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謀斷星河 > 第一百六十四章:隆中對

第一百六十四章:隆中對

 熱門推薦:
    面對宏威皇帝的逼視,徐銳只是低著頭不說話,宏威皇帝見他打定主意要同自己打機鋒,干脆瞇著眼睛冷聲問到。

    “要天下如何,要長生又如何?”

    徐銳又朝皇帝深深一拜,說道:“圣上若要天下,臣愿全力相助,圣上若要長生,臣便無能為力。”

    “若朕既要天下,又要長生呢?”

    宏威皇帝冷哼一聲,語氣徒然提高了三分。

    徐銳道:“臣還是剛剛那句話,魚和熊掌不能兼得,圣上乃世間一等一的智者,又怎會參不透這個道理?”

    “哈哈哈哈!”

    宏威皇帝突然大笑幾聲,語氣更加陰冷。

    “無能為力?是真的不能,還是不愿?”

    徐銳抬起頭來,真誠地望著宏威皇帝說道:“臣自己都無法長生,又如何助圣上長生?圣上若一定要臣如此行事,臣便只能想個花招欺瞞圣上了。”

    “大膽!你敢欺君?!”

    宏威皇帝歷喝一聲,等在屋外的劉異心中一顫,瞟了一眼身邊的汪順,額頭上瞬間冒出一層冷汗。

    房中的徐銳卻是絲毫不退,拱手道:“臣本無欺君之心,望圣上明察。”

    “哼,讓朕明察?你師父鬼谷子分明便是活了一千二百多年的陸地神仙,你是他的親傳弟子,竟說無法長生,還不是欺君?”

    宏威皇帝怒到。

    徐銳啞然失笑道:“臣請問圣上,何為神仙?”

    宏威皇帝微微一愣,一時不知如何作答,卻聽徐銳繼續說道:“圣上可知九天之上究竟是什么?”

    “你去過九天之上?!”

    宏威皇帝瞪大了雙目。

    徐銳沒有回答,自顧自說道:“九天之上乃是璀璨星河,和神話傳說中的美麗星宿不同,您看到的每一顆星辰都和太陽一般,是比這天下還要大千萬倍的巨大天火,靠近其萬里之遙便會被燒成灰燼。

    而在這些星辰的周圍又會有無數不會發光的小星,萬億顆小星之中便會有一顆如這天下一般的大地,孕育著無數生命。”

    “你是說這天下便是一顆不會發亮的星星?”

    宏威皇帝震驚地說。

    徐銳平靜地點了點頭:“陛下圣明燭照,事實的確如此,此事說來話長,等有時間臣可以和圣上細細分說。

    臣今日想說的是,我們所處的世界廣袤無邊,其中生靈各種各樣,有的甚至比人聰明強悍千萬倍,臣不知道這世間究竟有沒有神仙,就算真的有,也不過是另一種生命而已!”

    “且不論你說的真假,即便一切真如你所說,那又要如何解釋活了一千多年的鬼谷子?”

    “圣上,家師鬼谷子早已不是大漢開國皇帝的恩師鬼谷子,所謂活了一千多年的鬼谷子不過是一代代傳承的名號,鬼谷一門也不過是一個學派而已!”

    “什么?!那天雷呢?天寶閣里的那些珍寶呢?你又是如何去到九天之上的?”

    宏威皇帝一愣,沉聲問到。

    徐銳嘆了口氣,說道:“臣要是說天雷和珍寶都是臣自己造的,圣上您相信嗎?至于九天之上,等臣造出能看清星辰的天文望遠鏡,讓圣上一看晚上的月亮便知真偽。”

    “啪”的一聲,宏威皇帝失魂落魄地坐回椅子上。

    徐銳說的都是他聞所未聞的東西,甚至與他對這個世界的認知格格不入,可出于一個帝王的直覺,以及長久以來的御下之道,他可以肯定徐銳所說至少九成不假。

    只是越是這樣,他便越是絕望。

    徐銳出現之前,他從未奢望過那不切實際的長生之道,正是這個處處與眾不同的“仙家弟子”讓他有了對長生的渴望,沒想到最后又是這個少年親手掐滅了長生的希望。

    徐銳嘆了口氣:“陛下,生命的長度雖然有限,可寬度無限,神龜雖壽卻碌碌無為,與之相比,隨便一個人的人生都比它精彩許多。

    是故生命的意義從來不在于能活多長,而在于能做多少事。

    圣上胸懷天下,韜略冠絕古今,若能使天下歸一,百姓安居樂業,便是千古以來最精彩絕倫的人生,又何必對那虛無縹緲的長生之道耿耿于懷?”

