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諸天金手指 > 第一一五章 豬隊友與元齊中伏

第一一五章 豬隊友與元齊中伏

 熱門推薦:
    “小梅,快走,噗……”

    “小鳳,啊……”

    一聲凄厲的大叫,小梅狀若瘋魔,掀翻兩個鐵手團的殺手,施展輕功踏水而去。

    “別追了。”元齊伸手制止了手下。

    “宗主,您怎么樣了?”

    “放心,還死不了,好一個移形換影,沒想到世上真存在這樣的武功,厲害。”元齊捂著腹部,緩緩地坐在手下搬出來的一張椅子上,感慨道。

    面對元齊,小梅一人根本無法與之匹敵,姐妹兩只能使出壓箱絕學——移形換影。

    元齊其實早有準備,因為此前他就根據十七堂的死狀推測對方可能有兩個人,誤打誤撞,只是他沒有想到所謂的“兩個人”竟然是這樣。

    小梅小鳳使出移形換影,展開狂風暴雨似的攻擊,雙方攻守易勢,雖然說元齊是個靈活的胖子,但不管怎么說還是個胖子,落入了下風。

    元齊并不是一個純粹的武者,何況對方也不是一個人,元齊見勢不妙,立刻招呼著旁邊的手下上前幫忙。

    也是小梅小鳳兩人運氣的不好,本來平靜的河面突然起風,船來回晃蕩,小梅小鳳兩人都是北方人,能不暈船就算不錯了,在這種情況下,她們兩人的發揮受到了極大的限制,而鐵手團的殺手卻恰恰相反。

    搖晃的船,加上鐵手團殺手悍不畏死的猛攻,使得小梅和小鳳之間的配合難以展開,不得已之下,小鳳只能拼死攔住元齊,給小梅制造逃命的機會。

    最終小梅負傷逃走,而小鳳死在元齊刀下,元齊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腹部被劃開一大道口子。

    蛇靈六大蛇首中最神秘的殺手——血靈,就折在這一艘小船之上,當真是世事難料。

    “宗主,我們還要不要追?”

    “絕不能放虎歸山,她已經中了我一掌,剛才又強提內力,施展輕功,更是傷上加傷,跑不遠,讓鐵手團的兄弟們都給我睜大眼睛,一旦發現她,格殺勿論。”元齊命令道。

    “是。”

    “嗯,走,我們回去吧。”

    ……

    “誰?小梅,你怎么?”正在搗鼓兵器的虺文忠看到小梅闖進來,大吃一驚。

    “噗……”小梅噴出一大口鮮血,倒在虺文忠懷中,臉色慘白。

    虺文忠沒有廢話,左手搭在她的手腕上,替她診脈:“好渾厚的掌力,這是誰干的,你怎么受那么重的傷,是黃公衡嗎?”

    “鐵……鐵手團……宗,宗主,小,小鳳她……”小梅話未說完,就暈死過去。

    “該死。”

    雖然小梅沒有將話說完,但是以虺文忠的智慧,已經能猜出個大概,他連忙將小梅抱進屋中,為她做簡單的治療。

    虺文忠也很機警,簡單處理之后立刻帶著小梅換地方,這里已經不再安全了,之后他將小梅交給蛇靈的屬下照顧,也沒等小梅醒來,就獨自離開,前往揚州,當然并不是找鐵手團的麻煩,他心中很清楚,自己現在最重要的任務是活捉李守信。

    小梅昏迷了三天才醒來,醒來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將事情的前因后果用飛鴿傳書的方式傳遞給肖清芳。

    ……

    肖清芳最近有些郁悶,因為一個“豬隊友”,當然郁悶并不是主旋律,大體還是很得意的,因為她籌劃已久的計劃正在按部就班的進行。

    契丹和大周起沖突,李盡忠部在崇州地界和王孝杰統領的大軍對峙,雙方幾次交手,各有勝負,戰局陷入僵持。

    和電視劇有兩點不同,其一是時間,比黃崇預計的要早了大半年的時間,黃崇現在還有揚州,其二就是肖清芳不是內衛府大閣領,所以朝廷的許多機密她無法得知,所以栽害王孝杰的事情并未發生。

    不過肖清芳畢竟是肖清芳,她另有后招。

    肖清芳先是聯系了吉利可汗的兒子默啜太子以及莫度可汗的兒子賀魯,兩人結成同盟,莫度可汗是吉利可汗的叔叔,在幽州案中,被金木蘭引為外援,后來被吉利可汗擊殺,而賀魯是他的兒子,在電視劇金銀劫案中,就是他暗殺吉利可汗繼承汗位。

    默啜和賀魯都是野心勃勃之輩,肖清芳居中調和,兩人達成同盟,一方面計劃謀殺吉利可汗,另一方面瞞著吉利可汗集結部隊,準備給大周致命一擊。

    肖清芳的手段當然不止如此,現崇州刺史丘靜就是她的人,只要時機成熟丘靜就開城獻關,引突厥、契丹主力入城。

    再者,她利用劉金的那份名單四處聯絡,威逼這些人一同起兵造反,緊張順利。

    但也正是因為活動頻繁,蛇靈的行蹤被內衛察覺,于是將這件事情上報武則天,武則天不知出于什么考慮,竟然讓梁王武三思來負責這件事。

    結果可想而知,自然是慘不忍睹,將事情搞得一團糟,武三思不懂行軍打仗之道,卻又胡亂指揮,使得王孝杰十萬大軍折損了六萬多人,最終不得不退回崇州城。

    而這也是肖清芳郁悶的原因,本來以為武三思是個豬對手,沒想到竟然是個“豬隊友”,因為戰時,所以王孝杰退入崇州之后就接管大權,丘靜瞬間被架空,肖清芳能不郁悶。

    武則天為此狠批了武三思一頓,不得不將事情交給狄仁杰。

    當得知狄仁杰“出山”的消息,肖清芳不僅沒有感到擔憂,反而很開心,因為她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為此她還大費周章,在狄仁杰身旁安排了兩個自己的內線,就等著這一天。

    正當肖清芳滿懷信心準備和狄仁杰較量一番的時候,狄仁杰卻沒有如她所愿趕赴崇州,而是半道秘密離開大軍,前往突厥。

    這是小梅昏迷的第二天。

    也就在這一天,元齊率鐵手團返回揚州鐵手團分舵。

    “怎么回事?人呢?還不出來?”帶著面具的元齊看著空無一人的大院,大聲呵斥道,卻沒有人回應他。

    “不好,走!”

    “哈哈,閣下既然已經來了,又何必那么著急走呢,本王已經在此恭候多時。”

    ps:求推薦,求收藏。l0ns3v3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