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謀斷星河 > 第一百九十一章:圍剿

第一百九十一章:圍剿

 熱門推薦:
    刑部天牢周圍,源源不斷的官兵點著火把,如火龍一般從四面八方涌出來,朝巷子聚集而去。

    剛剛還震天響的喊殺聲已經漸漸弱了下去,意味著戰斗已經接近尾聲。

    裕王和陸華在三排全副武裝的刀盾手之后,默默注視著戰局。

    “王爺什么時候去請的大軍?”

    陸華實在忍不住,皺眉問到。

    裕王搖了搖頭,并未請旨,是徐銳去找了兵部肖尚書,由本王作保,才從北武衛中借了三營兵馬。

    “胡來啊……”

    陸華苦笑道“王爺可知擅調兵馬可是重罪,若是此番出擊未能畢全功于一役,會是什么后果嗎?”

    裕王點了點頭“當然知道,擅調五百軍卒以上者按謀反論,最輕也是奪爵圈禁!不止是我,凡參與此事的一眾將官全都要掉腦袋,包括兵部尚書肖進武!”

    陸華哀嘆一聲“王爺太心急了,即便已經拿下亂黨,可是只要滅門案不破,咱們仍然沒有證據,只要有人上書彈劾,您便危險了。”

    說著,陸華搖了搖頭“罷了罷了,此事既然已成定局,老夫現在立刻進宮,告訴圣上一切都是老夫所為,雷霆之怒都降于老夫一人,只要王爺不倒,此案便還有水落石出的可能。”

    裕王驚詫地望著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見他心急如焚真誠之至,心中頓生感激。

    陸華似是看出了他的心境,嘆道“老夫年事已高,又非刑案出身,原本在刑部指手畫腳倒也勉強,可此案事發之后不但無所作為,反倒成了累贅。

    如此也好,起碼老夫也為此案貢獻了一己之力,能用這身殘軀滅我北國朝堂一場滅頂之災,就算是死也死得其所。”

    裕王搖了搖頭,正要解釋,擋在二人面前的士卒突然朝兩邊分開,讓出一條通道,一身殺氣的肖進武提著龍紋大刀虎虎生風地走了進來。

    “見過王爺,陸大人!”

    肖進武一見二人便抱拳見禮。

    裕王和陸華也連忙還禮。

    “肖大人可抓獲匪首?”

    裕王急切地問到。

    肖進武笑著搖了搖頭“故意開了個口子,把為首的那一對男女放跑了,其余一百六十二名亂匪全部伏誅!”

    陸華一愣“大人為何獨獨放跑了兩名匪首?”

    肖進武和裕王對視一眼,笑道“徐銳那小子說過‘圍師必闕’,不放跑他們,如何將殘余的亂匪一網打盡?

    二位放心,錦衣衛李鄺已經帶人跟了上去,沿途的埋伏也早已設好,李鄺會一路留下標記,大軍緊隨其后,等找到殘余亂匪的藏身之處,再立刻收網不遲!”

    “李鄺?便是從涇陽戰場回來的那個錦衣衛?”

    裕王問到。

    肖進武點了點頭“正是他,除了家師之外,北朝中論輕功無人能出其右,那一對鴛鴦亂匪絕對逃不掉的。”

    說到這里,兩人只覺勝券在握,頓時喜形于色。

    陸華聽懂了個大概,但他卻沒有二人這般樂觀,反倒憂心忡忡地說“二位大人,眼下雖拿下亂匪,但滅門案未破,形勢仍然于我不利,大意不得啊。”

    “報!!”

    話音剛落,一個五軍都督府的斥候高叫著沖到三人面前,納頭便拜。

    他雙手將一張簽字畫押的卷宗舉過頭頂,大聲喊道“啟稟王爺,徐大人已在劉府徹底偵破唐久光滅門案、國庫貪腐案、經年走私案、萬貴隆遇害案和戶部三大人的連環刺殺案,現正帶人圍剿匪首,駙馬都尉岳尚!”

    “好!”

