,所以現在,就沒有你的事情了。”黃崇說著,雙手握刀,將到放置在身體右側,這是東瀛刀法中最常見的起手式,目光放在閻鐵柵身上。

    至于西門吹雪,他現在不會對自己出手,何況就是出手,黃崇也不懼,未入先天,黃崇就能多次從西門吹雪的劍下逃生,現在已經是先天巔峰,以西門吹雪目前的實力,想殺自己,難。

    西門吹雪顯然也知道這件事情,所以黃崇才會說那番話。

    “黃少俠,老夫在這里向你賠罪,是我錯了,是我不該起貪念,若是黃少俠愿意和解的話,我愿意將珠光寶氣閣一成,不,三成的財寶交給你。”閻鐵柵說道,語氣聽起來頗為誠懇。

    閻鐵柵的實力或許很強,但閻鐵柵有一個致命的缺點,那就是——怕死,一個武者一旦怕死,武功再強,也沒有用。

    閻鐵柵的條件不可謂不豐厚,雖然他不是天底下最富有的人,財富比不過霍休,地產比不過花家,但是他是天底下金銀珠寶最多的人,珠光寶氣閣的三成財富,足以讓黃崇一夜之間變成富可敵國的富豪。

    “咻!咻!”

    閻鐵柵的話音剛落,突然兩道尖銳的破空聲襲向黃崇,霍天青出手了,身為珠光寶氣閣的總管,他一直沒有出手,即便是剛才面對黃崇的雪飄人間,他也只是用輕功躲避,加上黃崇沒有全力對付他,所以很輕松。

    剛才,自家老板陷入危局,他也絲毫沒有出手的意思,讓人懷疑霍天青究竟是不是珠光寶氣閣的總管。

    現在,霍天青出手了,手中的筷子射向黃崇,疾如閃電的筷子,一取黃崇胸口,一取黃崇面門。

    不動則已,一鳴驚人。

    霍天青這一手,凌厲而又狠辣,而且雙方距離不到兩丈,天下間能夠躲過這一招的,屈指可數。

    恰巧,黃崇就在這屈指之中,他并未忘記還有一個霍天青,甚至在黃崇心目中,霍天青的威脅比閻鐵柵要大。

    閻鐵柵只是個有錢人,死了,還有誰會幫他報仇,恐怕爭奪遺產才是最首要的事情。

    但是霍天青不同,他是天禽門的掌門人,身份極高,而天禽門又是正道門派,不能好好處理的話,終究是個麻煩的事情。

    黃崇橫刀,擋住一根筷子,側身,躲過第二根筷子。

    霍天青趁機出手,越過桌子,一掌劈向黃崇的胸口,氣勢驚人,掌力絲毫不比關東大俠山西雁差,甚至要更甚一籌。

    袈裟斬。

    雖然還側著身,卻不妨礙黃崇感知一切,用唐刀擋住筷子之后,順勢一個上挑,刀鋒斬向霍天青的肉掌,攻其必救,霍天青的手掌就算是練得再硬,難道還能硬得過黃崇的唐刀不成!

    出乎眾人意料的是,黃崇的唐刀竟然直接劈在了霍天青的身上,他真的以肉掌對抗黃崇的唐刀,不閃不躲。

    還是因為黃崇的刀太快,他躲閃不及?

    并不是。

    事實證明,手掌確實無法與唐刀硬碰,霍天青直接被唐刀切開。

    是的,直接被切開,竟然沒有一絲遲滯感。

    是唐刀太鋒利嗎?

    不是,眼前這個霍天青,只是一道虛影。

    霍天青突然出現在黃崇身后,雙掌劈向黃崇。

    此乃當年天禽老人所創的不二絕學——燕雙飛。

    人能在短時間之內一分為二,令人防不勝防,當年不知道多少武林高手敗在了天禽老人這一招之下,天禽老人之后,整個天禽門只有兩個人學會了這一手絕技,霍天青就是其中之一。

    霍天青的雙掌印在了毫無防備的黃崇背部。

    這一雙堪比關中大俠山西雁的鐵掌落在身上,莫說是凡胎,就算是磐石精鋼,也要留下些痕跡。

    這一擊來得實在是太突然,他人想要出手相助,卻已經是來不及,縱然是西門吹雪的劍,也不可能那么快。

    倒是窗戶邊上的閻鐵柵見狀,趕緊出言喊道:“留他性命。”

    不愧是個成功的商人,到現在還惦記著黃崇的唐刀鍛造技術。

    “嗯?”霍天青大驚,他也體會到剛才黃崇的那種感覺,他的雙掌落在黃崇的身上,卻像是打在空氣上。

    虛影。

    意識到不對勁之后,霍天青竟然在毫無借力的情況下,突然改變方向,一個旱地拔蔥,竄天而起。

    天禽老人、天禽門,武功都是以模仿禽鳥為主,其中以輕功最為精妙,此招乃是天禽門的不傳之秘,天下間只有霍天青一人習得,是天禽老人一生武學的匯總,堪稱無上絕學,功名喚做——鳳舞九天。

