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之少年仙尊(都市之無敵仙尊) > 第2301章 你也一樣

第2301章 你也一樣

 熱門推薦:
    眾人眼中。

    高空之上。

    本應被一劍斬殺于當場的海州林大師,此刻卻是安安靜靜的站在周天通的身旁。

    他手中的那柄七寸勁氣長劍,劍身燃火,火不曾熄。

    他仰著頭,正面對著的是周天通身后那道巨大的虛影。

    虛影手中,已經落地的術法長劍,此刻光影不散。

    整柄長劍,從中斷為兩截。

    周天通瞪大眼睛,低頭,看著已經被貫穿的心口。

    那里,是很淺淡的傷痕。

    只是,星星點點的火焰,在心口的位置安靜燃燒。

    像是一盞燈。

    “你怎么會,怎么會……”

    周天通尚且還無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他的眼中,跟前那術法的長劍,斷的干干脆脆,徹徹底底。

    “我已經說過,你的術法在我眼中,不值一提。”

    “港島周天通周大師,也不過爾爾。”

    林亦淡淡開口。

    他手腕輕輕一抖。

    手掌之中,勁氣長劍瞬間消弭,徹底不見。

    而所有人,無數雙眼睛之中。

    隨著林亦手中勁氣長劍消失不見,天幕之上,那個巨大的周天通的虛影,也是在這個瞬間,從中被破開,成了兩半。

    周天通巨大的虛影,還是燃燒。

    火焰漫過天際。

    眼前一幕,遠比之前被他金光所消弭的火燒云來的更加燦爛,熱切。

    整個天空,都在燃燒。

    火焰跟前的少年,矗立于漫天火光之下,身姿挺立。

    “該安息了,上路找你的徒弟去吧。”

    林亦言語落下。

    身旁的周天通,心口位置的火焰,火勢瞬間涌起。

    不過眨眼之間。

    周天通整個人便就是被徹底吞噬,消失不見。

    “消失了。”

    “港島周大師,沒了?”

    所有人望著天上的那一幕,愣在原地。

    港島周天通,那是整個港島成名已久的傳奇。

    現在,就那么干脆利落的消失在了他們的眼前。

    “完蛋了。”

    李家家主見此一幕,腿腳一軟,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

    他看著頭頂之上,望著那邊,神色驚惶失措,失魂落魄,整個人的精氣神,都好像一下子被徹底抽空。

    “現在怎么辦,現在怎么辦啊?”

    被之前火燒云燒的不輕的李哥,面色慘淡。

    他看向周圍,驚叫著:“港島周大師沒了!他居然沒了!”

    “我們怎么辦?”

    “那個海州林大師,一定不會放過我們的啊!”

    李哥在那里喊叫著。

    他已經被嚇的有些神智時常。

    啪的一聲。

    那邊的李家家主此刻跑了過來,猛地一個巴掌抽在了李哥的臉上。

    這一巴掌打的李哥整個人渾身一抖。

    “都是你這個逆子!”

    李家老爺子怒目而視:“要不是你,我們李家怎么可能招惹的上這個海州林大師!”

    “現在好了,現在好了!”

    “引火上門!”

    “我們李家,保不準就要敗在你這個逆子的手上!”

    李家家主連聲怒斥,隨后猛地一聲高喊。

    “來人,把這個李哥給綁了,綁了!”

    “送到會寒山門口,讓他跪在第一個!”

    “然后,所有的,所有的李家人,全都跟我一起,去會寒山山門之外,跪迎海州林大師!”

    李家家主聲音顫抖。

    他已經急瘋了。

    港島李家最大的依仗,便就是周天通大師。

    現在周天通徹底完蛋,港島李家從此失去靠山,最關鍵的是,還招惹上了海州林大師如此大的強敵。

    為今之計。

    唯有期待著,期待著港島李家跪迎十里之地,方才可求那海州林大師,寬恕罪過。

    “可是,家主,我們整個李家的人,加起來都跪不到十里地啊!”

    有人此刻開口,滿臉為難。

    十里地,五公里!

    這要跪多少人?

    “我不管,我不管!”

    “拿錢,去找人過來,都給我跪!”

    “還有公司里面的,也給我找人過來!”

    “我先過去,若是去晚了,讓那海州林大師感覺到我們李家毫無誠意的話,就全部完蛋了!”

    李家家主氣急敗壞,急躁不安。

    他帶著人,抓著李哥,浩浩蕩蕩的跑去會寒山那邊,率先跪下。

    又有一部分人,拿著錢,跑去港島那邊,雇人前來。

    這一日。

    港島李家,跪迎海州林大師十里的事情,聲動全島。

    一時之間,海州林大師之名,令得無數人為之臣服。

    林亦從天而落。

    天空之上,火焰尚未有止息的跡象。

    “走了。”

    林亦朝著那邊的駱瑤衣喊了一聲。

    對于周圍的游冥道和白洛水等人,看也不曾看上一眼。

    剛剛被擊碎的論道臺,此刻已經恢復原狀。

    駱瑤衣起身,邁著步子走來。

    “你這就要走了?”

    聽著林亦的話,駱瑤衣豁然開口。

    “我來此地,找的是周天通。”

    “現在周天通已經沒了,我的事情也已經結束。”

    林亦看她一眼。

    “是這樣的,今天是周天通、游冥道和我們家祖師三人論道的日子。”

    那邊的老者此刻站了出來。

    他看向林亦的眼神,滿是恭敬:“現在周天通已死,所以想請你海州林大師,代替他的位置,在此論道。”

    老者開口。

    他現在自然是不希望林亦就此離開。

    這些話說的,也是毫無半點漏洞。

    “不錯。”

    一旁的游冥道點著頭:“你擊敗了周天通,自然便就是有資格,與我們一同論道。”

    “這便就是你贏得周天通的獎勵。”

    “尋常人想要與我們論道,機會都不曾有一個,而且相信我,論道之后,事情傳出去,你便就可以頂替周天通的位置。”

    “日后的你,不單單是海州林大師,更是港島林大師!”

    “你將有幸,躋身于我們港島三大大師之一!”

    游冥道滿臉倨傲。

    這是他身為港島大師的傲氣。

    他站在那里,看向林亦,自覺這般天大的榮幸,眼前的這個少年,斷然是不會拒絕。

    不曾想,林亦的視線淡淡掃過他的臉。

    “你們港島大師周天通敗我之手,毫無半點掙扎的機會。”

    “這一戰,我贏的簡單愜意。”

    “我海州林大師,比你港島大師名頭更加響亮。”

    “所以,我要你這個名頭做什么?”

    “除此之外,周天通的術法在我眼中不值一提。”

    “你也一樣。”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