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神秘老公惹不起 > 第六百七十九章 不許再鬧離家出走

第六百七十九章 不許再鬧離家出走

 熱門推薦:
    “爸,我剛從國外回來,也習慣早上吃西餐,您怎么沒給我準備呢。

    我剛提出意見,您還讓我將就點兒,別那么多事兒。

    偏心也不能偏到這個程度吧。”

    秦翊不滿的反抗道,年輕英俊的臉上卻是笑嘻嘻的。

    秦浩瞪了他一眼,沒搭理他。

    林亦可拿起筷子,夾了菜放進秦翊的碗里,“小屁孩兒話這么多,吃飯還堵不上嘴。”

    早飯后,林亦可收拾了東西,跟著顧景霆離開了。

    顧景霆開車送帆帆去幼兒園,然后,送林亦可回公寓。

    黑色的大奔馳停在臨安路公寓的樓下,車子沒有熄火,顧景霆一只手握著方向盤,另一只手撫摸著林亦可的臉頰,目光深邃溫和。

    “乖一點,以后不許再鬧離家出走。”

    “那你也不許再把‘私生子’弄回來了。”

    林亦可笑著說。

    “別亂說。”

    顧景霆無奈的失笑。

    “我上去了,昨晚沒睡飽,我上午還要補眠。”

    林亦可懶懶的說道,還打了個小哈欠。

    “嗯。”

    顧景霆點頭,目光溫潤的看著她推門下車,跑進樓宇門內,消失不見。

    隨后,顧景霆才轉動方向盤,車子駛出小區,進入主干道。

    還是趕上了上班高峰期,顧景霆在路上堵了一會兒,才抵達顧氏財團。

    只是,今天的顧氏財團門口倒是熱鬧。

    ……慕容雨晴的手機一直關機,所以,她是第二天早上才知道顧景霆把濤濤交給了民警的事兒。

    慕容雨晴來不及多想,匆匆的趕去了警局。

    然而,濤濤已經不在警局了。

    “我兒子,我兒子在哪兒?

    你們把他弄到哪里去了?”

    慕容雨晴的情緒有些激動,直接在警局里大喊大叫起來。

    值班的民警看了她一眼,翻開了記錄本。

    “現在才知道擔心孩子,把孩子丟下不管的時候是怎么想的?

    真沒見過你這么當媽的。”

    值班民警說完,把記錄本丟在她面前,指著上面的簽名。

    “孩子被他爸爸和奶奶接走了。”

    “你說誰?”

    慕容雨晴瞪大了眼睛。

    “這上面不是寫著么,孩子的爸爸,郭子健,把孩子領走了。

    我們聯系不上你,就聯系了孩子的父親。”

    慕容雨晴看著上面的簽名,的確是郭子健的字跡。

    她二話不說,轉身走出了警局。

    慕容雨晴打車回到了郭家,拿著鑰匙開門,卻發現門已經換了鎖。

    她忍不住冷笑,然后,伸手用力的拍著門板。

    門開了,郭子健推著輪椅,在門內看著她。

    “你回來了?

    他表現的很平靜,似乎已經預料到她會來。”

    慕容雨晴卻沒有和他許久的心情,越過他直接跑進屋子里。

    郭家并不大,她很快在屋子里轉了一圈兒,卻并沒有見到濤濤,連郭母都不在。

    “濤濤呢?

    你把他藏哪兒去了?”

    慕容雨晴走到郭子健面前,質問道。

    “媽帶他出去了。”

    郭子健回答。

    “去哪兒了?”

    慕容雨晴追問。

    “顧氏財團。”

    郭子健又說。

    “什么?”

    慕容雨晴皺著眉。

    “媽那個性格你又不是不清楚,她覺得替顧景霆養了這些年的孩子,想要些補償費。”

    郭子健的神情和語氣都帶著些許的無奈。

    “要補償?”

    慕容雨晴瞪大了眼睛,滿眼都是諷刺,“郭子健,你捫心自問,我嫁給你的這些年,辛辛苦苦的賺錢養家,濤濤吃的穿的用的,哪樣不是我買的,你們郭家有什么資格討要補償!”

    “媽的性子,我實在是勸不住。

    我現在陪你去把濤濤接回來。”

    郭子健推著輪椅進屋,剛套了件衣服出來,慕容雨晴已經急著離開了。

    慕容雨晴并沒有等郭子健一起,她快步跑下樓,攔了一輛出租車,氣喘著對司機說:“去顧氏財團。”

    慕容雨晴趕到顧氏財團的時候,場面混亂而難堪。

    郭母在顧氏財團的門口,叫囂著要見顧景霆。

    但顧氏財團的老總豈是她想見就見的。

    郭母挺著胸膛向里面沖,直接被兩個保安架著丟出來。

    郭母氣得不輕,一把扯過濤濤,把孩子推到保安面前,“這是你們顧總的兒子,你們未來的太子爺,誰敢攔著不讓我們進!”

    幾個保安一臉好像看著外星人一樣的看著她,有兩個還湊在一起,嘀咕道:“這老太太不會是腦子有毛病吧?”

    “我看也是,哎,這孩子真可憐,跟著一個精神有問題的老太太,將來可怎么辦啊。”

    兩人嘀咕完,聽到保安經理沖著郭母說道:“我們顧總的兒子?

    我們顧總結婚還不到兩年,哪兒來這么大的兒子。

    老太太,趕緊回去吧。

    這兒不是你胡鬧的地方。”

    慕容雨晴趕到的時候,濤濤正被郭母扯著。

    孩子一張小臉慘白,嚇得已經不會說話了。

    郭母還在和門口的幾個保安爭執,吵得不可開交。

    孩子被夾在中間,推推嚷嚷的,險些摔在地上。

    “濤濤!”

    慕容雨晴撲過去,紅著眼睛把孩子摟進了懷里。

    “媽媽!”

    濤濤撲進慕容雨晴的懷里,放聲痛哭起來。

    “濤濤別怕,媽媽帶你回家。”

    慕容雨晴摟著孩子要走,卻被郭母扯住。

    “你別太過分了!”

    慕容雨晴伸手推了郭母一下。

    郭母踉蹌著,險些摔倒。

    正要破口大罵,郭子健推著輪椅趕來了。

    “媽,我們別在這里鬧,先回去吧。”

    “我不回去。

    慕容雨晴給你帶了這么多年的綠帽子,我們要點兒撫養費和精神賠償理所當然。

    顧景霆有的是錢,應該不會賴著不還吧。”

    郭母刻意的拔高了音量,生怕周圍的人聽不見似的。

    幾個保安一副看好戲的樣子,還忍不住相互說起了八卦。

    然后,前臺匆匆的從里面跑出來,和保安經理耳語了幾句。

    保安經理點了點頭,然后,對郭母等人說道:“顧總請你們進去。”

    “哼,還算顧景霆識相。”

    郭母抿了抿頭發,沖著保安冷哼了一聲,挺著胸脯走上臺階。

    前臺的女接待把他們領導了一樓的一件會客室里。

    郭母走在最前面,郭子健推著輪椅跟在最后。

    他們剛在會客室坐好,顧景霆就進來了。

    他穿著一身的純黑色西裝,低調深沉,俊臉上沒有絲毫多余的情緒。

    一身渾然天成的氣質凜人,連郭母在他面前都不敢造次。

    “你們只有五分鐘,長話短說,說完就離開我的地方。”

    顧景霆抬起手腕,看了眼腕間的鋼表,語氣清冷的說。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