    憑借著高超的身法,險而又險地避開了黃崇的刀鋒,只是褲腳被唐刀切下了一小塊。

    還沒來得及感慨霍天青輕功的精妙,突然聽到“嘭”的一聲,閻鐵柵趁著眾人的注意力被黃崇與霍天青比武的時候,撞開窗戶,溜了。

    閻鐵柵很怕死,他要保證自己不會被人給追上,因為在水閣中有兩個當世頂尖的輕功高手,西門吹雪和陸小鳳,所以他必須找對時機,一個怕死卻還有些眼力勁的人,找逃命機會的能力都不會太差。

    不過,閻鐵柵顯然是小看了眾人。

    陸小鳳和西門吹雪都沒動,因為黃崇動了,以凌波微步避開那七個攔路的高手,追了出去。

    水閣外的荷塘上,似有人影閃動,在荷葉上輕輕一點就飛起。

    那是兩條人影,兩條人影卻似黏在一起,后面的一個人,就像是前面一人的影子。

    寒光閃爍。

    兩人在荷葉上動起手來,黃崇的唐刀寒光凜凜,閻鐵柵也不知從何處拿出一條鞭狀的武器,珠光寶氣,若是細看,就會發現,那是一條完全由珍珠、瑪瑙等寶物組成的長鞭。

    這條長鞭,卻是詭異得很,更加準確地說,是閻鐵柵的武功詭異得很,不似中原武學,長鞭在他手中,猶如流水一般,唐刀竟然斬不斷它,就好像斬不斷流水一樣。

    “行云流水。”閻鐵柵手中的長鞭好似流水,珍珠寶石在眼光的照耀下明晃晃的,令人睜不開眼,黃崇只得轉攻為守,將周身護的周全。

    咻咻咻……

    珠寶從四面八方射向黃崇,倒也不分散,就像是一道逆向運動的波紋,從四面八方壓向黃崇。

    鐺鐺鐺……

    黃崇以唐刀格擋,只是這些珍珠寶石竟像磁鐵一般,吸附在黃崇的唐刀之上,鋒利的唐刀轉眼之間就變成了一根棍棒。

    唐刀被克,閻鐵柵二話不說,轉身便逃,不是他不想趁機殺了黃崇,而是擔心陸小鳳和西門吹雪追上來。

    對這些價值十數萬的珍珠寶石,他是完全不在乎。

    想來也是,比起命來,這些算什么呢?

    只是黃崇會如此輕易讓他離開嗎?

    自然不會。

    沒有刀,還有掌。

    “哪里走,翻云覆雨。”

    黃崇左手施展記憶之中殘缺的四式掌法之一,隨著掌力,腳下荷塘的池水涌動起來。

    “嘩啦”一聲,塘水一陣波濤,從黃崇身前卷起一道浪,朝閻鐵柵蓋去。

    閻鐵柵察覺到危險,連忙轉身,同時雙掌擊出,一股陰柔的掌力,將眼前的水墻撕開。

    此刻,他想再逃,卻已經是不可能了。

    “嘭!”

    黃崇的左掌和閻鐵柵的右掌碰撞在一起!

    轟轟轟……

    整個荷塘猶如被投入數十顆手榴彈一樣,連續發生大爆炸,以兩人為中心朝著外圍擴散開。

    閻鐵柵的內功其實也已經修煉到化境了,畢竟他的年紀在那里擺著,單論內功,絲毫不比霍休、獨孤一鶴差,天下間能夠與他比拼內力的人,并不多,即便是陸小鳳也不行,因為太年輕了,內功需要積累。

    黃崇也很年輕。

    所以閻鐵柵認為,自己是勝券在握。

    兔子急了還咬人,何況是閻鐵柵這位大老板。

    他打算先殺了黃崇。

    只是,他很快就發現自己錯了。

    因為黃崇會《北冥神功》,比拼內力,黃崇誰都不懼!

    “陽春融雪功,你是西方羅剎教的人。”閻鐵柵察覺到自己內力的流失,驚恐萬分。

    西方羅剎教,位于西域,是一個非常神秘的門派,教主玉羅剎是一位神秘莫測的人物,很少人見過他的真實面目,他的實力也是個謎。

    而這個門派最著名的一門武功就是《陽春融雪功》,此功的功效與丁春秋的《化功》類似,只是不用以毒來修煉,可以化去對方的內力,不過修煉難度極大,據說連玉羅剎都沒有練成。

    也難怪閻鐵柵會將黃崇的《北冥神功》誤認為是《陽春融雪功》。

    閻鐵柵修煉的是童子功,這是一門極為精妙的內功,不比武當、少林那些頂尖功法差,卻很少人修煉,除了對天賦有要求之外,更重要的是因為修煉這門武功,需要修煉者保持童子之身,無論何時,一旦破了童子身,功力就會全部喪失。

    閻鐵柵是個太監,練這門內功,自然是沒問題。

    本來黃崇沒打算吸光閻鐵柵的內力,不過意識到閻鐵柵所修煉的是童子功之后,黃崇立刻改變主意了。

    七十年的精純童子功內力,若是能夠全部轉化成北冥真氣,宗師之境,指日可待。

    這個誘惑實在是太大。

    “你休想!”

    閻鐵柵突然怒喝,怕死的閻鐵柵竟然全力運轉內力……

    ps:求訂,求月票,求打賞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