    宏威皇帝面無表情地望著桌上的茶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徐銳也不管他究竟聽沒聽見自己的話,繼續說道:“臣聽聞陛下愛讀前朝開國皇帝朱震所著的《三國演義》,而且尤其喜歡三顧茅廬的橋段。

    昔年諸葛孔明未出茅廬便知天下大勢,并以著名的‘隆中對’向劉備提出三足鼎立的超前設想,這才有了后來的三國。

    臣雖不才,今日卻想斗膽向陛下說一說自己的隆中對,就看圣上敢不敢用臣!”

    此言一出,宏威皇帝豁然朝徐銳看來,雙目之中瞬間恢復了犀利的鋒芒,似乎只是一剎那便徹底走出了絕望的陰影。

    “你以為朕和那些昏庸無道的庸才一般,嫉賢妒能,小富即安?若沒有海納百川的胸懷,朕何必劍指天下?”

    說著,宏威皇帝笑了起來:“徐銳啊徐銳,你沒有野心是真,可這幾個月來你一直當個縮頭烏龜僅僅是因為沒有野心么?你是害怕!怕朕當那陣吹倒林中秀木的大風!

    你小看了朕,朕雖不敢自稱古往今來第一圣君,但至少用你這小子還沒什么不敢,你不就是想告訴朕,不愿當奴才么?朕今天就告訴你,朕也從沒把你看輕過!”

    宏威皇帝朗聲說到。

    徐銳渾身一震,深深朝宏威皇帝下拜。

    “臣曲解了圣上,還請圣上恕罪。”

    宏威皇帝冷哼一聲:“得了吧,你心里既無悔意,又何必惺惺作態?說你的意見,別在朕面前演戲。”

    徐銳點了點頭道:“當今天下兩雄多強,要說復雜,的確比之三國復雜許多,但要說簡單,卻也難不到哪去,無非便是南北兩朝爭雄而已。

    就像上次同圣上說過的,我北朝無論面積、人口還是經濟都是南朝一倍有余,唯獨武力方面比南朝稍差。

    南北兩朝一旦進行滅國之戰定是兩敗俱傷的局面,到那個時候,周圍那些原本恭順的小國便會如群狼一般群起攻之,取代南北兩朝的地位。

    常勝將軍并不是能打贏所有戰爭,而是不去打大概率會輸的戰爭。

    武陵王正因如此,才一直對我朝采取蠶食政策,今日消滅幾萬人,明日占領幾座城池,積少成多,幾十年之后強弱之勢必然易位,那時才是他一統天下的時候。”

    “這些道理你上次便對朕說過,朕也深以為然,現在朕想知道的是,你有什么辦法破解武陵王的蠶食之計?”

    談起國事,宏威皇帝瞬間變回了那個冷靜的帝王。

    徐銳說道:“在臣看來,大國之爭的本質乃是綜合國力的競爭,所謂綜合國力便是政治、經濟、文化、外交、軍事和科技,這六點相輔相成,運用得好,每一點都是破敵的利劍。”

    宏威皇帝眉頭一皺:“前面五點朕都能理解,唯獨不解科技是何物?”

    徐銳笑道:“陛下忘了,臣方才說過天雷和天寶閣中的寶物都是臣所造的了?能造出這些東西的理論和技術便是科技!”

    宏威皇帝微微一驚:“你是說天雷也能像刀劍一般大規模生產?”

    徐銳點了點頭:“何止天雷,科技若是發展圣上可用數萬人解決南朝,再發展可以用數千、數百人解決南朝,再發展甚至可以派幾顆天雷自行解決南朝,到最后即便是射落天上的日月也不在話下!”

    “什么?!”

