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曹操的主廚 > 第44章 蛋炒飯也不簡單

第44章 蛋炒飯也不簡單

 熱門推薦:
    回到后廚,卻是看到兩個小妞在那里喝著魚湯,只是這腰都要直不起來的感覺是怎么回事?要知道這魚湯,品質在他看來也就一般啊!

    “回神了!”王庸在兩人面前揮了揮手,讓已經被鮮味沖擊得失神的兩人,恢復理智。

    “吶吶!”荀彧回過神后,第一件事,卻是開始催促起來,“不是說還有蛋炒飯嗎?!”

    “稍等!”王庸搖了搖頭,“在外面等著就是了,廚房的地板可沒那么干凈……”

    “那個……”荀彧點了點頭,不過隨即發現了尷尬的事情,“小緣,可以扶我出去么?”

    “估計……”郭嘉略作思量,“沒辦法,我也有點站不穩了。”

    “典韋,過來幫忙把她們兩個扶出去……”王庸頓時覺得奇怪,自己似乎沒有走錯片場,外面的楊賜喝起魚湯來,表現都還那么正常,為什么到這里畫風突然就不同?

    話說回來,一個老頭子直接來場爆衣表演什么的,想想都辣眼睛,還是算了。

    “話說店主,你真的沒有在湯里放什么古怪的東西?”荀彧被典韋扶著的時候,好奇的問了句。郭嘉也是雙目含淚的看向王庸,仔細一看會發現,她如今夾緊著雙腿。

    “烹飪的過程,你都在旁邊看著!”王庸直接來到她的面前,用手刀在她頭上敲了敲。

    “別敲……要漏出來了……不行,我要去更衣……”荀彧也顧不得吃東西,直接逃走。

    “店主……我也稍微上樓一下……”郭嘉夾緊著雙腿,很別扭的朝著樓上走去。

    “真是好奇怪……”王庸撓了撓頭,這些女性的反應這么那么奇葩?隨即看向典韋,喊了一聲,“典韋,你的這一份在這里,稍后記得叫柳黎一起來喝!”

    “嗯……哦……!”典韋回答得很勉強,顯然看到荀彧和郭嘉的表現之后,對這碗湯開始產生了戒備。反正還有主食,湯水的話,不喝應該也沒什么的吧?

    王庸開始烹飪,沒有打算用太多的材料,就是蛋和飯。蛋是母雞今天剛剛下的,而飯卻是昨天就煲好的,要炒飯首選隔夜飯,否則需要放入冰箱里面冷藏兩個小時上下。

    這里沒有冰箱,所以王庸只能提前煲飯,然后備用,本來他今天晚餐就打算做蛋炒飯。每天都做面食的話,別人吃不膩,他做都做膩味了!

    “把米飯抖開,畢竟隔夜飯本身會因為米粒的關系形成硬塊!”王庸沒有回頭,不過他知道典韋聽得到,這里有很大一鍋飯,畢竟是預定要拿去出售的,這些工作,自然要留給專業的人來做。

    考慮到典韋那個力氣,于是又補充了句,“抖散就好,別弄成飯團或者飯餅了!”

    “嗯,好的……”典韋點了點頭,她知道王庸想表達什么,心里其實有點小不爽。

    炒鍋下油燒紅,打兩個雞蛋,然后用筷子攪拌均勻,米飯下鍋瞬間把蛋液倒入,然后開始迅速翻炒,這個考驗的就是顛鍋的能力,以及空間立體視覺。務必要確保每一粒米飯,都沾上蛋液,最后撒鹽調味,確保味道均勻,然后出鍋。

    “可惜這里不是小當家的位面……”王庸苦笑,出鍋的蛋炒飯并不會發光。不過在油光把光線反射起來,倒也有那么點意思。

    “就那么簡單一道菜,不僅考驗顛鍋和眼力,關鍵對調味和下油都有考究,不多炒幾次,怕是都找不到一個平衡點,所以廚師的想象力也非常重要。”王庸嘀咕道。

    畢竟蛋液過多會有殘留,把米飯黏成一塊,吃起來口感會有所損失。放少了不均勻,沒辦法成為真正的黃金蛋炒飯。鹽多了少了姑且不說,米飯的多少,又直接與蛋和鹽的多少直接掛鉤,明明就是一道隨手可以做出來的飯食,其中卻有許多的講究。

    “不成功啊……”第一鍋出鍋,王庸簡單品嘗了一下,蛋液多了,鹽也略微放多,當然也可以說是米飯放少了。地方大排檔或者夜攤或許可以接受這個事實,但他的目標是成為特級廚師,這樣就不行。

    于是他又做了一鍋,同樣失敗,油略多,油脂的味道有些過于濃烈,吃起來會覺得很膩。連續兩次失敗,讓他不免有點急躁,畢竟外面還有人在等著吃飯。

    “集中,集中!”第三鍋的時候,他的手有點抖,雞蛋已經開始使用庫存,是前兩天買回來的食材。沒有冰箱,連續兩天存放,不知道是否對口感有影響。

    米飯在鍋子里面翻騰,隨著鍋子不斷翻轉,一直沒有停下來。蛋液不斷朝著米飯包裹過去,然后是鹽調和其中。吸收了兩次的失敗,王庸終于完成了第三次蛋炒飯。

    立體感,飯、蛋、油和鹽,僅僅是四種東西的復合,就需要精密的計算。想要當一個廚師很容易,想要當一個優秀的廚師,永遠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也難怪后世那么多廚師,一生都朝著一個方向前進,因為他們沒有時間去專注其他的道路。在把第三鍋出鍋之后,王庸也不由得慎重思考起這個問題——自己要成為怎么樣的廚師,要走什么樣的道路!