    聽聞此事,裕王和肖進武異口同聲,拍手叫好。

    陸華瞳孔一縮,一把揪住那位斥候,震驚道“你說什么?再說一遍!”

    斥候連忙將剛剛的話重復了一遍,陸華這才放開他的衣領,震驚地喃喃自語“案子破了?案子破了?怎么會?明明一點頭緒都沒有,怎么突然就破了?!”

    裕王從斥候手中接過那份卷宗,粗略地掃了一眼便遞給陸華,笑道“老大人,誰說咱們一點頭緒都沒有?

    其實徐銳早就看破了其中的關鍵,只是為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端掉幕后黑手,這才秘而不宣,這份卷宗寫得清楚,您一看便知。”

    “什么?真有此事?”

    陸華難以置信地接過卷宗,卷宗上寫得正是徐銳抓獲劉浩飛的過程,以及徐銳的案情推理及相關證據,十分詳實。

    他才剛剛看了幾行字便立刻瞪大了眼睛,好不容易等他全部看完,一把拉住裕王道“不對,上面說得不全,王爺還有事瞞我。”

    裕王好似知道陸華會有此一問,笑著和他解釋起來龍去脈。

    原來早在查案之初,裕王便察覺到此案絕不是簡簡單單地想要引起太子與遼王的對決,事情鬧到這種地步,若是他無法迅速查清此案,或者留下一兩個破綻,幕后黑手便會利用此案將他也扳倒。

    所以,對方想要的不是一石二鳥,而是一石三鳥,用這一連串奇案同時毀滅三個王爺。

    發現不妙的裕王連夜找到徐銳密談,那一晚兩人開誠布公地討論了案情和時局,徐銳也基本鎖定了劉浩飛的內奸身份,暫時排除了對裕王的懷疑。

    徐銳提出眼下案情千頭萬緒,若是想從一個點切入,對方必然會做出更加瘋狂的舉動擾亂視線,到頭來的結果便只能是線索越查越多,案情卻越發不明。

    于是二人秘密定下了這招“引蛇出洞”的妙計,目的就是為了讓對方自投羅網,徹底打亂對手的布置,快刀斬亂麻。

    陸華一言不發地認真聽完所有內情,先是朝裕王深深鞠了一躬,然后長長地嘆了口氣“王爺與徐大人另辟蹊徑,銳不可當,果真劍走偏鋒,直指命門。”

    說著,他搖頭苦笑道“看來老夫是真的老了,不但手下里出了內奸,而且竟一點也沒幫上二位,慚愧,慚愧啊。”

    肖進武看出陸華不是說客套話,而是真的有些心灰意冷,連忙勸道“老大人說得哪里話?要沒有您坐鎮,亂匪如何會這般乖乖上鉤?”

    裕王也笑道“老大人不必妄自菲薄,您可是刑部上下的主心骨,若不是您這些年嘔心瀝血,刑部恐怕早就爛透了,又怎會只出了一個劉浩飛?”

    二人不說還好,一說起來,這個倔老頭更是搖頭嘆氣,直說慚愧。

    見他心中已生心結,肖進武深怕他再多想,也不好多說。

    裕王則話鋒一變,換了個話頭說道“眼下案情已明,只等徹底搗毀亂匪老巢便能向父皇復命,還請肖尚書多幫襯些。”

    肖進武點頭道“王爺放心,有了這份卷宗,本部堂立刻便可調集一衛兵馬,保管一只蒼蠅都別想逃掉。”

    另外一邊,魯康與寧纖茹拼死殺出重圍,逃往最近的秘密堂口,可大部分堂口早已被李鄺破獲,此時里面除了錦衣衛已經見不到一個活人。

    無奈之下,二人只得逃往最后的中心圣堂。

    那所謂的中心圣堂便是他們組織在長興城里最秘密的所在,也是根基之處,非生死存亡不得啟用,目前還未被錦衣衛破獲。

    只是二人在倉皇之下都沒有注意到,有個忽隱忽現的身影正在遠遠跟著他們。

    。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