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神秘老公惹不起 > 第四百九十八章 撿漏

第四百九十八章 撿漏

 熱門推薦:
    “你少危言聳聽。你怎么可能讓林建山倒臺,除非你是瘋了。”陸雨桐干枯的手抓著床欄,聲音尖利刻薄,“顧家絕不會要一個貪污犯的女兒當兒媳婦,有一個坐牢的父親,你的名聲也毀了,我不信你會和我們玉石俱焚。”

    “原來這就是你有恃無恐的理由?”林亦可輕蔑的搖頭。

    陸雨桐敢讓林建山出手,原來是篤定林亦可一定會為了名聲和臉面保著林建山。

    “陸雨桐,你的眼里只有利益,但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樣。我想要的是把你們繩之以法。”

    “我們倒霉了,你難道會好過?被大眾詬病,失去顧太太的榮華富貴,你的下場又比我們好得到哪里去。”陸雨桐猙獰的詛咒道,好像恨不得看到林亦可一起倒霉,她才會心理平衡。

    林亦可淡淡的看著她,心里從未有過的平靜。母親的死一只都想一根刺一樣扎在她的心上,而如今,陸雨桐這個罪魁禍首終于得到了懲罰。

    “如果因為娘家失勢,顧景霆就會和我離婚,那只能證明他不值得托付。陸雨桐,你懂得什么是愛情么?就是哪怕海枯石爛,天崩地裂,他也不會和我分開。我愛顧景霆,我相信他也愛我。”

    “愛情?”陸雨桐不屑的嗤笑,“林亦可,你真可笑。”

    “可笑的不是我,而是你。陸雨桐,你這一生,活得就像是一個笑話。”林亦可慢慢的站起身,微斂著眸子,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其實,我想過很多要你命的方法,但思來想去,最好的方法還是將你繩之以法。陸雨桐,你一定要好好的活著,好好的在監獄里為你做過的事,害過的人懺悔。我會抽時間去看你的。”

    林亦可說完,傲慢的轉身,踩著高跟鞋,一步步向病房外走去。

    身后,突然傳來陸雨桐歇斯底里的尖叫和咆哮聲,“我不想坐牢,放開我,放開我!”

    門外的兩名干警聽到聲音,立即沖進來,強行的把陸雨桐按倒在病床上。陸雨桐在病床上無助而絕望的掙扎。

    也許,讓她在監獄里耗盡余生,比殺了她更讓她痛苦。

    林亦可只淡淡的看了陸雨桐最后一眼,然后,便離開了病房。

    她走出病房后,從手提包里翻出大墨鏡戴在了臉上,然后,乘坐電梯離開。

    醫院的門口就有出租車乘降站,林亦可坐進出租車內,向司機報出了地址,“去顧氏財團。”

    綠色的出租車在顧氏財團的辦公大樓前停下,林亦可付了車資后,踩著高跟鞋走上臺階。

    顧氏財團這種規模的大公司門禁是十分嚴格的,林亦可走到一樓的前臺接待窗口,摘下了臉上的墨鏡。

    身為顧太太,她是可以甩臉進入的。

    “顧太,這邊請。”前臺接待人員一臉的熱情,親自把林亦可送到了電梯口。

    “謝謝,辛苦了。”林亦可客氣的說道,然后,踩著紅色高跟鞋走進電梯。

    電梯的兩扇門緩緩合起,林亦可剛要伸手按頂層的數字鍵,電梯門突然開啟,一個女人匆匆的走進電梯。

    林亦可下意識的打量了她一眼,女人身材高挑,妝容精致,得體的職業裝讓她看起來十分的成熟優雅。而她之所以吸引林亦可的注意,是因為她的相貌讓林亦可覺得十分的眼熟,似乎在哪里見過,但一時間又想不起來。

    林亦可抬起手臂,鉛白的指尖按下了頂層的數字鍵,然后,禮貌的詢問對方:“請問到幾層?”

    “頂層。”慕容雨晴聲音平淡的回了一句。她微垂著頭,但眼角的余光一直打量著站在對面的林亦可。

    這是慕容雨晴第一次近距離的看到顧景霆的妻子,她看起來比電視上還要青春靚麗,年輕真是好,一臉的膠原蛋白,嫩的都能掐出水來。她的打扮雖然十分低調,但從頭到腳都是名牌,手里拎著的包包是愛馬仕的限量款。

    顧景霆對自己的女人一向很大方,顧太太必然是鑲著金邊兒的。

    曾幾何時,慕容雨晴也持有過顧景霆的副卡,那張卡至今還收藏在她的抽屜里,只是早已經被銀行注銷了。

    電梯在頂層的總裁辦公區停下。

    林亦可率先走出電梯。

    總裁辦的秘書見到林亦可,主動迎上去,一臉的熱情洋溢,熱情的近乎巴結了。

    其實,這也是情理之中,畢竟這些人端的是顧景霆的飯碗,哪兒敢不巴結著老板娘。

    “顧太,您來了,您喜歡咖啡,還是茶?顧總收藏了一罐卡布奇諾,還沒拆封,您要不要嘗嘗?”秘書笑著詢問道。

    “好啊。雙倍糖,不加奶。”林亦可說完,又問道,“顧景霆呢?”

    “顧總還在開會,大概半個小時之后結束。”秘書回道。

    “嗯,那我先去辦公室等她。”林亦可說完,踩著高跟鞋直接走進了總裁辦公室。

    隨后,秘書把咖啡端進了辦公室,按照林亦可的要求,不加糖,放了雙倍的奶。

    慕容雨晴隨后也走出了電梯,走到秘書臺前,“我想見你們顧總。”

    “請問有預約嗎?”秘書微笑著詢問,但明顯少了熱情。

    慕容雨晴當然沒有預約,想見顧氏財團的總裁可不那么容易,預約手續相當的繁瑣,還很容易被婉拒。

    “我和顧總是舊識。”慕容雨晴十分的精明,避重就輕的說道,“他還在開會吧,我在這里等他。”

    “那好吧。”秘書把她請到了等候區,并且端了一杯速溶咖啡給她。

    慕容雨晴坐在等候區的沙發上,無聊的翻看著雜志。隱約聽到秘書臺的兩個秘書低聲的說著八卦。

    一個說:“這位顧太太也太年輕了吧,我看百度百科的資料,她好像是九八年的,比咱們顧總小了將近十歲呢。”

    另一個壓低聲,語氣酸溜溜的說:“前段時間不是剛爆出私生子的傳聞么,咱們這位顧太太是攜子上位,看來肚子爭氣也是本事。”

    “我聽說,前任總裁夫人也是大美人呢。”

    “啊?咱們顧總以前有婚史么?我怎么沒聽說!”另一個一臉的詫異。

    “我也是聽以前的前輩說的。咱們顧總以前和慕容家的大小姐訂過婚,連婚期都確定了,也不知道為什么最后取消了婚約。”

    “哦,咱們這位現任的總裁夫人是撿漏啊。”另一個恍然大悟道。

    慕容雨晴聽著兩個人說話,手中的雜志已經被她捏的褶皺不堪。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