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曹操的主廚 > 第129章 鰻魚蓋澆飯套餐

第129章 鰻魚蓋澆飯套餐

 熱門推薦:
    “既然店主邀請,小老兒當然榮幸至極!”文尚聞言,雙眼頓時一亮。店主的手藝他清楚,能蹭一頓飯吃,那可是非常好的事情。

    關鍵是這鰻魚,無論怎么燉,都會有一股土腥味。關鍵是骨頭很難剔除,吃起來很麻煩,是以除非是真的沒飯吃,否則很少有人會選擇吃這玩意。

    店主到底打算處理這兩個問題,文尚都非常好奇。

    “那么,我稍微去處理一下……可以幫忙,去店里告知文銘一句,讓他幫忙去廚師行會把菜譜備案一下嗎?”王庸問道。

    “哈哈,不過是跑跑腿,小老兒現在就去!”文尚笑道,隨即轉身就要離開。

    不過剛轉身,卻是想起了什么,回頭問了句:“店主,有一件事,還請您能答應!”

    “哦,說來聽聽?”聽得出文尚很為難,不過看在以往的交情,聽聽也沒什么。不欠別人人情就是這個好處,聽就聽了,幫不幫隨意。

    否則吃人嘴軟,拿人手短。別人真的提出來,就算辦不了,也得想辦法幫襯一二。雖然總有一道套應對的辦法,說到底還是不拿,心里會更舒服一些。

    “我家欽兒,過了年就是六歲,也算是個半大小子。平時跟在家里,就如同猴子一樣,不好對付。而且他也慢慢喜歡打魚,只是這樣可不是我希望看到的。”文尚嘆了口氣。

    他會回來捕魚,是因為年老體衰,不得不從軍中退下來,在甄城安頓下來后,找個營生。孫兒可是返古種,跟著自己當個低賤的漁夫,那以后還怎么討老婆?

    文家四代單傳,可不希望到了文欽那一代,就找不到老婆,絕了傳承。說來,明明這個世界保持傳承的難度那么高,可一些家族依然能夠維持下來,而其他人對傳承也非常看重。不過華夏文明嘛,其實民族核心意識便在這里。

    若是有一天,大家都對傳承的問題,變得無所謂了,那么說不定華夏民族……也就是不是華夏民族了。民族都沒有了,那么華夏文明,還能算是華夏文明嗎?!

    “文欽是個懂事的孩子,他既然打算跟您捕魚,只怕也是希望能讓你輕松一些。”王庸大概也知道他的意思,不過還是寬慰了句。

    “只是捕魚到底沒什么出息……”文尚搖了搖頭,“這個孩子很聰明,關鍵他也是返古種,而且看情況比老頭子還要能干。老朽只希望,能讓他跟在店主身邊,哪怕當個雜役,讓他歷練幾年,十五歲及冠之后,能讓他到軍中服役,老朽死而無怨!”

    “原來如此……”果然不出自己預料,文尚年紀到底是大了,也開始為兒孫的問題考慮,文稷似乎早早亡故,剩下一個幼孫文欽,他這個當爺爺的,自然是擔心自己走了之后,文欽沒人照顧。

    “可以,若他同意,明天到店里報到便是。他以后要學廚藝,還是想要學習武藝,我都會想想辦法的!”王庸直接答應了下來。

    一則只要答應下來,就意味著文欽在接下來的九年時間,都會如同學徒一樣,任由自己驅使,白撿的一個童工,不要白不要。二則他可還記得,文欽的能力似乎可不弱啊!

    雖然不敢肯定,這個文欽是不是那個文欽。但曹魏里面的那個文欽,可是幽州牧,鎮北大將軍,譙侯!這樣的人物,若交給自己培養,以后自然也算自己這一派的人!

    沒打算拉幫結派,不過身處官場,卻不得不拉幫結派,以及選擇站位。畢竟越往上,能上去的人越少,想要往上爬,就必須要把其他的競爭者擠下來。又或者幫助誰上去,然后讓他在上面把自己拉上去。

    單打獨斗,最后的結果,就是無情的被其他人擠下去。最后一輩子在底層廝混,臨退休的時候,提升半級算是領個安慰獎退休,無非如此。

    這玩意其實很有賭.性,運氣好平步青云,運氣不好一個系的人沒有個能活著。一時的優勢有時候根本不算數,誰走到最后誰笑到最后!

    官場的本質其實就是這樣,沒有這個覺悟的人,要么乖乖在底層混著,要么干脆就別進入這個是非之地。畢竟從踏入這個世界的瞬間,危險已經存在!

    “如此,老朽謝過店主!”文尚聞言,差點就要給王庸跪下來了。文家在甄城還算有點名聲,但也僅僅如此,而且還是用一點少一點。

    尤其是官府,他早些時候誰也不認識,而沒有別人的引薦,從底層開始爬起,這條路可不輕松,而且太多人在路上就已經隕落。

    “好了,先這樣吧!也不好繼續墨跡,還有人等著吃飯來著!”王庸當即將其扶起。一個老人向自己跪下來,這樣的事情可是要遭天譴的。

    文尚自然不好再客套,到了幾聲謝,然后立刻離開,去店里找文銘。

    王庸卻是來到后廚,在這里沒有看到楊修,考慮到如今是下衙的時間,估計已經回去。后廚里還有一些幫廚,其中兩個還是之前烤羊的時候,過來幫過忙的。他們的廚藝也引起了曹操的注意,所以聘用他們作為幫廚,對于兩人來說,也算是一個機緣。

    “主廚大人,恭喜凱旋而歸!”兩人見到王庸,當即熱情的圍了上來。

    “那是主公凱旋,我作為一個行軍主廚,也只是跟在旁邊檢點便宜。”王庸搖了搖頭,有些功勞可不好攬在身上,“先不說那些,我們的荀司馬想吃飯了,給她準備一下吧!”

