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神秘老公惹不起 > 第二百一十四章 貪心不足

第二百一十四章 貪心不足

 熱門推薦:
    顧景霆在位置上坐下來,出于習慣挽了下西裝袖口。卻并沒有碰堆到眼前的牛排。

    對于他的冷淡,周麗娜早習以為常,顧景霆本身就是個深沉成熟的男人,一貫不茍言笑。

    周麗娜姿態優雅的抿了一下耳邊垂落的發絲,妝容精致的一張臉,笑的很甜美。每次和顧景霆約會,她都會精心打扮,甚至比走紅毯還要慎重。

    她穿著一條水綠色的過膝裙,高高的領口是復古設計,極力的展現著端莊和優雅。在顧景霆面前,她從不敢穿著暴露,生怕他覺得自己是個放蕩的女人。

    她覺得,像顧景霆這樣的男人,是不會娶一個放蕩不羈的女人回家的。他應該喜歡溫柔端莊的淑女。而她一直向著這個目標努力。

    周麗娜挽著裙擺站起身,拿起桌上的紅酒,踩著高跟鞋,邁著優雅的步子走到他面前。

    “這里的老板和我還算熟,我特意讓他留了一瓶好酒給我,約你一次可真不容易,都快趕上約見總統了。今天你一定要陪我喝兩杯。”周麗娜拿著酒瓶,把紅色的液體倒入顧景霆面前的高腳杯里。

    顧景霆深邃的眸光散漫的落在那只高腳杯上,臉上的神情沒有一絲波動。

    周麗娜見他沒有動作,親自端起高腳杯,遞到他眼前,好像他不喝都不成。

    顧景霆劍眉微蹙,眉宇間流露出幾分冷峻。他不想做的事還沒有人敢強迫他,何況是一個周麗娜。

    “工作時間,我沒有飲酒的習慣。”顧景霆冷漠的伸手擋開。

    周麗娜端著酒杯的動作一頓,臉上的笑一點點變得僵硬。

    不過,也只是僵硬了一瞬而已。她的臉上很快又爬滿了笑容。“好吧,那咱們不喝酒,簡單的吃點東西。這家的甜點也不錯呢。”

    周麗娜回到位置上,正打算叫服務生上甜點,卻被顧景霆清冷的聲音阻止。

    “我吃不慣甜食。”他說完,低頭看了眼腕表,眉宇之間隱約有幾分不耐,“你有話直說,我很忙。”

    周麗娜的臉上再也維持不住笑容,臉色微微的蒼白了幾分。

    她緊抿著紅唇,一雙眼睛又無辜,又委屈的看著他。

    撒嬌是女人的專利,也是最有力的武器。只是,這武器只有對在乎你的男人才管用。而周麗娜顯然找錯了撒嬌對象。

    如果是林亦可對著他撒嬌,顧景霆這會兒早已經在哄人了。但面對周麗娜,他除了無動于衷以外,還覺得她在浪費他時間。

    “如果沒事,我先走了。”顧景霆作勢起身。既然她不說,那他權當沒事。顧景霆也并不是很喜歡管她的閑事。

    周麗娜見他真的要走,有些急了,慌忙的抓住他手臂。“景霆。”

    顧景霆目光清冷的盯著她抓著自己的手,周麗娜在他迫人的目光下,松開了手。

    “我,我聽說ol要在國內選擇一個代言人。ol是國際知名品牌,對我的形象和知名度……”周麗娜小心翼翼的說道。

    “知道了,我會讓阮祺去處理。”顧景霆沒等她把話說完,就打斷了她。

    他沒興趣聽她編造的理由,總結之后不過是一句話:貪心不足。

    顧景霆回到公司,總裁辦公室內,阮祺正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等著他。

    “你這次倒是乖覺。”顧景霆走到大班桌前,拿起桌上的煙盒和打火機,點了一根煙,深沉的吞吐著煙霧。

    “姓周的女人每次找上你,最后還不是我善后。說來聽聽,她這次又提出什么無理要求了?”

    “ol的國內代言。你去處理吧。”顧景霆吩咐道。

    阮祺聽完,忍不住冷笑。“上次提出出演東娛傳媒新電影的女一號,剛進組就惹了導演,辰東大半夜飛過去替她處理爛攤子。這次是想要國際品牌的代言人,下次又會提什么要求?這些年她借著你的勢一路順風順水,壓根不知道別的演員混這行多艱辛。”

    顧景霆墨眸深斂,沉默的盯著指尖燃燒的煙光。耳邊是阮祺喋喋不休的不滿和抱怨。

    “她哥又不是為你死的,你照顧她已經夠多了,她還在一步步得寸進尺,真以為你欠她的!”

    周麗娜的哥哥周健是顧景霆在維和部隊時的戰友,后來執行任務的時候犧牲了。

    當初還是阮祺陪著顧景霆一起參加了周健的葬禮。

    周健是地地道道的農村人,因為當兵才走出了農村。家里弟弟妹妹好幾個,父母身體都不好,農活干不了,都靠周健一個人的工資養活。周健雖然是烈士,但撫恤金有限,養不活這一大家子的人。

    周麗娜當時還是個要多土有多土的村妞,顧景霆答應出錢送她到a市讀書,他們全家都高興地合不攏嘴。

    周麗娜跟著他們在a市安頓下來,顧景霆讓歐陽隆給她安排了最好的寄宿學校,連入學手續都辦好了,結果,周麗娜自作主張的報考了藝術學校,想要當明星。

    真沒想到還是一個有主意的村妞。

    阮祺當時就說,這丫頭心太大,養不住。顧景霆那么精明的人,想必比他看得更通透。

    只是,顧景霆是重感情的,看在死去的周健份上,一直資助他妹妹。

    周麗娜讀書的時候勉強還算安分,自從畢業之后,一腳踏進娛樂圈那個大染缸,別的沒進步,臉皮倒是越來越厚,什么要求都敢和顧景霆提。

    “錢砸進水里還能聽個響聲呢,這些年你砸了那么多錢給周家,周家人蓋起了別墅小樓,吃香喝辣,對你可連一個謝字都沒有。你說你圖什么啊。”

    顧景霆長指輕彈了一下指尖的煙灰,擰眉回了句,“你不懂。”

    阮祺沒當過兵,不會理解戰友之間的感情。

    在維和部隊里,他們無論姓什么,來自哪里,都是生死兄弟。一起上戰場,相互配合,生死相托,榮辱與共。除了老婆不能分享,對方的爹媽和兄弟姐妹就是自己的親人。

    周健生前,是和他配合最默契的戰友。那是一個很樸實的來自農村的男人,槍法很好,兩個人經常一起在射擊場上練射擊。

    周健的出身不好,為人很簡樸,所有的錢都寄回家里,只留幾百塊錢的生活費。他經常和顧景霆講家里的兄弟姐妹,經常笑著說,等退伍之后,回家好好的孝順父母,把家里慌了的地重新種上稻子。

    2(https://)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