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神秘老公惹不起 > 第四百九十六章 不死不休

第四百九十六章 不死不休

 熱門推薦:
    “顧景遇,你放手吧。”謝瑤緊握著拳頭,身體在不受控制的顫抖。她強迫著自己不要靠近他,她一直不停的告訴自己,不能那么自私。

    而顧景遇紅著眼睛,目光沉沉的盯著她,就好像一只隨時都會發狂的猛獸。他的雙手緊抓著謝瑤的肩膀,略微失控的吼道:“我也想放手,可是我做不到!我試過了,我真的做不到。”

    在謝瑤第一次出走之后,顧景遇不是沒試過忘記她,可結果是什么?結果是他不停的在不同的女人身上尋找她的影子!

    “謝瑤,我們之間就是死結,你死,或者我死,否則,我們就不死不休吧。”

    謝瑤仰著頭,盯著他深邃泛紅的眼睛,久久不語。

    同樣的話,顧景遇曾經也對她說過。她當時沖動的對他說:那你就去死吧。

    然后,他真的敢從十幾樓往下跳。

    顧景遇這個男人,從小到大都被寵壞了,沒有什么是他不敢的。

    謝瑤緊咬著唇,眼淚在眼眶里不停的打轉。

    彼此間陷入了長久的沉默,最終,顧景遇的手臂慢慢的滑下她肩膀。

    謝瑤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依舊什么都沒說,默默的轉身離開。

    謝瑤沿著空曠清冷的街道,一步步艱難的向前走,路燈冷漠的光從頭頂落下來,在她身后拖拉出一道長長的暗影。

    她居住的公寓明明就隔著兩條街,可她卻覺得這條路無比的漫長,好像怎么都走不到頭一樣。

    謝瑤結果街角的時候,一輛摩托車突然呼嘯著駛過來,經過她身邊的時候突然停了下來,兩個男人流里流氣的盯著謝瑤看。

    “呦,這么漂亮的妞啊,還真是少見。”

    “hi,美女,一個人啊,多寂寞啊,要不要我們兄弟陪陪你。”兩個男人從摩托車上走下來,擋住了謝瑤的去路。

    謝瑤慌張的后退,因為緊張而臉色泛白。

    謝瑤這張臉,從小到大就沒少惹禍。用慕容雨彬的話說,她半夜出門都會提高犯罪率。

    所以,謝瑤一直都是乖寶寶,晚上從不單獨出門。

    她今天真是喝多了,才會大晚上一個人在街上晃蕩。

    謝瑤一邊往后退,一邊伸手去摸手機,更糟糕的是,她的手機并沒有帶在身上,而是落在了酒吧里。

    謝瑤緊張的手心冒著冷汗,看著兩個明顯不懷好意的男人,她不顧一切的轉身向后跑。剛跑了兩步,就跌進了一具結實溫熱的胸膛里。

    “啊!”謝瑤驚叫一聲,剛要掙扎,熟悉的聲音就在頭頂響起。

    “大晚上的,你鬼叫什么。”顧景遇摟著她的腰,語氣閑散。

    謝瑤懸著的心一下子落進了肚子里,聲音發顫的說道,“有人騷擾我。”

    顧景遇抬頭,看到兩個追上來的男人,劍眉微蹙。他今晚剛在謝瑤這里碰了釘子,憋了一肚子火正無處發泄,竟然還有人送上門來給他當出氣筒。

    而那兩個男人還不知死活,一臉猥褻的盯著謝瑤,說道:“哥們,這妞可是我們先看上的,凡事都將就個先來后到吧,等我們兄弟樂呵完了,再讓你撿個便宜。”

    兩個男人的話實在是不堪入耳,謝瑤臉色漲紅,下意識的躲在了顧景遇的身后。

    顧景遇俊臉陰沉,抬起手腕,活動了兩下筋骨后,抬起一腳,直接踢在了其中一個男人的肚子上。

    男人跌倒在地上,捂著肚子半天沒爬起來。

    另一個男人慌忙的過去攙扶他。顧景遇看起來文質彬彬,卻沒想到身手這么好。兩個男人還算識相,看出顧景遇不好惹,踉蹌的騎著摩托車跑了。

    “社會敗類。”顧景霆皺眉說了句,然后,斂眸看向謝瑤。

    謝瑤一張小臉微微泛白,手還緊抓著顧景遇的衣角。

    “走吧,我送你回去。”他很自然的握住了她的手。

    謝瑤的臉上明顯帶著猶豫,貝齒咬著唇片不說話。

    顧景遇自嘲的哼笑了一聲,“不怕遇見危險了?”

    “你也挺危險的。”謝瑤微垂著頭,低聲說道。

    “哪種危險,嗯?”顧景遇的手掌托起她下巴,唇角勾起一抹輕佻的笑。

    謝瑤冷抿著唇,側頭掙脫開他的手,沿著街道,沉默的向前走。

    顧景遇亦步亦趨的跟著她,走過兩條街道,進入了謝瑤居住的小區。

    這棟公寓是五年前購置的,楊曦入院之后,謝瑤一個人住在這里。

    謝瑤站在門口,遲遲沒有拿出鑰匙開門,反而一臉戒備的看著顧景遇。

    “我到家了,你可以走了。”謝瑤說完,想了想,又補了句,“謝謝你送我回來。”

    “我還是第一次來你家,不請我進去喝杯咖啡?”顧景遇雙手插兜,臉上揚起邪魅的笑。

    謝瑤搖頭,“太晚了,不方便。”

    顧景遇聽完,唇角的笑意更深了幾分。突然傾身靠近,把謝瑤困在了胸膛和門板之間。

    謝瑤的脊背緊貼著冰涼的門板,莫名的心跳加速,呼吸都急促了幾分。

    “緊張什么?我沒有強迫女人的習慣。”顧景遇說話間,手已經摸進了她的上衣口袋,從里面掏出鑰匙,輕車熟路的開門走進去。

    謝瑤跟在他身后進門,看著他高大的背影,心想:這究竟是誰家啊,這男人臉皮也真夠厚的。

    顧景遇在客廳的布藝沙發上坐下來,對謝瑤說,“黑咖啡,不加糖不加奶。”

    謝瑤氣鼓鼓的瞪了他一眼,“沒有,廚房的暖壺里有白開水,想喝自己倒。”

    謝瑤說完,直接走進臥室,砰地一聲關上了門。

    她走進臥室后,在臥室內置的浴室里洗了澡,然后,直接上床睡覺。

    謝瑤盡量的忽略掉客廳里的男人,可是,她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卻怎么也睡不著,于是,悄聲的推開臥室的門走出去。

    客廳的沙發上,顧景遇高大的身體蜷縮在沙發里,看樣子是睡熟了。

    謝瑤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她輕輕的嘆了一聲,然后,從房間里抱出薄毯,輕手輕腳的蓋在了他的身上。

    顧景遇并沒有醒,只是微微的側了下身。白色的月光從窗外散落進來,模糊了他英俊的輪廓,讓他看起來多了幾分孤單的味道。

    謝瑤慢慢的在沙發旁蹲下來,靜靜的看著他,心里莫名的涌出一股悲傷。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