    宏威皇帝瞳孔猛地一縮,難以置信地望向徐銳。

    徐銳笑道:“兵法云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不戰而屈人之兵才是上上之策,真的開戰便已是落了下乘。

    何況科技的力量無窮無盡,制造幾個威力強大的武器只不過是細枝末節,臣只說一點,隨著科技發展,畝產糧食可以達到現在的數十倍,甚至上百倍,圣上還覺得這些武器拿得上臺面么?”

    “真的?”

    宏威皇帝又是一驚。

    別說畝產提高數十倍,就是提高一兩倍,以目前的人口計算,天下便再無餓殍。

    徐銳點頭道:“即便是以現在的條件,陛下給臣一片百畝良田,臣有把握一年之內將畝產提高三倍。

    不過有一點臣要事先言明,科技前景雖好,卻需要點滴積累,真要達到臣所說的最終目標恐怕沒有幾百上千年是不可能的。”

    宏威皇帝臉上閃過一陣失望:“說來說去,又回到了原點,如果不能長生,朕如何等得這么久?”

    徐銳笑道:“臣方才便說過,政治、經濟、文化、外交、軍事和科技,這六點相輔相成,不分上下,運用得好,每一點都是一把破敵的利劍,要是單憑一劍自然曠日持久,可若是六劍齊出那又是另一番天地了。”

    宏威皇帝眉頭一皺,問道:“你打算如何運用這些利劍?”

    徐銳拉開一個小抽屜,掏出一封厚厚的奏疏交到宏威皇帝手上,說道:“政治方面,進行全面改革,興辦新式教育,打破貴族對官場的壟斷,廣泛吸收人才,精簡官僚機構,建立簡單高效的官場機制。

    臣粗略估計,只要改革初見成效,陛下必然政令通達,君臣一體,效率至少提升三倍以上。

    經濟方面,進行全面改革,現階段仍以農耕為主,但要鼓勵工商業發展,并通過市場調節,逐步加大工商業所占比例。

    按照臣的計算,不出十年,國庫歲入至少增加五倍。

    外交以‘統一戰線’為核心,通過各種手段團結一切能團結的力量,孤立和削弱南朝,并最終擊潰,或使南朝自行崩潰。

    當然,外交的效果好壞,耗時多少,現在還說不太準。

    軍事和科技比較特殊,因為這兩件事需要大筆白銀作為基礎,而圣上能拿出多少銀子又要視政治、經濟改革成果,以及外交所需花費而定。

    所以在現階段,軍事上臣主張建立一支直接由圣上統領的天子親軍,從全軍選拔優秀將領和兵丁,以臣的新武器武裝,新編制、新戰法訓練,規模不需要太大,但戰力必須穩穩壓過那三支戰無不勝的武陵親軍。

    有了這張王牌,圣上便能挺直腰桿,運用得當的話,至少可以在局部戰場上遏制住南朝的蠶食之策。

    科技上目前還沒有大發展的基礎,最大的障礙還是人才,需等政治改革中的興辦新學一項取得一定成果才能全面推行,目前只能讓臣先小打小鬧,弄出幾樣新鮮玩意兒,逐步改變大家的固有觀念。

    臣方才所述在奏疏中都有具體施行條陳,總共六大條,一千三百六十八小條,臣將之稱為興國六章,請圣上御覽。”

    徐銳一口氣說完,然后笑瞇瞇地望著宏威皇帝。

    你不是要我出力么,現在我給你個大驚喜,就看你有沒有魄力用了。

    宏威皇帝聽著徐銳所述已經皺起了眉頭,再看翻開那封厚厚的興國六章,只是粗略地掃上了幾眼,瞳孔便是猛地一縮。

    徐銳所述的變法改革都是另一個世界的成功案例,包括詳細的改革內容、步驟、目標、時間、用人方略等等,十分詳盡,若真的推行,假以時日定能取得巨大的成績。

    可看在宏威皇帝眼里,興國六章中的每一條都令他心驚肉跳。

    就拿官制改革來說,僅此一條便牽涉了所有官員的切身利益,阻力必然大到難以想象,而一旦所有官員都反對,即便是皇帝也會被孤立,又要讓誰來推行新政?

