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神秘老公惹不起 > 第八百五十八章 鈍刀子割肉才痛

第八百五十八章 鈍刀子割肉才痛

 熱門推薦:
    林亦可回去的途中一直在想,但她想破了腦袋也沒想明白蘇卿然要弄死她的原因。

    即便她死了,唐家也不可能讓蘇卿然登堂入室,顧景霆就更不可能了。

    林亦可還在疑惑中,車子已經緩緩的停入了小區的地下車庫。

    她在車位上停好了車,然后,乘坐直達電梯。

    公寓的門鎖是指紋認證,林亦可開門進屋,在玄關處換鞋子。

    這個時間,張姐正在樓上收拾房間,而一樓的客廳內,顧景霆和阮祺正坐在沙發上說話。

    林亦可頗有幾分意外的看著他們。

    “回來了?”

    顧景霆溫笑著,招收讓她過去。

    林亦可乖乖的走到顧景霆身邊,牽過他的手。

    “還以為你會去部隊呢,沒想到竟然在家。”

    顧景霆微微一笑,說道:“和阮祺談些事。”

    阮祺就坐在他們對面,翹著二郎腿,嬉笑著,對林亦可招了招手,“hi,小嫂子。”

    林亦可聽完,一本正經的問道:“大嫂是誰?”

    阮祺:“……”他尷尬的笑了笑,伸手摸了摸頭,“嫂子失憶后,更可愛了哈。”

    顧景霆瞥了他一眼,阮祺老老實實的閉上了嘴。

    “你們聊吧,我上樓換件衣服。”

    林亦可笑意盈盈的說,轉身向樓上走去。

    房間內,張姐正在用吸塵器清理地毯,吸塵器不停的發出嗚嗚嗚的響聲。

    “小可回來啦。”

    張姐關掉了吸塵器,笑著說:“我煮了燕窩給你,還在鍋上熱著呢。”

    “哦。

    謝謝張姐。”

    林亦可道了謝,轉身走進衣帽間,衣帽間左側的柜子里按照顏色掛著當季的衣物。

    右側柜里是家居服,疊的整整齊齊。

    林亦可取出一套粉色的套裝,換下了身上的羊絨裙。

    她換好衣服后,準備去樓下的廚房端燕窩,剛走過樓梯轉角,就聽到阮祺的聲音。

    “我已經查過機場的監控錄像。

    好在是在機場,唐濤的手伸不進去,否則,估計監控錄像都沒得查了。”

    “監控查出什么了?”

    顧景霆問,語氣有些不耐,阮祺沒別的缺點,就是廢話太多。

    “沒有實質性證據,監控只拍到兩個模糊的側臉,我已經讓技術科做過面容識別,算是確認了身份。”

    “都是什么身份?”

    顧景霆俊容冷淡。

    “其中一個做過武術教練,開過武術館,因為經營不善倒閉,后來因為持刀搶劫入獄,在監獄里表現良好,提前釋放。”

    “提前釋放?”

    顧景霆挑眉。

    ‘表現良好’這個概念實在是太模糊了,一般情況下,里面必有因由。

    “我查了一下,當時的監獄長,是唐濤的遠方表哥。”

    阮祺又說。

    “另一個人?”

    顧景霆又問。

    “另一個的來頭大一些,曾經的全國跆拳道冠軍,后來因為吸毒進了禁毒所,老婆孩子都跟人跑了。

    出來后,在一家跆拳道館當教練,按理說應該混的挺慘的。

    但這孫子開著好車,住著高檔公寓,還養了一個漂亮女人。

    他的賬戶里,每個月會不定期的匯入一筆款項,數額不等,但數字都很客觀。

    我費了一番功夫,才查到,這些錢的最初來源是一個叫胡菲的女人,她的丈夫曾經是唐濤的一個副官。”

    阮祺說完,查看顧景霆的臉色。

    他面色如常,沒有過多的情緒。

    監控畫面拍到的兩個人都拐彎抹角的和唐濤扯上了關系,精明人是從來不相信所謂的巧合,所以,這事兒是肯定和唐濤脫不了關系。

    很明顯,顧景霆的回歸,觸犯到了唐濤的切身利益。

    唐濤忍了這么久,終于忍不住出手了。

    “陳羽飛呢,怎么回事?”

    顧景霆又問。

    阮祺搖頭,“只查到嫂子出事之前和陳羽飛的母親有過短暫接觸,除了當事人,具體說什么沒人知道。

    其他的也查不出什么。

    不如,你問問嫂子?”

    阮祺說完,突然意識到什么,伸手拍了下額頭,“哦,我差點兒忘了,嫂子失憶了,估計想不起來了。”

    顧景霆沒說話,氣氛陷入短暫的僵持。

    而后,阮祺又問,“你打算怎么處理?

    我們目前掌控的這些都不是直接證據,指正不了唐濤。

    他也不是沒腦子,這兩個人都被弄出國了,不容易抓。”

    顧景霆聽完,又是短暫的沉默。

    他伸手拿起茶幾上的煙盒和打火機,漫不經心的點了根煙,吐著淡淡的煙霧。

    “有沒有證據無所謂,知道是誰做的就足夠了。

    你難道沒聽過么,鈍刀子割肉才痛。”

    阮祺聽完,嘿嘿一笑,一副極感興趣的樣子。

    “你打算怎么割?

    小的馬上去準備刀。”

    “你找個合適的人,把蘇卿然和唐濤的關系曝光出去,范圍別太大,圈子里知道就行了。

    等事情傳進楊珊的耳朵里,她不會無動于衷。

    這個女人不簡單,蘇卿然對上她,應該討不到便宜。”

    “你確定?”

    阮祺略帶質疑,“楊珊可是一貫不管唐濤在外面的風流賬。

    當初唐濤和米蘭的事兒鬧得那么大,楊珊也是一副無動于衷的樣子。”

    “楊珊想要的是穩固的唐太太的地位,米蘭不過是唐濤的一個玩物,無足輕重,她當然不會在乎。

    蘇卿然不同,她是名門貴媛,也是唐濤的舊情,楊珊不會沒有危機意識。”

    顧景霆淡淡的吐著煙霧,語氣不急不緩。

    “行,先讓她們狗咬狗,唐濤后院起火,日子肯定不會好過了。”

    阮祺點頭。

    顧景霆長指輕彈了一下指尖的煙,又問,“唐濤的職位,再升就和陳羽飛平級了吧。”

    “嗯,對。”

    阮祺從桌上的果盤里拿出一個蘋果嘎吱咬了一口,一邊嚼蘋果,一邊含糊的說:“你不會還打算給他升官吧?”

    “嗯,正有這個打算。”

    顧景霆冷揚起唇角。

    拉高唐濤的地位,才能讓蘇卿然賣力的去競爭唐太太的位置。

    唐濤不是喜歡玩女人么,那就讓他知道,死在女人的手里是什么滋味。

    “你去做事吧,我暫時會休假一段時間。”

    顧景霆又說。

    阮祺點頭,對此沒有異議。

    林亦可失憶,還處于恢復期,顧景霆休假陪著妻兒也無可厚非。

    阮祺拿著咬了一半的蘋果站起身,沖著樓梯轉角的方向擺了擺手,仍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樣說道:“小嫂子,再見。”

    此時,林亦可正坐在樓梯的臺階上,以為自己藏得很好,沒想到他們早就發現她了,不由得一陣尷尬。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