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之少年仙尊(都市之無敵仙尊) > 第1859章 少年拳王,譽滿煊赫門【第3更】

第1859章 少年拳王,譽滿煊赫門【第3更】

 熱門推薦:
    回了房間的林亦坐在椅子上,翻了翻手中的數模競賽題目和那些顧楚杰精心挑選出來的論文。

    收斂心神。

    林亦轉而專心研讀起眼前關于數模競賽的各項資料。

    換做旁人,或是很難想象以及做到,在經歷了幾場旁人眼中驚心動魄的打斗之后,還能夠這么心無旁騖的投入到學習中去。

    至于煊赫門內,突然出現的神秘少年拳王,幾招就擊潰了在此煊赫門逞兇許久的胡遠洋的這個事情,在轉眼間,已經成了不少人津津樂道的談資。

    “你是不知道啊,那個拳王,極為年輕,我看他的樣子,怕是連二十都沒到!”

    “少年拳王的實力深不可測,他擊敗胡遠洋,只用了一jio。”

    有人一邊說著話,一邊站起身子,給身旁的朋友們示范著,抬了一下腳“他就用一只jio,一jio就把那個海州林大師的關門弟子胡大師的腦袋給踩在了jio底下!”

    “那個胡大師,平日里面牛的不行,這一次還不是被踩的跟個死魚一樣?他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而且不是我說,現在誰不知道煊赫門少年拳王的名頭啊,他當時要是愿意,恐怕都能把煊赫門給拆咯!”

    不同的酒桌,不同的人。

    大抵是圍繞著同一件事情,經久不休,樂此不疲的談論。

    每每談及那個少年拳王的厲害之處的時候,總有人一臉激動。

    其中更是有不少人,在哪一場拳賽中,因為胡遠洋的落敗,輸了一大筆的錢,但是他們依然樂于此道,苦中作樂,好歹是見證了一場前無古人的拳賽。

    這一夜,觥籌交錯談資無限。

    這一夜,尚越山一夜未眠,眺望遠方。

    這一夜,海州林大師之徒胡遠洋死無全尸,海州林大師震怒燕京。

    這一夜,少年拳王之名,譽滿煊赫門。

    第二天一早,鄭秋嬋敲門,給林亦送來了一杯溫熱的牛奶和面包。

    “宮羽一早就來了,現在在酒店大堂,說是要給你道歉,順帶道謝。”

    站在門外,鄭秋嬋將手中的東西遞給林亦,面有猶豫“他昨天晚上的那些話,也是因為一時著急才說出來的。”

    “嗯,這兩天沒事情就別打擾我了。”

    林亦接了過去,喝了牛奶,吃了片面包“讓他回去吧。”

    不用想也知道,昨晚宮羽回去之后,必定是問了宮怡,至于其后的事情,林亦就不再關心。

    宮家人的好意和歉意,對林亦來說沒有半點用處

    “那好吧,你有什么需要就和我說,我一直在酒店。”

    鄭秋嬋沒有強求。

    林亦關上門。

    日從東起,再西落。

    之后兩天,林亦一心一意的研習著數模競賽方面的東西。

    期間顧楚杰又讓鄭秋嬋送來了一批數模競賽有關的綜合知識點,主要還是怕林亦剛剛上大一,關于大學數學的基礎知識和綜合運用方面,有些欠缺,火候不足。

    老劉頭來了燕京之后,本來是打算安排著他和林亦住在同一個酒店,但是因為顧楚杰的極力邀請,現在老劉頭就住在顧楚杰家里面的客房中。

    畢竟是許久未見,再加上顧楚杰和老劉頭當年關系很好,在宿舍里面也是上下鋪的關系,是以這幾天熱情且周到。

    “昨天我聽顧老師說,他陪著劉老師在華清大學里面拜訪了以前他們的一位數學老教授,在教授家門口的位置,碰到了正好從那個教授家離開的古院長。”

    “顧老師本來想要上前去幫著老劉頭抽上古院長一個巴掌的,但是最后還是被你的劉老師給攔住了。”

    中午吃飯的時候,鄭秋嬋坐在林亦的對面,提起這個事情,一臉的唏噓“我看得出來,顧老師也好,劉老師也罷,他們當年和古院長之間的關系,極為親密。”

    “那個年代,古院長家里面最窮,當初來學校吃不起飯,是劉老師每天半個饅頭加點咸菜接濟下來的。”

    鄭秋嬋靜靜的說,林亦安靜的聽。

    上一輩老師的恩恩怨怨,林亦作為外人不好說什么。

    老劉頭敗走明海,好歹留了一條命,至于古院長賣了室友求取光彩一生,倒也不能說是錯。

    不過都是選擇,也是利益使然。

    更何況,當初如果老劉頭真的贏了那一次數模競賽,贏了那一次的賭約。

    他或許能夠一時揚眉吐氣,但是最終會否能夠抱得美人歸,是不是可以活到現在,都是兩知之數。

    單從孟兆林這個人的身上看去,不難猜測,站在老劉頭對面的人的家族勢力,定然不會太弱。

    這些想法,林亦沒提出來過,免得引起不必要的爭論。

    這也是這幾天內,鄭秋嬋僅有的和林亦交流的時間。

    其余時候,林亦都在鉆研各種不同類型的數模題目,兩天兩夜不曾睡覺,精神更是沒有半點松懈,換做一般人早就累趴下。

    認真到一絲不茍。

    鄭秋嬋偶爾能夠看到林亦手旁的稿紙,看著稿紙上面條理清晰的各種數據公式,也在心底感慨,也難怪當初顧楚杰和老劉頭都能夠一致看好林亦。

    解題的思路和邏輯性堪稱無懈可擊。

    這幾天,趙升平和韓元等一眾江浙大學數學系的學生,找人借了個圖書證之后,昏天暗地的泡在圖書館里面,在題海中廝殺。

    趙升平想法簡單,不管如何,要從林亦的身上,把臉面給掙回來,他要讓鄭秋嬋知道,在沒有他們數學系的幫助之下,孤軍奮戰的林亦就是一個渣,更是要讓林亦為他之前所做過的一切付出代價。

    韓元更像是打了雞血,他徹底豁出去了。

    到了江浙大學本來一切順風順水的,可就是偏偏碰到了林亦那個小子,他都不知道平白無故的挨了多少巴掌。

    他要找回場子來。

    江浙大學數學系的一眾人心底憋著火。

    華清大學數學系的人又何嘗不是如此?

    實驗室內,顧楚杰除了每天給他們找幾個重點,加強一下知識點和解題思路的訓練之外,更多的時候都是陪著老劉頭瞎逛蕩。

    他們聊著當年的學校,聊著當年班級里面的漂亮女同學。

    聊著哪個同學畢業后上山下鄉,最后留在一個縣城干起了縣城,聊著有個同學最后出了國,風光一時,可最后泯然眾人,再無半點消息。

    時光荏苒,當年學生,今朝社會人。

    每個人都被時間推著往前走,已然沒人能夠抵抗的住時間的洪流,

    大家無非都是在這個世界上經歷著不同的事情,扮演著不同的角色,在不同的恩怨中涅槃重生,亦或者是被生活的大浪迎頭拍下,再無往昔的青春崢嶸。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