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曹操的主廚 > 第292章 干鍋田雞涼拌藕

第292章 干鍋田雞涼拌藕

 熱門推薦:
    不管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就這個男人把自己母親看光光這件事,就足以判他死刑。若非母親留下他一條狗命,別用她動手,自己已經把他宰了。

    不過,他的小命是否能夠留下來,還要看他的手藝如何。呂雯想到那十多只青蛙,頓時有點惡寒,那玩意看著就惡心,烹飪起來能好吃嗎?!

    “好吧!我來烹飪!”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王庸不是呂布的對手,被俘虜到這里。既然如此,只要不涉及特別敏感的要求,他可以妥協。

    所以說了,好好當一個廚子多好,為什么非要兼職武將?一個不小心被俘虜還好,若是當時呂布下狠手,說不定自己就沒了!

    “我需要見一見呂布,然后才能決定菜譜!”王庸考慮了幾個菜譜,然后抬頭說道。

    “就憑你也想見母親?”呂雯頓時露出一副嫌棄的表情。

    “母親?呂布成親了?”王庸歪了歪腦袋,按說呂布也已經四十歲,成親也不奇怪。再說按照原本的歷史,呂布的確有一個女兒,叫做呂玲綺什么的。

    “過繼,過繼懂不!”呂雯頓時反駁,“我的生母,是母親的姐姐!如同母親大人那么可愛和圣潔的女子,這個世界上怎么可能會有配得上她的男人?沒有,絕對沒有!”

    “我是否可以理解為……你戀母?”王庸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

    “沒有,絕對沒有!”呂雯立刻慌張起來,連忙否認,只是她的想法,都寫在了臉上。

    還真是一個好懂的家伙啊……王庸不由得在心里吐槽道,不過話說回來,眼前這個呂布的養女,按說可是和對方有血緣關系的……不過無所謂了,反正百合什么的……

    “既然你是她養女,那么我問你也沒什么……呂布能吃辣嗎?”王庸直接詢問。

    “嗯…………………”呂雯想了半天,她也不知道呂布到底能不能吃辣。辣椒這種調味料到底很少用,少數用幾次呂布也是很平靜地吃了下去,到底喜不喜歡……

    當然不可能知道的吧?就那種什么表情都看不出來,而且半天憋不出一句話的情況,怎么可能知道她到底能不能接受辣味?

    “好吧,我帶你過去找母親……”到底要吃進肚子里的東西,呂雯覺得還是慎重一些比較好,說不得還要派人監視這個家伙,免得他把什么奇怪的東西放進食物里面。

    “辣……”三分鐘后,王庸來到呂布面前,向她詢問。后者想了想沒有直接回答,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可……”

    也就是可以吃辣的意思?王庸看著呂布,這妞也太無口了,兩個字都憋了半天。

    “接下來我烹飪的兩道菜肴,都會有辣味,沒問題吧?”王庸進一步詢問。

    “…………”呂布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應該算是‘沒問題’的意思吧?!

    “材料你們來負責準備,反正我準備的話,你們也信不過,對吧?”王庸看向呂雯。

    “那是當然了!”呂雯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把需要的材料報一下,我給你準備!”

    王庸也不客氣,把需要的食材報了出來,后者記錄了一番,仔細看了看,覺得沒有問題,這才轉身離開。

    “廚房稍微借用一下……不介意吧?”王庸隨口說了句,隨即意識到了什么,看向呂布身邊那個老人,他身上一身的油煙味,一看就是呂布的主廚。

    “可以,請隨便用!”老廚師點了點頭,他看了看王庸胸前的徽章,露出一絲不屑。哪怕他是一個八品高級廚師,那也是高級廚師,領悟了‘鮮味’的存在。而眼前這個年輕人,不過是個中級廚師而已。

    三十分鐘后,呂雯把食材買了回來,說到底也不過是一個花生,還有一個辣椒。辣椒用得少,所以廚房里面沒有準備,花生王庸要求是新鮮的花生米,廚房這邊同樣沒有。

    說起來也諷刺,去年還打算購買花生油渣來做菜,今年卻已經能夠使用大部分的食材。至于預定采買的花生油渣,也已經說服曹操采買,然后制作酥油茶,給士卒們加餐。定期補充點油水,才能適應更強度的訓練,所謂的精兵,無非是大量操練出來的。

    王庸在廚房里面找了找,然后仔細檢查了一下廚刀。品質還可以,就是保養不太好,一看這個廚子有點懶,或者說境界還沒有那么高。

    “將就著用吧……”嘆了口氣,王庸拿起廚刀,好好的研磨一番。一個好的廚師,應該從廚具開始入手。連這個都不懂,這不知道對方是怎么考上高級廚師的。

    “你打算磨蹭到什么時候,母親可還等著呢!”呂雯直接在他身后抱怨了句。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這句話你聽說過嗎?”王庸繼續磨刀,頭也不回。

    “我可告訴你,若是做不出好吃的,你等著等死吧!”呂雯頓時漲紅著臉,把話撂下。

    “安心好了!”王庸揮舞了一下手中的廚刀,在燈火的反射下,刀刃泛起了一道寒光,“就算是俘虜,我到底是個廚師,怎么都不會砸了自己的招牌!”

