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6章 入門

 熱門推薦:
    “你說的這個人,和我又有什么關系?”

    林亦皺眉。

    “既然是說了,自然是會和你有關系。”

    白凰看著林亦:“白家被救下,想要報恩。”

    “女人稍作思索,便就是與那時候的白家立下幾句約定。”

    “白家一脈,世代盡為女人,不可婚嫁,一直到等待著的那個人出現。”

    “此約一經成型,不可反悔與停下。”

    “一直到,等待的人到來,指引那人打開門,方才算是結束約定。”

    “據她所言,門之后,有她所留給那人的東西。”

    說到這里,白凰稍稍停頓,看向林亦:“你就是她要等待的那個人。”

    “我?”

    林亦眉頭稍稍一挑。

    這話不免讓林亦頗多費解。

    雖然那個女人像,在林亦看來,多少和他有些關系,但是要說有人在數百年之前,就曾嘗試著等待著他,那未免有些匪夷所思。

    更何況,林亦是在高三被牛帆一拳ko之后,這才去的仙武大陸,緊接著成為九玄仙尊,重活一世。

    一切開始的起點,難道不是來自于牛帆的那一拳?

    難不成,在百多年之前,就曾有人知曉,他林亦,一個平凡無奇的少年,就會因為某種原因,進入仙武大陸,成就九玄仙尊之名,重新回到這個世界。

    所以那人布局多年,不過就是為了等待九玄仙尊的歸來?

    林亦站在那里,望著眼前的白凰。

    “沒錯,就是你。”

    白凰點頭,看向白洛水:“而她,則是白家那一脈的后人。”

    “她母親當年身死之前,留下她與她的妹妹,一共兩個孩子。”

    “而在她母親離世之前,白家的那一扇門,便就是交給我來保管。”

    說到這里,白洛水往前一步。

    林亦朝著她看去,很快,就看到了白洛水額頭之上,隱約閃爍而起的半個女人像的紋路。

    那紋路泛起一層層淡淡的紅色光澤,初一出現,林亦心底登時一跳。

    與之前所見的那些女人像不同。

    白洛水額頭之上的女人像,沒有實體,有的只是一個紋路,像是烙印在她生命中的東西一般。

    女人像紋路顯現的時刻,周圍的一切似乎都變得沉寂了下來。

    “這是我白家一脈多年以來的宿命。”

    白洛水緩緩開口:“我們要報那個女人的恩情,所以一直在等你。”

    “今天你來了,就讓我們白家徹底了了與那女人的恩情。”

    白洛水緩緩開口:“還了那女人的恩情之后,我們白家方才可以得到自由。”

    白洛水語氣顯得尤為平淡。

    她看向那邊的林亦的眼神中,情緒復雜莫名。

    “門在我身后,被我放在了這具銅棺之中。”

    白凰朝著側方位邁了一步,讓出一小個身段來,看向那邊的林亦:“請移步入內。”

    “這個白凰,向來詭秘莫測,而且剛剛我進入那青銅巨棺之中的瞬間,就被徹底壓制。”

    游冥道站在林亦,面上還有些心有余悸,低聲開口:“也不知道她是使出了什么樣的手段,瞬間就把我給轟了出來。”

    “你要是進去,可得萬分小心,里面,不簡單。”

    游冥道囑咐著。

    他對于白凰的話語中的事情,多存著幾分的疑慮和好奇。

    然而單是想想,剛剛進入青銅巨棺的瞬間所承受的攻擊,就讓游冥道心有余悸。

    莫說是有力抵抗,以他的修為,甚至于都不知道擊退他的東西是什么。

    一個照面都沒,就把他給轟飛了出去。

    那般速度,顯然也是讓他來不及幻化成黑煙的。

    “請移步一觀。”

    白洛水看向那邊的林亦:“這不單單是你一個人的事情,這也是我們白家需要了斷的一場因果循環。”

    “好。”

    林亦點頭,沒有猶豫,往前而行。

    駱瑤衣跟在了他的身旁,渾身上下,已經成了徹底的紅色。

    一叢叢的火焰在駱瑤衣的身上升起。

    她轉眼便就是化作了火靈凡體的形態,渾身上下的氣勢,也在這一刻暴漲而起。

    這是打起了十分的注意力,滿心警惕。

    倒是她跟在林亦身后的步伐,不曾有半點遲疑。

    那邊的游冥道見此一幕,猶豫幾番,總算也是猛地咬了咬牙,像是下定了什么決心一般,跟在了林亦身旁。

    游寒本來也是準備跟上前去,看個究竟,但是在游冥道的示意之下,被留在了青銅巨棺之外的地方。

    “海州林大師,今日可能算是你的機緣,你可得好好把握。”

    老者看向林亦,開了口。

    說這個話的時候,他的視線和目光,卻是不自覺的看向旁邊的白洛水。

    白洛水朝著那邊的林亦看去,視線之中,更是充滿了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林亦走上前去,從白凰身旁走過。

    白凰的目光,一直在林亦的身上,不曾離開和移轉。

    幾人一起走向那邊青銅巨棺。

    到了棺口之前。

    游冥道本能的握緊了手中的死荼。

    他看著眼前這個青銅巨棺,也不知道是在警惕著青銅巨棺,還是在警惕著旁邊的白凰。

    林亦到了棺前,朝內看去。

    哪怕不過相距僅有數米的距離,人眼所望之地,依然是一片如墨一般的漆黑顏色。

    看不見棺內的一切,就像是有人在眼睛的前面,拉下了一層漆黑的簾子。

    “這口青銅巨棺,原本只是最為平凡的東西,頂多就是看上去,大了點。”

    “但是現如今的它,外光不進,就是因為那扇門的緣故。”

    “門就在里面,請吧。”

    白凰見著林亦止步,忽而開口。

    她說完話后,沒有半點猶豫,走在了最前面,率先踏入了那一片濃稠的漆黑之中。

    白洛水和老者緊隨其后。

    林亦也是重新邁步,朝內而去。

    一入棺門。

    身后的光亮也好似被徹底吞沒。

    棺內,氣溫驟然降低,遠比外面來的更加冰冷。

    只是因為駱瑤衣滿身都是火焰,所以溫度變化在她和林亦的身上都并不是太過明顯。

    游冥道也是不自覺的到了駱瑤衣的身旁,以求溫度的庇佑。

    又往前幾步。

    不過幾米之遙。

    周圍原本漆黑一片的光景,忽而猛然一變。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