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曹操的主廚 > 第704章 該來的總是要來

第704章 該來的總是要來

 熱門推薦:
    事情告一段落,至少王庸和徐庶的問題告一段落。兩人也沒什么必要留下來,自然是要離開的。只是在離開前,王庸稍微給劉協打了一個手勢,表示明天過來。

    后者原本多少有些埋怨,以為今天王庸沒辦法進宮陪她,見狀才露出了笑容。

    “看他那一臉輕松的樣子……類似這樣的情況,在車騎將軍幕府那邊,是不是經常發生?”王允看著兩人離開的樣子,嘆了口氣,然后看向曹操。

    “的確是這樣……有時候因為一個建議,不得不臨時召開會議,運氣好半個時辰,運氣不好一個時辰也是有的,為此不得不在衙門吃晚飯。”曹操也是有點頭痛。

    王庸說完拍拍屁股就能夠離開,但是關于他建議的細則,卻需要大家一起討論。這樣下來,估計沒有一兩個時辰,怕是沒辦法搞定。涉及到一些數據的方面,甚至沒有幾個月都未必能夠確定。

    “所以,先從可以解決的,而且緊急的問題開始,如何?”盧植看向王允和伏完。

    “應該說,目前也只能先這樣了。”盧植搖了搖頭,伏完則是微微一笑。

    “飯飯……”小劉馮不滿的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小屁孩顯然有點不耐煩。

    “陛下,要不您先休息,我們討論完畢后,再匯總成奏折上交……”王允見狀上奏道。

    “那好,就有勞各位了。”劉協也是拿劉馮沒辦法,又不放心給別人來照顧,于是只能乖乖離開。劉馮不僅是大漢正統的繼承人選,關鍵背后還被負責‘圣子’這樣的身份。

    再加上對皇宮內部的不信任,劉協不僅每個月要接受華佗的一次檢查,食品來源也是需要三重審查才能到餐桌上。日子過得不舒服,但為了自己和孩子安全,她可以忍耐。

    另外一方面,王庸回到衙門,畢竟離開的時間不長,正好可以開始準備午飯。

    “主公,很抱歉,這次我完全沒有說話的余地。”徐庶此刻雙眼有些迷離,王庸考慮得太全面,給她的感覺就是在寫這本書的時候,已經預料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然后提前做好準備一樣。

    另外她其實也是差不多的應付方法,但是就全面性和各方面考慮上,還是王庸的更好。

    “不厲害的話,怎么能當你的主公。”王庸笑吟吟地說道,“再說,《封神》本身就是我和你一起的作品,既然讓你來主筆,我身為構思的提供者,也要為你保駕護航才行。”

    說完,默默地離開,畢竟從這里開始,兩人的要去的地方已經都不同。他卻沒有發現,徐庶就這樣站在那里,一臉迷醉的樣子,自言自語道:“主公,我發現自己,似乎無可救藥的喜歡上你了……”

    和競爭什么的,耍脾氣什么的無關,就如同是青春期的悸動,徐庶的初戀完全盛開。

    “沒……事?”回到后廚的時候,呂布不知道何時已經在這里,看情況似乎在打下手。

    “沒事,沒事。”王庸朝著她笑了笑,“主公也回來,你去就近護衛,這交給我就好。”

    “…………”呂布點了點頭,然后放下了手頭上的活,直接過去。

    “那么,全力開始準備午飯!”王庸換好了衣服,穿上了圍裙,然后朝著周圍高呼。

    “遵命!”王庸回來,大家也似乎有了主心骨,頓時熱烈的相應,并且開始忙活。

    一天下來也沒什么,就是呂布在下午的時候,跟著許褚一起,陪著曹操來了個下午茶。錫蘭紅茶配上燕麥巧克力,呂布這個下午過得非常愜意。

    “可話說回來……就算知道可以通過呆毛來進行溝通……”午飯過后,曹操把王庸留了下來,“也是七分靠猜,只是要知道她的想法,已經非常吃力,想要收腹她不容易啊。”

    “馴虎若是那么容易的話,那么她也不會到現在還沒有一個,真正值得效忠的存在。”王庸微笑著說道。

    “要不我把她交給你怎么樣?”曹操想了想,“能夠無阻礙和她溝通的,我們這邊似乎也只有你一個……雖然我可以想象,陳宮抓狂的樣子。”

    “你不擔心我會對她下手?”王庸微笑著問道。

    “我待會,自然會派人和妍說一聲……我可是聽說了,昨天你似乎不好過啊……”曹操隨口回了句,已經和荀彧等人,達成攻守同盟之后,現在的曹操已經不是以前的她了。

    “屬下還真是誠惶誠恐……”王庸無奈,先禮后兵啊這是。

    “我的提議,你認為怎么樣?”曹操看向王庸,“這個事情拖太久也不好,當然,如果你不愿意的話,我可以繼續嘗試一個月。”

    就算如此,第一天解出來,就算有攻略,也是非常吃力。曹操還是很有判斷力的,她已經明確回到,自己估計沒辦法和呂布相處,溝通真的很大的問題。

    “可是她若是來我這里的話……”王庸還是覺得有些擔心,畢竟他已經答應荀彧,下次不要再出頭。呂布若是到他這里報到,估計他想不出面都不行。

    “她依然是虎衛,職位我提升她為隊率,同時安排在后廚附近進行巡邏。允許她在空閑的時候,過去幫幫你,至少給你和她接觸的機會,至于剩下的,不需要我說了吧?如果你馴虎成功,那其實也算是我成功了……”曹操最后一句話,說得很小聲,微不可查。

    “那你什么時候屬于我?”王庸調侃道。

    “先把丕兒的問題解決!”曹操不假思索地回到,“之前的事情很抱歉,我已經好好訓斥她一番了。想來,她也不會再那么沖動……還是說,你需要我賠償點什么?”

    “下個休沐日,跟我去溫泉館約會怎么樣?”王庸說道,“就我們兩個。”

    “估計不行,到時候丕兒一定要跟過去的,我也拿這丫頭沒辦法……”曹操低著頭,也不知道真是這樣,還是她害羞不好意思兩個人一起約會。

    又或者第六感告訴她,若是兩個人去的話,某人肯定要使壞。

    “那就來個群體約會好了……我順便把家里的幾個也叫上,對了,要不要把許褚和呂布也叫上?”王庸提議。

    “這樣的話……也好……”曹操點了點頭,雖然這樣似乎已經不算約會,不過挺好。

    下午,王庸給曹操準備了晚飯之后,就下衙回去。沒想到的是,回到王家莊附近的時候,卻是發現至少三千多人,圍著莊子。

    “什么情況?過去問問……”王庸向文銘示意,后者點頭,過去詢問。

    不一會,他匆匆跑了回來,急急忙忙說道:“大人,您的讀者上門找你算賬了……”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