    “主廚大人,您要做的。莫非是這個鰻魚?”其中一人不敢置信的,看向王庸提著的那個木桶。作為一個初級廚師,他很難想象,如鰻魚這樣的魚類,該如何烹飪才能好吃。

    “怎么,在你們看來,它很難吃?”王庸笑著反問道。

    兩人沒有發話,不過看向對方的眼神,多少有些尷尬。實際上,他們就是那么認為的!

    “食材難吃,主要是烹飪手法出了問題,既然有問題,那么就換個烹飪的手法!當然,那種需要耗費大量成本,來變好吃的食材,說真的我也不太打算去處理!”王庸回道,隨即把木桶提到案臺上面,翻找了一下,找到一個冰錐。

    鰻魚可以說渾身都滑不溜秋的,所以要釘住,需要的就是一個錐子。王庸拿起一條鰻魚,避免滑走的情況下,放在砧板上面,然后迅速用冰錐刺入鰓部,固定在砧板上。

    廚刀猛地一劃,直接從腹部把鰻魚剖開,變成兩半。隨即把刀子插入切口處,迅速一捋而過,頓時就完成了內臟和骨頭的剔除。

    “看到沒有!”王庸回頭看向其他兩個幫廚,“按照這個方法來進行殺魚,魚頭去除不要,而一條鰻魚,按照長度切成五六段左右,就如同這樣!多準備一些,回來都回來了,今晚就當做是給大家一點犒勞!”

    刀子飛快切割而過,把鰻魚分割開來,這樣也就算是,初步處理好了鰻魚。

    “明白!”兩人沒想到,居然還有這樣一個方法,也開始有樣學樣。

    不過剖魚的過程并不輕松,尤其是剔骨這點,很難做到王庸這樣隨意。若是某島國,基本上會有專門的剖鰻魚的刀具,用那種刀具剖開鰻魚,剔骨也會輕松許多。

    用普通出刀,力道和速度,甚至是眼力,反應能力都要有很高的要求。以他們兩個初級廚師的水平,自然做不到。

    王庸沒有停下來,這玩意熟能生巧,接下來最重要的,還是把醬汁準備妥當。

    烤鰻魚最大的秘密,便是腌制的醬料。就如同后世桂林米粉或者牛肉粉什么的,都叫做桂林米粉或者牛肉粉,牛肉和米粉也都差不多,可每家店的味道卻都有不同。

    秘密便是在醬料里,不同的店,都有不同的配方,正是醬料(鹵汁)的不同,才會有不同風味。烤鰻魚也一樣,到處都有烤鰻魚的店鋪,醬汁配得好不好吃,便是好吃的關鍵!

    不僅僅是醬油那么簡單,有本事直接用燒烤汁。燒烤汁本身也不簡單,屬于一種復合材料,醬油、孜然、料酒、味精、飴糖、桂皮、花椒、豆蔻、小茴香、丁香、姜、蔥、蒜和水;關鍵根據不同的需求,還能有魚香味、五香味、麻辣味、香辣味、咖喱味等種類。

    在香料的選取方面,不同的方法,新鮮與否,選取的部位,也會產生不同的結果。或許頂尖的廚師,會選擇最適合的部分進行,這是經過無數次的實驗后得出的結果。

    王庸還沒有那個覺悟,他選擇的是現有的材料,然后配置出屬于自己的醬料。這個過程,便足足花費了半小時的時間。

    “主廚,魚已經殺好了!”兩位幫廚上前,按照王庸的要求,他們已經陸續把鰻魚殺好,滿滿一桶的鰻魚,都被處理好。

    “那么,便把魚肉都放入蒸屜里面蒸一下,然后再蘸醬汁上架烤熟!”王庸吩咐,自己也是在動手。

    “先蒸再烤?”蒸他們兩個最近都有學習,畢竟面點需要的就是蒸這門烹飪手藝。不過蒸了再烤,這樣的操作,他們想都不敢想。

    “照做便是!”王庸也不含糊,直接開始清洗魚肉,然后放入蒸屜里面準備。

    “是!”兩人不敢怠慢,也迅速忙活起來。

    這個烹飪手法,早些時候也用來處理過田鼠,就是夏侯惇拿過來那一只。用這種手法烹飪鰻魚,魚肉表皮酥脆,而內部柔軟飽滿,吃起來絕對是一種享受。

    過程沒什么技巧,剩下只需要把米飯舀到碗里,然后蓋上烤好的鰻魚,蓋飯就算完成。剩下的,便是準備時蔬和配菜,以及湯。

    “好香的味道!”其中一個幫廚頓時感嘆,“主廚,今晚的菜單的是什么?”

    “鰻魚蓋澆飯套餐!”王庸隨口回了句,然后繼續忙活了起來。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