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神秘老公惹不起 > 第八百四十六章 笨死的男朋友

第八百四十六章 笨死的男朋友

 熱門推薦:
    冷,很冷。

    這是林亦可落水后的第一感覺。

    隆冬的河水冰冷刺骨,四肢僵硬的根本無法動彈。

    她感覺到自己在不停的墜落。

    水面明明波瀾壯闊,但水底卻死一般的沉寂,漆黑沉寂的讓人覺得可怕。

    她無法呼吸,無法思考,卻清晰的感覺到死亡在一步步的靠近。

    她并沒有掙扎,因為掙扎也是徒勞。

    原來,人在臨死前的一刻是感覺不到害怕的。

    都說人在臨死的時候,會懷念生前所有的人和事。

    林亦可感覺自己的身體在水中一點點的下沉著,腦海中浮現出一張又一張的臉——媽媽溫柔的小臉,林建山皺著眉訓自己的樣子,舅舅笑著揉她的頭,還有,小帆帆撲進她懷里,親了她一臉的口水。

    最后是顧景霆英俊深沉的臉龐,他總是用近乎縱容的目光看著她,用溫潤至極的聲音喊她小丫頭。

    隱約中,她似乎聽到有人在喚她的名字。

    一聲又一聲,聲音沉重而悲慟。

    林亦可想,自己一定是出現幻覺了,所以才會聽到他在喚自己。

    可是,她還是下意識的伸出手,想要抱抱他。

    她真的好冷,好冷啊。

    意識慢慢的模糊,最后陷入無邊的黑暗中。

    她想,她應該已經死了吧。

    “啊!”

    林亦可驚叫一聲,突然從床上坐起來。

    她的一只手握著心口,急促的用力的喘息,這種還能呼吸的感覺真的很好。

    林亦可抬起眼眸,映入眼簾的是純白的顏色,呼吸間帶著嗆人的消毒水的味道。

    護士正站在她的床邊,給她更換輸液瓶。

    “你終于醒啦,我去喊你男朋友。

    你男朋友可真好,人又帥又溫柔和氣。

    你昏迷了一天一夜,他守了你一天一夜。”

    護士自顧說完,也不等林亦可反應,就走出了病房。

    林亦可伸手撓了撓頭,不小心扯痛了手臂上的傷口,她疼的直皺眉。

    此時,病房的門再次打開,一個高大英俊的男人快步走進來,身后還跟著一位穿著白大褂的醫生。

    “小可,你終于醒了!”

    男人緊握住她的手,情緒有些激動。

    林亦可看著眼前陌生的,放大的俊臉,一臉的茫然。

    “你,是我男朋友?”

    男人聽完,笑了笑,沒點頭,但也沒否認。

    “小可,你不記得我了么?”

    林亦可似乎很認真的想了想,然后搖頭,“不記得。”

    “那你記得你自己么?

    你叫什么名字?”

    他又問。

    林亦可想了想,然后,肯定的回答:“林亦可。”

    男人略有幾分錯愕,然后,扭頭看向一旁的醫生。

    醫生把聽診器戴在了耳朵上,一番檢查后,又詢問了林亦可一些問題。

    林亦可記得自己,記得媽媽已經過世,爸爸也死了,還記得舅舅、舅媽和表弟。

    知道自己在a市長大。

    但她不記得左燁,也忘了陸慧心母女,甚至不記得唐家和顧景霆。

    當然,更不記得自己已婚生子的事。

    最后,醫生得出結論。

    “因為落水后長時間的大腦缺氧,造成了暫時的記憶缺失。

    這種情況對于失足落水后的人很常見,一般用不了多久就會想起來了。”

    林亦可對于自己失憶這件事表現的很淡定,對于她來說,僅僅是忘記了一些事而已,反正,很快也會想起來。

    醫生和護士離開后,林亦可手托著腮,看著坐在床邊低頭削蘋果的男人,“喂,男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羽飛,陳羽飛。”

    他抬起頭,目光溫潤的看著她,笑著回答道。

    “哦。”

    林亦可點了點頭,喚了一聲,“羽飛哥。”

    陳羽飛削蘋果的手突然不受控制的顫了一下,手中的蘋果險些沒滾落到地上。

    如果林亦可不是一臉茫然的看著自己,他真的會懷疑她是不是在裝失憶。

    從他們相識開始,她就客客氣氣的喊他‘羽飛哥’,這個稱呼,禮貌之中難免帶著淡淡的疏離。

    可她稱呼唐灝的時候,卻連名帶姓的叫他‘顧景霆’,那么親昵又霸道。

    也許,這就是區別吧,無論她失憶與否。

    “吃蘋果嗎?

    挺甜的。”

    陳羽飛溫笑著,把手中的蘋果遞給她。

    林亦可伸手接過削好的蘋果,張大嘴巴,用力的咬了一口,吃到嘴里才發現一點兒也不甜。

    她這個‘男朋友’不太靠譜啊,睜著眼睛說瞎話。

    “我不吃了,給你吧。”

    林亦可微嘟著紅唇,把蘋果遞了回去。

    陳羽飛以為她沒什么胃口,隨手把咬了一口的蘋果放在了一旁。

    “困么?”

    陳羽飛問,“如果困了的話,躺下睡一會兒。”

    林亦可聽完,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剛剛那個護士說,我昏睡了一天一夜。”

    陳羽飛聽完,不解的看著她。

    “所以?”

    “我都睡了一天一夜了,還困什么!我又不是豬!”

    林亦可微惱的回答道。

    這貨確定是她男朋友么?

    看著人魔狗樣的,怎么是個傻子呢。

    她是有多想不開啊,才給自己找了個傻的男友。

    陳羽飛本來還想問她餓不餓,但想到她的‘養豬論’,便猶豫著沒有開口。

    林亦可拖著腮幫坐在床上,看著墻壁上的掛鐘,時針已經走過十二點。

    她肚子都開始唱空城計了,咕嚕咕嚕的不停的響,面前的這位‘男朋友’也不知道是不是耳朵不太好使,竟然還沒有開飯的意思。

    林亦可單手撐著額頭,感覺有點兒頭暈。

    被這個笨死的男友氣的。

    林亦可瞪圓了眼眸,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他。

    陳羽飛低頭看了眼腕表,已經十二點了。

    于是,他試探的問道,“小可,你餓了么?”

    “你猜呢?”

    林亦可沒好氣的說。

    陳羽飛笑了笑,又問道:“想吃什么?”

    林亦可有些惱,掰著手指說道:“挪威龍蝦,鮑魚,除了雙頭鮑的我不吃。

    還有,帝王蟹,多寶魚,水晶肘子……”“這么多,你吃得了么?”

    陳羽飛笑著打斷她。

    “我每樣只吃一口就夠了,但你每樣都要買啊。”

    林亦可挑眉說道。

    陳羽飛伸手摸了摸眉毛,在他的印象中,林亦可是乖巧懂事的鄰家小女孩,倒是沒想到小女孩這么難伺候。

    “你胳膊上有傷,不能吃海鮮。

    吃點清淡的吧,我買點粥給你。”

    陳羽飛說。

    林亦可白了他一眼,氣沖沖的樣子。

    明明只能喝粥,還問她想吃什么,逗她玩兒呢啊。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