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神秘老公惹不起 > 第四百九十七章 我們好好的

第四百九十七章 我們好好的

 熱門推薦:
    寂靜清冷的夜晚,謝瑤守著顧景遇的時候,另一面,林亦可和顧景霆剛剛結束一場激烈的。

    兩個人親昵的裹在被子里,正在聊天。

    林亦可說:“今天發布會結束的時候,我在現場看到顧景遇了。”

    “嗯,他應該是去找謝瑤的。”顧景霆漫不經心的回道,習慣性的伸手拿起床頭柜上的煙和打火機。

    他剛從煙盒里倒出一支香煙,就被林亦可奪了過去。“想早死早超生啊。”

    顧景霆低笑,把手里的打火機也遞給了她。

    林亦可把煙和打火機丟回床頭柜上,滿意的窩進他懷里。繼續說道:“謝瑤的確很有魅力,你沒看到她在發布會現場運籌帷幄的樣子,又自信又驕傲。難怪顧景遇對她念念不忘。可惜,破鏡難圓,覆水難收,一段感情結束容易,想要重新開始就難了。”

    “小小年紀,哪兒來的那么多感慨。”顧景霆輕笑,修長的指尖穿梭在她細軟的發絲間,隨意的把玩著。

    林亦可的手臂纏上他的腰肢,頭貼著他心口,“顧景霆,我們一定要好好的。”

    顧景霆墨眸中的光暈閃了閃,依舊深不可測。唇角卻勾起一抹輕笑,貼著她的耳畔,低啞曖昧的說道:“我還不夠好,剛剛你叫的不是挺高興地。”

    “顧景霆,你討厭。”林亦可臉頰羞紅,粉拳不輕不重的捶在他胸膛。

    顧景霆抓住她不安分的手,隨即把她壓在身下,深深的吻住了她。

    兩個人正忘情的擁吻,手機震動聲卻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

    顧景霆帶著幾分不耐煩的接聽電話,也不知對方說了什么,他下意識的看向林亦可。

    “出了什么事?”林亦可等他掛斷電話后,才出聲詢問。

    “陸雨桐受傷入院了。”顧景霆回答。

    “看守所里很容易受傷?”林亦可不解的問。

    “她自己找死,誰能攔得住。”顧景霆冷然的說道,“陸雨桐提出要見陸慧心,已經被拒絕了數次,她應該是無計可施,才想到自傷的方式。一旦入院,按照規定是可以見家屬的。”

    “陸雨桐還在奢望著林建山能撈她出去吧。”林亦可冷冷的哼笑,“她不是想見家屬么,我也是她家屬。明天,我去醫院看她。”

    第二天,林亦可難得的早起。

    顧景霆親自開車把她送到醫院門口。

    “真的不用我陪你上去?”顧景霆仍有幾分不放心的詢問。此時的陸雨桐已經狗急跳墻,顧景霆擔心她會傷到林亦可。

    林亦可卻搖了搖頭,“我和她之間總該做個了結。她現在已經窮途末路,還能把我怎么樣!”

    林亦可下車之前,摟著顧景霆的脖子,親昵的吻了一下他的側臉,笑盈盈的說:“這邊結束后,我去公司找你,一起吃午飯。”

    “嗯。”顧景霆點頭。笑著目送她走進醫院大門后,才驅車離開。

    林亦可乘坐電梯,抵達位于十七樓的病房。

    陸雨桐的病房門口,一左一右守著兩名干警。

    林亦可拿出證件,干警檢查之后,才放她進去,并提醒道:“探視時間半個小時,長話短說。”

    林亦可拿回身份證,微笑著點了點頭,才推開病房的門走進去。

    病房內,入目的都是刺眼的白,空氣中彌漫著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

    陸雨桐躺在病床上,頭上纏著繃帶,臉色蒼白難看,人也消瘦的厲害。看來,監獄里面的日子的確難熬。

    林亦可踩著高跟鞋走進病房,在病床邊坐下,淡漠的看著她。

    陸雨桐原本睜著眼睛盯著頭頂的天花板,見到林亦可,臉上的情緒終于有了一絲變化,變得猙獰了幾分,“林亦可,你是來看我笑話的吧!”

    “你本身就是一個笑話,難道還怕人看!”林亦可冷笑著開口。

    “陸雨桐,你很聰明,也有心計,可惜,你的精明都沒有用在正道上。為了滿足私欲,你一貫不擇手段。為了滿足虛榮心,你明知納蘭祁有未婚妻,還勾上他。納蘭祁這個人,除了四大家族的身份,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人渣。

    所以,陸雨桐,你有今天的下場,都是你自作自受。”

    “我還輪不到你來教訓!”陸雨桐掙扎著從病床上坐起來,她的一只手上還帶著手銬,手銬的另一端鎖在床上,發出嘎吱的聲響。

    陸雨桐猙獰的看著林亦可,恨不得吃了她的樣子。“林亦可,你算什么東西!你媽自詡名門千金,實際上就是個賤人。如果不是秦菲自恃身份,橫刀奪愛,我也不會成為私生女。”

    林亦可皺眉看著她,忍不住冷笑。

    “陸雨桐,你還真會顛倒黑白。林建山為了榮華富貴,拋棄了你們母女,你不怪他,反而把責任推到我媽媽的身上。

    如果當初,我媽知道林建山有女朋友,她是絕對不會當第三者的。你媽如果絕得委屈,在他們結婚之前,為什么不阻止?反而等我外公去世,我媽一個人孤苦無依的時候,你們母女三人找上了門。

    這些年,你憑借天興傳媒的資源,坐穩了準一線女星的位置。你媽和你妹妹用著秦家的錢,養尊處優,還口口聲聲侮辱秦家的人。喝著奶罵娘,你們也真夠無恥的。

    你們不僅僅無恥,還心狠手辣。為了一個角色,你就要我媽的命,陸雨桐,你的心是黑的么?”

    陸雨桐有些錯愕的看著她,隨即狂笑了幾聲,“原來你都知道了,難怪這么處心積慮的對付我!是,是我弄死了你媽,她本來就該死,擋我路的人,都該死。”

    “陸雨桐,你不怕報應么?”林亦可沉聲問道。

    “報應?報應在哪兒?”陸雨桐手托著腮,笑容有些陰森,“李鏹不是已經死了么,沒人指證我,我很快就會被無罪釋放了。林亦可,就算你嫁給了顧景霆又能怎么樣,顧四少還敢公然弄死我么!”

    “李鏹死了又怎么樣,林建山和李責民都已經被公安機關控制了,你還指望著林建山能救你?別做夢了,他現在連自己都救不了。”林亦可不溫不火的說道。

    陸雨桐聽完,囂張的氣焰一下子就熄滅了,臉上的神情變得十分的猙獰可怕,“你說什么!”

    “沒聽清么?”林亦可冷笑著,再次重復,“林建山救不了你,沒有人能救你,你的下半輩子就在監獄里好好的過吧。”

    (=)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