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劍魁 > 三百六十七:大道長河

三百六十七:大道長河

 熱門推薦:
    秩宗抬起手,撫摸著壁上的名字。

    百余年過去了,就算時刻在壁上刻名來提醒自己,這個名字還是在歲月沖刷里,不可阻擋的變得陌生起來。

    他本是浮黎幽州趙長青,百年前潛入蒼梧,為尋句芒神珠,也為給浮黎解決后患。但百年過去,看遍上下六部繁衍生息,他亦是蒼梧之首,是被十二部奉為神明的秩宗。

    而今蒼梧存亡之際,去留都不是兩全之法。

    他本已做好打算,要覆滅蒼梧,回到浮黎。但到這關頭,心底又猶豫起來。他不是優柔寡斷的人,不然也沒法走到今天這一步。但修為到了他的境界,展開神通便能見到蒼梧眾生疾苦,又豈能像坐在軍帳中眼不見血的將帥那般,說慈不掌兵,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更何況,蒼梧黎民奉他為神明,他身負眾生愿力,若真要覆滅蒼梧,此后便再難有晉入圣境的機會。

    “李素師……換你在此,又會怎么選?”

    秩宗似在自語,身邊卻有一道聲音響起回答道:“我左右不了你的取舍,你何必問我?”

    秩宗輕聲笑了笑道:“那你以為我會怎么選?”

    李素師道:“于你,權衡利弊,自然是更想要成圣的。”

    秩宗聞言哈哈笑了起來,帶著三分輕蔑道:“你這激將法用得實在粗陋。”

    李素師道:“你若無異心,談何激將呢?”

    秩宗聞言皺了皺眉。

    忽然,他若有所覺,抬頭望去。

    “玄蠶已醒……你該選了……”李素師的聲音忽遠忽近,然后消失了。

    秩宗面色凝重,目光穿透蒿宮殿頂,只見蒼穹之上,一道影子在灰云之后逐漸浮現,那道影子遮天蔽日,大到看不見形狀,但天地隨之陡然黯淡下來,一道雷鳴般的吼聲響徹八荒。

    “象!”

    ……

    扶桑神木簌簌搖動,海上巨浪涌起百丈,那一道吼聲自天柱裂縫內傳來,讓眾人心中升起不可遏止的恐懼。

    百架戰船連橫陣列在半空中,為首的戰船上,李素師站在船頭,身邊無數經書卷帙環繞,在天風中獵獵作響。他看向天柱裂縫之內,驀地,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朗聲道:“請眾生還愿!”

    離李素師最近的霍然形道:“喏!”

    便有一道影子從他身上剝離出來,被李素師身周的卷帙經文一裹,就化作了數百枚經文。

    霍然形乃李素師的門徒,受李素師點撥教化,這虛影,便是他所還的愿力。

    霍然形之后,船上又有數十位宗師煉氣士齊聲應諾,數十道影子飛向李素師,化作經文。

    繼此船之后,百架戰船,三軍又齊聲應道:

    “喏!”

    轟!

    天地仿佛都為之一震,天柱裂縫內翻涌的云霧似乎凝滯了一剎那。

    無數道刀兵之影出現在李素師身周。

    與此同時,浮黎十六州中,有正在修行的煉氣士、耕作的農夫、買賣的商賈、抱子的婦人……眾黎民,只要是在李素師的圣像前曾發過愿的,都若有所感,轉頭望向東方,紛紛應答。

    轉瞬間,李素師身周籠罩著無數虛影,士子、商販、農人、樂師、娼妓……三教九流,種種身影,被那經書卷帙一裹,便化作萬億文字。

    李素師神情肅然,仿佛身負山岳一般,朗聲道:“請大道長河!”

    他身周的文字倏地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席卷起來,化作一道墨色長河,橫亙在天柱裂縫之間,長河一端探入蒼梧界中。

    ……

    蒼梧界內,符離正與一眾天宮煉氣士據守城墻,一道墨色長河自西而來,李素師的聲音在眾人腦中響起:“速歸!”

    眾人被那墨色長河一卷,便消失在原地。

    ……

    此刻,蒼梧七十二城邑,山間、河畔、荒野中,所有天宮煉氣士皆受到了大道長河的接引。

    而大道長河經過六柱,卻被一股強大氣機所阻,只環繞一圈,便又流向其他地方。

    ……

    龍池柱,祭臺內。

    李不琢與李琨霜二人一路進入祭臺,竟然出奇的順利。龍池柱核心是一根通透的玉柱,肉眼可見的玉髓在其中流動,幽光湛然。

    那玉柱之下枯坐著一人,如同雕塑,一動不動。二人提防了許久,走近之時,這守柱人卻還沒反應。李不琢輕輕推了一下他的肩膀,守柱人竟直接倒了下來,早已死去了。

    玉柱之下的尸體遠不止這一具,到處散落著殘肢斷臂、骨灰、衣物的碎片。僅有幾具完整的尸體,穿著龍池高層才有資格穿的龍圖裳,可見不久以前,這里曾有過一場龍池眾內部的爭端。

    李不琢走近玉柱,覆掌其上,察覺到了那玉髓中蘊含的磅礴神力,立時,他便知道這玉柱之中的,盡是天柱神髓。

    但這玉璧卻堅硬得過分,燭龍與之相觸,劍靈竟生出畏懼之意,李不琢靈覺忽然警示,若此劍與玉璧相碰,燭龍不光會斷,劍靈亦會消散。

    這玉柱內有如此多的神髓,只要能吸出一縷,都能讓李不琢脫胎換骨。他卻拿這玉璧束手無策。

    這時,龍池柱突然一震,一道吼聲乍然響起!

    “象——”

    轟隆——

    龍池柱被這吼聲一震,竟左搖右晃起來,李不琢雙腳扎地,站穩身子,頭上有無數碎石簌簌落下。

    他面前的那玉柱,竟在這吼聲之下,咔嚓裂開了一道縫隙!

    李不琢與李琨霜對視一眼,二人眼中沒有絲毫驚喜,俱是驚恐之色!

    這玉璧絕非普通震動能夠破壞的,卻裂開了一道縫隙,定是那吼聲的古怪。這吼聲讓人聞之膽戰心驚,并非是因為雷震般的響聲,而是其中蘊含的那股令人窒息的威壓。

    “此前龍池柱升起,也不曾有絲毫震動,這……”

    李琨霜冷汗涔涔,他不愿說出口,心里卻何嘗不知道,這吼聲,便是劫數降臨的征兆!

    “怎么辦?”李琨霜一時間心里竟沒了絲毫注意,茫然地看向李不琢,語氣有些發顫。

    李不琢臉色也有些發白,他知道李琨霜這般性格,縱使面對生死也不會讓他人看見自己的不堪,但那吼聲中的威壓,卻足以讓人心神失守。

    怎么辦?李琨霜沒辦法,李不琢又何嘗不是,他強自定了定神,張了張嘴,卻不知該說什么。正在這時,那玉柱的裂縫間,天柱神髓卻如活泉般,汩汩涌了出來!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