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神秘老公惹不起 > 第二百八十六章 此地無銀三百兩

第二百八十六章 此地無銀三百兩

 熱門推薦:
    小說網,最快更新神秘老公惹不起最新章節!

    張姐走過去,動手開始收拾桌上的零食,一邊收拾,一邊搖頭嘆氣。真是一個大孩子,一個小孩子。

    “張姐,等會兒我自己收拾。”林亦可從沙發里坐起來。

    “你陪著帆帆吧,我順手就收拾了。”張姐忙說道。

    上次,林亦可就是自己收拾,收拾的滿地都是。張姐拿著吸塵器,把地毯從里到外吸了一遍才弄干凈。

    張姐收拾屋子,林亦可帶著帆帆上樓。

    她先給帆帆洗了手,然后,兩個人窩在兒童房里面玩兒玩具。林亦可和帆帆一直都玩兒的很和諧。

    兩個人用積木搭建了一個火車站,小火車在軌道上轟隆隆的跑,林亦可按著車頭上面的智能鍵,考小帆帆一些知識。

    小家伙遺傳了父母的優良基因,特別的聰明,還不到兩歲,已經認識了一到一百的數字,二十六個英文字母,還認識一些簡單的漢子,會背三字經和一些五言唐詩。

    林亦可考帆帆,小家伙幾乎對答如流,答對之后,就拍著一雙胖乎乎的小手,笑的眉眼彎彎的。

    “小屁孩兒,你就不能謙虛一點。”林亦可伸手刮著帆帆的小鼻尖,寵溺的說道。

    一直到晚上,顧景霆也沒有回來。并且,手機也打不通。

    偶爾也有這樣的情況,顧景霆在開會,或者是應酬重要的客人,手機會調成靜音模式。

    林亦可倒也不擔心,該吃吃,該睡睡。

    男人有男人該忙的事,又不是小狼狗一定要拴在身邊。忙完了他自然會回家。

    林亦可不用開工的時候,還是有睡懶覺的習慣。

    第二天一早,張姐就帶著小帆帆去淘氣堡玩兒了,并沒有打擾林亦可睡懶覺。

    林亦可這一覺直接睡到了中午,她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十一點鐘了。

    林亦可坐在床上,雙臂伸展,抻了個大大的懶腰,然后,赤著腳下床,走進浴室洗漱。

    她站在盥洗臺前面,一邊刷牙,一邊想著下午做點兒什么。也不知道迎宣最近在做什么,倒是可以約她一起逛街。

    林亦可正想的入神,壓根沒聽到浴室外的腳步聲,直到浴室門被人從外推開,顧景霆高大的身影躍入眼簾。

    他挺拔的脊背半倚著門扉,姿態帶著幾分慵懶,眉宇帶著玩味的笑凝著她。

    林亦可眨了眨亮晶晶的眸子,嘴里還咬著牙刷,口腔里都是留蘭香味道的牙膏泡沫。

    “你,你回來啦!”短暫的錯愕之后,林亦可含糊的說了句,然后,丟掉牙刷,快速的用水沖掉嘴里的泡沫,手腳并用的撲到了顧景霆身上。

    “回來怎么不提前告訴我一聲。”林亦可抱怨道,她剛剛的樣子肯定很囧。

    她像只樹袋熊一樣,海藻般松散的長發隨意的披散著,一雙手臂纏住他脖頸,的小白腳丫子踩在了他的腳面上。林亦可踮起腳尖,薔薇色的紅唇在他微涼的薄唇上輕輕的蹭了蹭,含笑的眼眸,帶著三分懶散和七分狡黠,像極了一只慵懶的貓咪。

    “回來取份文件,沒想到你在家。”顧景霆淡笑著回道。手臂環在她腋下,輕輕一提,便把她按在了一側的墻壁上。

    他健碩有力的腿抵著她身體,短暫的深凝后,低頭便吻了下來。

    雖然兩個人剛旅游回來,但他們是一家三口出行,小家伙幾乎成了他們之間天然的溝壑。走路要走在兩個人之間,一手拉著媽媽,一手拉著爸爸。坐著的時候,不是坐在顧景霆的腿上,就是坐在林亦可懷里。到了晚上睡覺,直接睡在了兩人之間,枕著顧景霆的胳膊,胖乎乎的小手還在林亦可的胸口亂摸。

    即便朝夕相處,兩個人幾乎沒有親密的時間。看得到摸不到,顧景霆這幾天幾乎憋出內傷了。

    他纏在她腰間的手臂越收越緊,幾乎要把她嵌入身體里似的。吻越來越深,越來越纏綿,狹小的浴室內,氣溫逐漸的攀升,曖昧的氣息在空氣中彌散。

    “你,別亂來,帆帆和張姐要回來了。”林亦可趁著喘息的時候呢喃了句。

    顧景霆的唇一直貼著她親吻糾纏,他沒說話,而是直接付諸行動,伸手把浴室的門鎖住了。

    林亦可:“……”

    她心想,用不用這么此地無銀三百兩,這不是明擺著告訴別人,他們在浴室里亂搞,所以,閑人免進。

    林亦可被他吻得暈暈乎乎的,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只覺得胸腔一涼,吊帶睡裙已經滑下腳踝,跌在了光潔的大理石地面上。

    “你,輕點……”林亦可漂亮的眉心輕蹙著,雙手覆在他肩膀上,修剪的圓潤的指尖此時已經深陷在他結實的肌肉里。

    他過度的熱情,一時間讓她有些無法適應。

    一場天雷勾地火,開始的狂熱,結束的時候,林亦可癱軟在他懷里,感覺身體里的力氣都被抽干了一樣。

    顧景霆放了水,把她抱進浴缸里。

    林亦可撩起浴缸的水,故意潑了他一身。看著他襯衫濕透的樣子,突然覺得挺解氣。

    她都一絲不掛了,他還完整的穿著襯衫長褲。假正經,看他濕透了脫不脫。

    顧景霆低低的笑,她孩子氣的行為總是讓他有些哭笑不得。

    “你這是,邀請?”顧景霆揚起眉梢,神情中多了一絲玩味與曖昧,姿態優雅的一顆顆解開胸前的紐扣。

    林亦可臉上的笑都有點兒僵了,心想:完了,惹火燒身了。

    然后,兩個人在浴室里又折騰了一次。林亦可徹底沒力氣了。

    兩個人清洗之后,顧景霆把她抱回了臥室的床上,林亦可翻了個身,沉沉的睡了過去。

    等她再醒過來的時候,天都黑了,逛街的事兒是徹底的泡湯了。

    林亦可心里把顧景霆罵了個遍。每次都往死里折騰,像只餓狼似的,根本喂不飽。

    “醒了?起來吃飯吧。”顧景霆推門走進來,目光溫潤的看著她。

    林亦可一頭長發松散著,眉眼間都帶著慵懶和嫵媚,“你下廚?”

    “有張姐在哪兒輪得到我下廚,張姐燉了你喜歡喝的老鴨湯。”顧景霆輕笑著說。

    聽到有老鴨湯喝,林亦可眼睛一亮,裹著被單,從床上跳了下來。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