    “只能說湊合……”王庸品嘗了一下這一份,然后給出中肯的評價。雞蛋和米飯不是什么優秀的食材,否則可以讓口感更好,對于老饕來說,越簡單的東西,越在意它的味道。

    別看如今荀彧,只是兩三道簡單的菜肴,就能糊弄住。當口味養刁之后,是否能夠讓食物變得更加美味,才能繼續留住她的胃。相比之下,只求吃飽的典韋,才是真的可愛。

    “久等,連做三份,才完成了一份稍微滿意的,還請恩師指教!”王庸把蛋炒飯端了出來,輕輕放在楊賜的面前。

    “哈哈,遠遠看到,還以為是一碗黃金,沒想到靠近之后,才發現并非如此!”楊賜開了個玩笑,倒是讓氣氛緩和了許多。畢竟連做三份,時間并不是很短。

    不過驚訝的確是驚訝,一開始遠遠看到金黃色的光澤,的確懷疑這徒弟不會把一碗黃金端出來吧?以前有人用真金白銀做飯,表面上是菜肴,實際上是行賄。他可不希望,自己收的徒弟,給自己行賄。

    “這是稻米?”楊賜到底是見多識廣,一眼就認出來了,“只是上面附著的,莫非是雞蛋?嗯,這味道聞起來就是雞蛋的味道!”

    “的確,這道飯食的名字就叫做蛋炒飯,簡單,卻是最考驗廚師對火候和調味的掌控。”王庸點頭回道,在后世的美食番里面,動不動就去飯店點一份蛋炒飯,然后各種裝逼的情況,可是經常出現的。

    “的確,越簡單的東西,要做好吃就越需要技術!”作為特級廚師,楊賜認可王庸的這種說法,原本這應該是高級廚師才會明白的道理,沒想到他居然已經掌握。

    那么,這蛋炒飯是否美味,還需要檢驗過,才能知道!

    舀起一勺,剛剛出鍋的炒飯還是熱氣騰騰。楊賜把蛋炒飯放在鼻子前聞了聞,以他的能力,只需要這樣,就能知道這道菜的主要原料。若不知道,淺嘗一口,也能了解通透。

    “這道菜只用了蛋、花生油、鹽和稻米,只是稻米出鍋的時候水分會比較多,而且比較黏,可這蛋炒飯的米卻沒有這樣,你是怎么做到的?”楊賜當即提問。

    “這個就是一點小秘密,不過若恩師需要回答的話……”王庸有點為難,隔夜飯這個說出來,估計會有點倒胃口。

    “哈哈哈,誰都有一點小秘密,那我就不繼續深究了!”楊賜大笑,隨即把飯吃下。

    首先入口的便是一股香醇的蛋香,然后是米飯的清香。油和鹽組成一道橋梁,把二者結合在一起,關鍵是沒有非常油膩的感覺。到底是上了年紀,太油膩的東西,能不吃就盡量不吃,不過這道菜,楊賜覺得可以接受。

    “米飯獨立感非常強,沒有黏成塊的情況,蛋液和米飯完美的結合在一起,每一粒米都是那么噴香。要做到這點,翻炒很難做到……你用的是顛鍋的技巧?”楊賜好奇的問道。

    “的確,從米飯和蛋液入鍋的瞬間,反復的進行翻炒!”王庸點頭,雙手下意識的舞動,給楊賜示范翻炒的動作。

    “原來如此,這顛鍋看似簡單,不過要翻炒成這樣……卻是很難,不錯,不錯,就這個手藝,我甚至都想當即發給你一個中級廚師資格,只可惜行有行規,不去參加中級測試的話,可沒辦法獲得中級廚師證書。”楊賜有點遺憾的說道。

    “沒有關系!”王庸拍了拍胸膛,“只要有本事,自然是可以考上的!”

    “哈哈哈,你能有這樣的想法,我非常滿意!”楊賜點了點頭,隨即繼續吃了起來。

    蛋炒飯味道非常不錯,若是口干了,一勺魚湯便可。魚湯的鮮味和雞蛋的鮮味混合,又是一種復合的香味,鮮味的疊加,就算是楊賜,也有點承受不了。

    “一般要高級廚師,才會掌握‘鮮味’這個概念,不過要深入研究,往往需要特級廚師才行,沒想到你不過是初級廚師,居然已經開始研究!”楊賜再次驚嘆,他都不知道,自己來這里之后,驚嘆了多少次。

    “都是漫不經心的摸索……”王庸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難怪老王可以把這家店讓給你,不過我還是勸你一句,如今你的基本功很不扎實,這會影響到你的廚藝,好的構思沒有配套的廚藝,那么依然沒辦法登峰造極。鮮味的摸索,對你來說還太遠,如何把菜做好,把廚藝磨礪地更加嫻熟,才是你需要做的。”楊賜先是感嘆了句,隨即一針見血的指出了王庸的問題。

    “弟子受教!”王庸點頭,這的確是他最需要做的。

    “好了,我現在能說的,也就是那么多!”楊賜緩緩站起,“耽誤了你經營的時間,明天我會派人過來,告訴你黃道吉日的時間,到時候再舉行拜師宴!”

    “弟子恭送恩師!”王庸不敢怠慢,親自送楊賜離開。

    “對了!”剛出門,楊賜突然想起了什么,也沒回頭,直接說了句:“改天,讓我孫女和你認識認識,她是我楊家的麒麟兒,名字叫做楊修,表字德祖!”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