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之少年仙尊(都市之無敵仙尊) > 第939章 稍微像樣點的對手

第939章 稍微像樣點的對手

 熱門推薦:
    “宗主!”

    戴總劍師見得丁道明被那少年以一截柳條直接斬斷了持劍的右手,登時雙目血紅,他狂嘯一聲,拔出手中明悟之劍,迅速從少年身后,襲身而去。

    他的劍式霸道,氣勢雄渾,每一腳踩在地上,都好似能夠撼動山岳。

    “敢斷我宗主之手,拿命來償!”

    戴總劍師轉瞬間到了林亦身后,手中明悟瞬間揮舞,在短短三個呼吸之間,便就是兇猛的劈斬出了足足六十多劍。

    劍光凜冽,好似狂風暴雨。

    旁人看去,心底倒抽一口涼氣。

    更讓他們為止震撼的,是那少年轉身面對狂風暴雨一般劍式時候的篤定和淡然。

    他手持的那七尺柳條更仿若一柄無上神兵。

    戴總劍師轉瞬既至,手中明悟更顯狂暴,對著林亦的腦袋,當頭劈下。

    噗!

    只是,戴總劍師在臨近到少年跟前的時候,再難寸進。

    那七尺柳條已然是干脆利落的從他身體只穿而過,他的劍口距離林亦還有三寸距離。

    “他的劍就是一個笑話,你的劍更是讓人提不起興趣。”

    林亦語氣淡淡,微微搖頭,手腕一抖,柳條之上繃起一股雄渾力道,將戴總劍師直接轟飛。

    砰!

    眾人看著倒在一旁的戴總劍師,都是說不出半點話來。

    碾壓!

    這根本就是實力上徹徹底底的碾壓。

    剛剛那一截透體而過的柳條,要不是林亦避開了戴總劍師的心口,此時的他恐怕早已魂歸西天。

    那邊江南劍宗宗主手持頓清都沒有辦法與眼前少年一戰,可想而知他的實力到底該是如何的恐怖!

    “你到底想要怎樣!”

    丁道明失去了右手,劇烈的疼痛感讓他面色慘白,毫無人色。

    此刻的他站在不遠處的位置,滿臉頹敗,看著那少年,已經生不起半點反抗念頭。

    旁邊的賀云霄等一眾公子哥,望著林亦,一臉的復雜,深怕那邊少年拿著那一截柳條,前來將他們悉數給殺了。

    “我本沒想如何,只不過順道來接你的戰帖。”

    林亦話語淡淡。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覺得口干舌燥,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只不過順道前來接個戰帖?

    所以順道就過來千劍冢內,踏劍登天把人整個劍墳全都給開了?

    所以順手以一截柳條就把人家江南劍宗宗主的持劍右手給斷了?

    所以很是隨意的又一下子將人家戴總劍師給貫穿了身子?

    所有人一念及此,看著那少年的身影,更加覺得有幾分無法揣度,只得以一種仰望的神情看著那邊。

    “好一個順道接我的戰帖!今日一戰,你贏了,你確實是天縱奇才,所以現在,你想怎么辦!是要將我江南劍宗徹底抹殺不成!”

    丁道明面色有幾分凄涼,更有些頹喪。

    他坐鎮江南劍宗幾十年,也算是見到不少的天才高手,卻不曾想到,會被眼前這么一個如此年輕的少年瞬間擊敗。

    “滅你劍宗滿門,與我而言毫無用處,你們在我眼底不過螻蟻一群。”

    林亦搖頭。

    劍宗之內,眾人滿臉色變,都被這話噎堵在嗓子口。

    趙縛和御景龍更是沒有半點脾性,這個時候他們壓根不敢正眼去看那邊的林亦。

    “那你的目的,就是前來辱我江南劍宗?”

    丁道明語氣顫抖,像是泄了氣的皮球。

    他已經做好被眼前少年百般羞辱的打算,不過他聽著這個少年的話語,倒是沒有聽出來他想要將劍宗徹底抹殺的打算,這么看來,倒是讓丁道明心底多存了幾分希望。

    怎料,他話才出口,所有人便就見到站在那里的少年微微搖頭。

    少年背著包,手中染血的柳條迎著風,輕輕舞動。

    他轉身,朝著遠處看去,淡漠開口。

    “上一次在穆家莊園,我折了你們江南劍宗兩柄煙雨。”

    “那時我便是好奇,江南劍宗五口劍,我能否悉數折完。”

    所有人看著少年背影,他淡漠的聲音,回蕩在眾人耳畔,只讓人感覺到幾分孤冷鋒銳。

    “江南、煙雨、明悟、頓清以及最后的斷劍紅塵。”

    “但是你們出的劍,讓我連折劍的都沒有。”

    林亦微微嘆氣,這話聽得丁道明羞愧難當,簡直扎心。

    可不等他有所辯駁,眾人便就看到那少年,此刻目光悠遠,望著江南劍宗頂峰方向,語氣飄渺“但是總歸,在你們江南劍宗之內,還有一個稍微像樣點的對手。”

    稍微像樣點的對手?

    聽到林亦的話,所有人都是一臉的茫然,頗為不解。

    “江南劍宗之中,最強的難道不是江南劍宗宗主嗎?”有人低聲問著。

    “應該是的吧,我還從未聽說過,江南劍宗之內,還有誰能夠比宗主更加強大。現在他直接將宗主擊敗了,哪里還會有什么對手的存在?”

    一行人相互對視,目光之中,多有幾分好奇。

    更有人,還以為是眼前這個小子,搞不清楚狀況,空有本事,卻沒有足夠的見識。

    “怎么,來都來了,還藏頭露尾的,豈不是笑話,難不成要我親自請你?”

    林亦冷哼一聲,手中柳條猛地沖著千劍冢來時路的方向直刺而去。

    染血的柳條瞬間化作一抹綠光,消失在眾人眼間。

    他們朝著那邊看去,只見得一片安靜地方,毫無動靜。

    只是幾個呼吸之后,那邊傳來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

    沙沙……

    聽那聲音,是有人踩著枯朽的樹葉枝椏而來。

    那聲音飄渺虛妄,多有幾分怪異。

    “你就是,林九玄。”

    千劍冢外道路盡頭之處,一道黑色的影子,正朝著這邊小步而來。

    他看上去身材并不是如何的壯碩,反倒是顯得有些消瘦,那人身穿著一身漆黑的長袍,手里提著一根染血的柳條,輕輕晃動。

    那根柳條,赫然就是林亦剛剛刺出的那根。

    不多時候,那人走到眾人眼前,他的臉隱藏在黑色的帽檐之下,讓人無法看得真切,唯獨他的眼神,鋒利的像是一把刀子,但凡被他視線掃視而過的人,都感覺到一股極為生冷的感覺。

    好似靈魂都在戰栗!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