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神秘老公惹不起 > 第八百五十九章 罪不及妻兒

第八百五十九章 罪不及妻兒

 熱門推薦:
    等阮祺離開后,林亦可才從樓梯上走下來,走到顧景霆面前,在他身旁的位置坐下。

    顧景霆很自然的伸臂攬她入懷,林亦可把頭輕輕的靠在他的肩膀上,微微輕嘆。

    顧景霆的手掌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語氣溫和的詢問,“剛剛去哪里了?”

    “我去見了陳羽飛。”

    林亦可如實的回答。

    顧景霆聽完,微微挑眉,倒是沒說話,而是等著林亦可的下文。

    “你怎么不問我為什么見他?”

    林亦可仰起頭,疑惑的問道。

    “你不是正準備告訴我么?”

    顧景霆低頭,微笑著說。

    林亦可也笑,揚起下巴,在他唇上輕啄了一下。

    她靠在他溫熱結實的胸膛里,感覺無比的溫暖和安心。

    “出事之前,我參加舅媽的生日宴,在洗手間遇見了陳羽飛的母親,她說你在邊境出了事,傷得很重,我當時很著急,迫不及待的訂了機票趕去機場,候機的時候,我和陳羽飛通過電話,確認并無此事。

    我覺得事情不對,沒有登機。

    沒想到在洗手間被人劫持了。”

    林亦可重復著事情經過,顧景霆聽完,深鎖劍眉。

    “我今天見到陳羽飛,他對我說,是蘇卿然慫恿他母親,想要把我誆騙到邊境去。

    他還說,希望我高抬貴手,放過他母親。”

    “為人子,情理之中。”

    顧景霆說。

    林亦可點頭,又說出了心里的疑問,“蘇卿然費盡心機的要我命,對她有什么好處?

    還有陳羽飛的母親,蘇卿然說什么她就做什么,她被洗腦了?”

    顧景霆聽完,眉宇微冷,但語氣不變,“蘇卿然和唐濤之間有不正當的關系,她應該是替唐濤辦事。

    至于陳母,大概是老糊涂了,蘇卿然忽悠人的本事一流,連奶奶都曾被她迷惑。”

    陳羽飛對林亦可的感情,其實是蘇卿然做這件事最初的動機,但顧景霆只字未提。

    林亦可仍靠在他懷里,乖的像一只貓咪。

    聲音輕輕淺淺的說:“顧景霆,你打算利用楊珊對付蘇卿然,這樣是不是不太好?

    無論唐濤做了什么,罪不及妻兒。”

    “罪不及妻兒?”

    顧景霆冷笑,“難道不是唐濤先對我的妻兒下手的么?

    亦可,你這次能夠逃出生天是不幸中的萬幸。

    如果你真的出了事,后果我根本不敢去想。”

    林亦可靠在他懷里,感覺到他突然變得僵硬的身體和紊亂的心跳聲。

    “我知道,我知道。”

    林亦可的手臂環上他的腰身,和他緊緊的抱在一起。

    “我只是覺得,楊珊有些無辜。”

    “等著看吧。

    你看到的楊珊,絕非善類。”

    顧景霆語氣平淡,但深眸清冷。

    彼此間有短暫的沉默。

    顧景霆微動了一下身體,把她抱在了膝上,輕挑了挑眉梢,問道:“把事情經過說的這么詳細,看來你是想起來了。”

    “只是想起這件事而已,其他的都記不得了。”

    林亦可嚴肅著一張小臉,一本正經的說。

    然后,脫離他的懷抱。

    “我去廚房端燕窩。”

    她說完,快步跑進廚房里。

    林亦可喝完燕窩,又舒舒服服的補了一個午覺。

    一覺醒來,已經是下午三點三十分鐘。

    她簡單的洗漱,換了一身得體的衣服,然后,跟著顧景霆一起去幼兒園接帆帆。

    小帆帆背著小書包,牽著小朋友的手,一起從幼兒園走出來。

    小家伙左手牽著一個,右手牽著一個,都是小姑娘,圓圓的小臉蛋,扎著小辮子,像紅蘋果一樣可愛。

    顧景霆把兒子抱回車子里,林亦可忍不住問,“你怎么總和小女孩一起玩兒?”

    “是她們偏要和我一起玩兒的。

    如果我理她們是很沒禮貌的行為,爸爸說,在幼兒園要團結同學。”

    小帆帆一本正經的說道。

    林亦可反倒無話可說。

    顧景霆親自開車,車子沿路向唐家別墅的方向走去。

    大約三十小時的車程,車子緩緩的進入了唐家的院落。

    車子停穩后,顧景霆率先下車,然后,拉開了后面的車門,把小帆帆從車子里抱出來。

    一家三口沿著青石板路向別墅走去。

    傭人劉嬸已經站在別墅的門口等著他們,并壓低聲提醒道,“老太太今天的情緒不太好。”

    顧景霆抬眸看了她一眼,點頭表示知道,卻并沒有過多的詢問。

    顧景霆一只手抱著孩子,另一只手挽著林亦可,一同走進別墅。

    別墅一樓的廳堂內,唐老夫人正坐在沙發上,臉色看起來的確不太好,但見到顧景霆一家三口,還是勉強擠出了一點微笑。

    “回來啦,我已經讓劉嫂準備了你們愛吃的菜。”

    唐老夫人站起身,抬起手臂,沖著帆帆招了招手,“帆帆,讓太奶奶寶寶。”

    小帆帆笑盈盈的鉆進了唐老夫人的懷里,嘴甜的喊著,“太奶奶,帆帆可想你啦。”

    “真乖。”

    唐老夫人摸著小曾孫的腦袋,眉眼里終于有了幾分笑意。

    顧景霆攬過林亦可的肩膀,介紹道:“奶奶和媽。”

    林亦可微笑著,禮貌的喚人。

    唐老夫人和顧景兮事先都知道了林亦可失憶的事,倒是沒說什么。

    距離晚飯還有一些時間,顧老夫人陪著帆帆在客廳里玩耍。

    顧景兮帶顧景霆和林亦可上樓休息。

    進了臥室,顧景兮順手合起了房門。

    “出什么事了?”

    顧景霆問。

    顧景兮嘆了口氣,搖了搖頭,“你姑姑昨晚打過電話,她嫁的那個英國佬去世了,她想帶著孩子回國。

    你奶奶氣的一宿沒睡覺。”

    顧景霆聽完,冷冷的哼了一聲,沒發表評論。

    想必用不了多久,唐家會更熱鬧了。

    老太太肯定會答應讓唐英回國,再不省心也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

    好在,他和亦可已經搬出去,此事與他沒有太大的干系。

    “你還有姑姑?”

    林亦可輕扯了一下顧景霆的衣袖,問道。

    唐家的七大姑八大姨的確很多,但她不記得唐老夫人除了唐戰峰這個獨子以外,還有其他的孩子。

    “嗯。”

    顧景霆點頭,簡單的說了句,“一直生活在國外,你沒見過。”

    林亦可眨了眨眼,越發的不解了。

    既然是親姑姑,即便是生活在國外,也應該常聯系才對,何況,現在的交通那么發達,大洋彼岸最多也就是飛十幾個小時而已。

    可她記憶中,自己從未聽唐家的人提起還有這么一號人物。

    林亦可一頭霧水,她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間歇性失憶了。

    顧景兮也一副愁眉不展的樣子,說道:“你們不用理會,這件事和你們不相干。”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