    再看大規模興辦新學,一旦真的推行,諸子百家還不一片嘩然?到時候新的人才能不能網羅還不知道,至少東籬先生這些名士恐怕都有可能投奔南朝。

    宏威皇帝著眼天下,他不得不承認徐銳拋出的藍圖的確誘人,可這樣顛覆天地的改革隨時都有可能引起天下大亂,即便以他的大魄力,也不得不慎之又慎。

    治大國如烹小鮮,他還記得徐銳當初說過的這句話。

    宏威皇帝顫抖地看著興國六章,心中驚喜和驚恐兩種情緒交替沉浮,臉色陰晴不定。

    徐銳也不說話,只是笑瞇瞇地看著老趙,被老趙折磨了這么幾個月,直到現在他才有了一絲報復的快感。

    這可不能怪我,誰讓你不給我好過,我自然也不能讓你舒服。

    徐銳在心里賊笑連連。

    整整一頓飯的功夫,宏威皇帝才慢慢放下手里的奏疏,望著徐銳的眼神中充滿了說不出的意味。

    “你所奏之策的確是經國治世之道,天底下怕也就你這小子想得出,而且真的敢拿出來,只不過內中所言無一不是牽動根本的大事,朕還要好生考量。”

    宏威皇帝慢慢地說,徐銳聽得連連點頭。

    不敢施行就對了,無論是眼界所限還是屁股決定腦袋,只要還有理智,絕對沒有一個皇帝敢采納這封奏疏。

    徐銳當初寫這封奏疏本就不是真的想要宏威皇帝納諫,而是為自己逃避那些不愿意參與的事情爭取主動權。

    反正主意我給你出了,你不采納怪得誰來?今后小子我偷偷懶,躲躲閑,你便再說不出什么來了吧?

    徐銳心中滿意,面上卻是嘆了口氣,又叢床頭的抽屜里掏出一本小冊子交到了宏威皇帝的手上,說道:“這便是制造仙雷的方法和配料,臣今日便一并交給圣上。”

    宏威皇帝瞳孔一縮,下意識伸手去拿,可是就在即將觸到冊子的時候,他的手卻微微一頓,顫抖著在半空中懸停了很久。

    徐銳抬起頭來,見宏威皇帝雙目通紅,看看他又看看他手里的冊子,心中似是正在天人交戰。

    “哼,朕等了你幾個月,現在終于肯拿出來了?算了,強扭的瓜不甜,朕也不是個貪得無厭的人。

    東西你好生收著,朕有了你便等于有了天雷,除非你敢違背鬼谷一門的千年祖訓,干出大逆不道的事情來,否則朕永遠信得過你!”

    聽得此話,徐銳心中沒有驚喜,反而生出淡淡的失落。

    他把火藥的配方交給皇帝,一來是讓他放心,二來也是和興國六章一樣,把這個燙手山芋拋給他,讓他自己去折騰,省得老來找自己的麻煩,反正除了黑火藥,徐銳還有無數威力更強的炸藥可以研制,也不缺這塊雞肋。

    然而宏威皇帝果然老謀深算,不把徐銳綁上自己的戰車誓不罷休,他的話雖說得好聽,但真正的意思其實是告訴徐銳,你的命運早就和朕綁在了一起,想要抽身,門都沒有。

    何況現在不要不等于將來不要,徐銳是個聰明人,自然知道仙雷的配方沒讓皇帝掌握始終是個隱患,適當的時候他自己還會主動將這東西交出去,沒必要弄得吃相這般難看。

    果然,在讓徐銳收回仙雷的配方之后,宏威皇帝又淡淡開口。

    “興國六章還需三思,不過你說建立一支皇帝親軍,朕覺得可行,而且現在就可行!

    朕要你拿出畢生所學,三年之內給朕建立一支穩壓武陵親軍一頭的軍隊,給你兩個月時間,好好籌劃準備,兩個月后朕便會正式下旨,要是做不到,朕便拿你是問!”

    說完,宏威皇帝哈哈大笑,心情瞬間轉好,抱著興國六章,邁著大步走出了徐銳的房間。

    徐銳愣愣望著他的背影,苦笑不已。

    果然是這個結果啊,剝削勞動力的資本家永遠都是這副嘴臉,從今往后怕是有得忙了,美好的閑暇時光就要一去不復返咯……

    他一頭躺倒在床,無奈地準備迎接痛苦的新生活。

    (第二卷完)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