    廚刀姑且是搞定,剩下還有其他的廚具需要打理。比如說鍋灶要清理,調味料要檢查,這前前后后花費了二十分鐘。為什么廚師不喜歡別人進自己的廚房,無非就是這樣。

    習慣的東西被搞亂,要恢復可需要花費不少的時間。估計等那個主廚過來,也會覺得這里的一切很不習慣吧?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用起來絕對比以前要順手得多……

    “自己算不算是義務教學了?”王庸開始處理田雞,放了一天,有點萎靡,不過這玩意生命力就是頑強。尤其是那些反射神經,死了還能動半天的。

    “話說回來,田雞的皮其實煮熟之后滑溜脆甜,要不要保留?”王庸看向呂雯,有些人烹飪的時候,為了考慮視覺問題,所以會去皮。但對于王庸來說,田雞的皮其實很好吃。

    不過黑白相間帶斑點的表皮,的確不是誰都喜歡的。

    “還是……不要留了……”呂雯看了看那些田雞,搖了搖頭,“要不,我去問問母親!”

    畢竟吃的是呂布,不是她,呂雯可不敢隨便拿主意。索性過去問了問,呂布在聽說這東西味道不錯的時候,居然點了點頭,表示可以保留。

    以前家里條件就不好,也不是沒吃過,沒什么心理負擔。到了呂雯這一代,生活條件變好,許多她們這一代所謂的‘美味’,這些下一代都不懂得品味了。

    “那好!”王庸當即下刀,開膛破肚,清理內臟……這些田雞都很好,沒有寄生蟲,吃青蛙最擔心的莫不過這個,爆炒都未必能完全殺死,唯有長時間燉煮才有可能。

    頭就不保留,畢竟看著田雞的頭,杜少會影響到一些食欲。在很多餐廳,在烹飪這道菜的時候,都會選擇把頭去掉,其實也就是這個道理。

    青蛙的胃,王庸是留了下來,就如同豬肚一樣,青蛙的胃也是清脆可口。其他內臟可以去掉,胃部卻是要保留的!

    腳掌和手掌剁掉,畢竟幾根手指這樣同樣影響食欲。去皮的田雞放入盆中,加鹽、料酒,醬油攪拌均勻。當然有條件的話,其實還要加入胡椒粉和蠔油;最后加入兩勺淀粉,再攪拌之后,腌制十分鐘備用(一說是把田雞裹一層淀粉備用……)。

    “青瓜去皮,雖然保留也會有一種清脆的感覺,不過這道菜的主角是田雞,黃瓜只是輔料……”王庸拿起一根黃瓜,換了一把廚刀,“唰唰”幾下,把皮給削掉,不浪費一絲半點,這手藝,就算是呂雯都覺得驚艷。

    起油鍋,花生米炸熟,去除外皮備用;放入熱油,能沒過田雞肉為準,燒開后放入田雞,油炸至金黃色起鍋備用;另起油鍋,爆香蔥蒜,加入適量小米辣(有條件再放入豆瓣醬,這里放入桂皮、八角和花椒),半勺辣椒醬,剁碎的小青紅辣椒段翻炒。

    加田雞肉翻炒,炒勻后倒入黃瓜,快速翻炒。沿鍋邊倒入些許香醋和老抽調味調色,加濃雞湯和糖提鮮;最后加點鹽,一勺香油即可起鍋,倒入裝了炸花生的盤子里面。

    所謂的干鍋田雞……似乎是這樣的,王庸完全是憑著印象來烹飪。好在以他目前累積的經驗和見聞,大概也能聯想到這樣烹飪是什么滋味。

    據說黃瓜和花生同食導致腹瀉,不過已經被辟謠;當然用洋蔥和蒜苗來代替,也挺好!洋蔥加入生抽翻炒裝盤,蒜苗如黃瓜一般最后放進去,與田雞一起起鍋裝盤,這樣也可以!

    至于蓮藕,因為外面的淤泥,里面的部分還是鮮嫩水靈。這種剛剛挖出來的蓮藕,根本不需要怎么烹飪,洗去外表淤泥,稍微削一下皮,加入調配的辣油、蔥花、鹽、香醋、生抽、濃雞湯和幾滴香油,攪拌均勻即可。

    涼拌這玩意,有生吃也有不適合生吃的食材,不能因為一個‘涼拌’就直接拌著吃。比如說蕨菜不焯水的話,里面的有害成分可是沒辦法去除的。

    蓮藕適合焯水涼拌,也可以直接吃。若是買的蓮藕放久,那么建議焯水再涼拌。可這些蓮藕那么鮮嫩,水分充足,就不需要焯水,這樣可以保持蓮藕的清甜。

    “干鍋田雞,涼拌藕片,請慢用!”王庸把兩道菜裝盤,端了出去,放在呂布面前。

    “…………”呂布看著這兩道,僅僅看外表,就很有食欲,再仔細聞了聞,香味撲鼻而來,帶著的是辣椒的那股味道。

    有人不太喜歡這種味道,覺得嗆人,不過呂布聞著,卻是覺得舒服。于是露出一副陶醉的表情,緩緩說道:“很……香……”

    “母親大人……要不我幫忙試一下毒?”呂雯嘗試問道,實際上她之前看著也饞了。本來看不起的田雞,經過烹飪后,居然看起來……還算不錯的樣子。

    “安心好了!”王庸又端出了兩個小盤的,“你那份我也準備好了!”

    呂雯聞言,頓時鼓起腮幫子,一把搶過餐盤放在一邊,然后默默地拿起了筷子。

    P.S

    為了保證作者的穩定更新,請保持投(ding)食(yue)!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