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諸天金手指 > 第九三章 狄仁杰的演技

第九三章 狄仁杰的演技

 熱門推薦:
    “都給我住嘴!”狄仁杰對著一眾哭啼的女官怒吼道,春香等人連忙閉上嘴,不過依舊傳來抽泣的聲音。

    “御醫和春香留下,其他人都出去到大殿外等候,任何人不得進來,我要為陛下治病。”狄仁杰可能是嫌她們吵到自己,揮揮手說道。

    其實狄仁杰并沒有任何權利命令她們,但是在這個節骨眼上,一眾女官早就慌了神,加上狄仁杰的威名擺在那,她們下意識地聽從了狄仁杰的吩咐,紛紛退出大殿。

    狄仁杰對御醫吩咐道:“扶陛下坐起來。”

    御醫將武則天扶坐起來之后,狄仁杰來到武則天背后,掄起拳頭狠狠地砸在她后心上,御醫見狀大驚:“國老,這,這可是許逆之罪呀!”

    狄仁杰沒理他,連砸數拳,只聽武則天“啊”的一聲,吐出一口濁氣。

    狄仁杰和御醫合力將武則天身體拉起,讓她靠坐在床頭,武則天的雙目緊閉,呼吸時快時慢。

    狄仁杰輕聲叫道:“陛下,陛下。”

    武則天一動不動,就像沒聽見一樣。

    狄公回過頭來問春香道:“皇上臨睡前吃了什么?”

    “只喝了一碗安神湯。”

    “安神湯?喝一碗安神湯怎么會如此昏迷?”

    “這,這……奴婢就不清楚了。”

    “這是藥碗?”狄仁杰四下看了看,看到桌上有個空碗,問道。

    “是。”

    狄仁杰點點頭,將空碗拿起,從懷里取出一方手帕,在藥碗里抹了一下,而后將手帕折起,放入懷中。

    而后,狄仁杰將兩人責罵了一番,才讓兩人各自退下。

    “請陛下醒來。”狄仁杰在武則天床前躬身說道。

    狄仁杰的話音落下,武則天緩緩地睜開雙眼,看著狄仁杰說道:“懷英,真是什么也逃不過你的眼睛。你怎么知道我醒了?”

    “是陛下的脈象告訴我的。”

    武則天點點頭:“好一場噩夢呀!本想白天睡覺不會受惡鬼所擾,可想不到,這一場噩夢,竟險些要了朕的性命!多虧你及時趕到。看來,這些逆鬼不將我折磨致死是不會罷休的。”

    “臣聽說,昨夜陛下已召國師王知遠進宮,他有什么辦法?”

    武則天嘆了口氣,搖了搖頭道:“懷英,你是怎么知道我病重的?”

    狄公道:“臣并不知陛下染疾,而是到宮中找陛下奏事的。”

    “我現在這個樣子,連命都保不住,哪還有心思聽政,以后再說吧。”

    狄仁杰,聞言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宮中惡鬼作祟,宮外冤魂猖撅,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武則天一愣:“什么宮外冤魂猖獲?”

    “陛下現在身心疲憊,就不用這些瑣事來煩您了,以后再說吧。”

    “不,你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狄仁杰這才說道:“永昌境內,出現了一個無頭厲鬼,已殺死多人,村民惶俱不已。”

    武則天倒抽了一口涼氣:“有這等事?“

    “嗯,已經有人親眼見到了這個無頭厲鬼。”

    武則天渾身顫抖,問道:“它,它長什么樣子的?”

    “身披重鎧,手提長武器,沒有頭顱。”

    武則天嚇得不知該說什么,愣了很久,才道:“懷英,現在你相信世上有鬼了吧。”

    狄仁杰點點頭:“還是陛下英明啊!微臣心悅誠服。不過,臣今日之所以來見陛下,就是想告訴陛下一件事。”

    “什么事?”

    “臣已有抓鬼之法。”

    “你開玩笑?”

    “臣所言,句句是實。”

    武則天聞言,笑了笑:“懷英,連國師王知遠都對付不了宮中的惡鬼,你卻說自己可以抓鬼?”

    狄仁杰笑道:“不如這樣吧,而今殿上無人,你我君臣就打個賭,陛下封臣為‘抓鬼大臣’,到永昌辦案。如果臣抓住了作崇的厲鬼,那就說明,臣真的有這個能耐。那么,臣既然能對付永昌之鬼,宮中之鬼就不在話下!陛下就許臣到宮中捉鬼。如果臣抓鬼失敗,甘領重罰!”

    “君前無戲言!”武則天說道。

    “臣愿立生死狀!”

    “也罷,那朕就封你為‘抓鬼大臣’,使職差遺,到永昌辦案,圣旨即刻下達。”

    “謝陛下隆恩!”

    “哎……”武則天突然嘆了口氣。

    “陛下,可是在想章懷太子?”狄仁杰出言問道。

    “果然是逃不過你的眼睛啊。”武則天再次感慨道:“坐吧,今天沒有君臣,只有朋友。”

    “謝陛下。”狄仁杰取來一旁的椅子,坐下。

    “陛下,臣……”

    看狄仁杰欲言又止的樣子,武則天說道:“你是想問李守信的消息吧。”

    狄仁杰了解武則天,武則天又何嘗不了解狄仁杰呢,不過還是狄仁杰了解武則天更深一些。

    “是,陛下,這都十幾年過去了,還能找到嗎?”

    武則天盯著狄仁杰看了好一會,說道:“雖然還不敢確定,但是也八九不離十了。”

    狄仁杰聞言一驚,詫異地看著武則天,問道:“找到了?”

    狄仁杰的演技相當高明,反正武則天是沒有看出任何異常來,真以為狄仁杰什么都不知道。

    “是啊,找到了。”

    “不知陛下欲如何處理?”狄仁杰問道。

    “我不知道,懷英啊,你說我該如何處理?”武則天面露迷惘,反問道。

    “陛下,他畢竟是您的孫子,流落在外十幾年了,還望陛下三思。”狄仁杰說道。

    “是啊,他畢竟是我的孫子,流落在外十幾年了。”感慨完之后,武則天帶著笑意看著狄仁杰,其實狄仁杰已經說了他的意見,武則天也聽懂了。

    “我就擔心,他對我這個祖母懷恨在心。”

    “陛下,不知他現在何方?”狄仁杰沒有在這個話題上繼續下去,轉而問道。

    武則天突然笑了:“懷英啊,其實你認識。”

    “哦,臣認識?”狄仁杰一臉懵逼。

    “是啊,李守信在離開皇宮之后,就改名為黃崇,后來闖蕩江湖的時候,又改名——黃公衡。”

    “什么!”狄仁杰聞言,驚呼一聲,站了起來,一臉不可思議,“嘭”的一聲,椅子都被他推倒在地。

    PS:求推薦,求收藏。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