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之少年仙尊(都市之無敵仙尊) > 第2430章 鐵騎如潮

第2430章 鐵騎如潮

 熱門推薦:
    烏云蓋頂,大雨不歇。

    村頭位置,不知何時,出現了烏泱泱的一片漆黑鐵騎,所有人披堅執銳,腳下戰馬馬瞳泛出一層層的紅芒,馬蹄之上,更是隱有一層層熾烈光輝在流轉。

    所有人的戰馬,都給人極大的壓迫感。

    “這些人是什么來頭!”

    覃啟凡一眾人感覺到了猶若實質般的殺意,他們瞬間勁氣翻騰,嚴陣以待,盯著村頭的那群鐵騎,神色極為難看。

    馬非凡馬。

    人非凡人。

    整隊騎兵密密麻麻的分散開來,將整個村子徹徹底底的包圍了起來。

    一眼所過,這騎兵好似望不到盡頭。

    在所有騎兵中間位置,一架由九頭異獸所拉著的車駕,緩緩往前而來。

    車架如同黃金打造,泛起一層層金色光輝,其上豎起一旗,旗上有神風二字。

    拉車的異獸各有三頭,形似虎狼,又比虎狼更為兇悍,鼻息呼吸之間,有一層層白霧吐出,長相可怖,渾身覆滿五彩鱗片,頗為神駿。

    此番,車駕之中,緩緩伸出一只手,那只手輕輕擺了擺,隨后,所有的騎兵像是收到了指令一般,從四面八方,一起朝著村落挺進而去。

    騎兵像是蝗蟲,所過之房屋盡毀,百姓皆殺。

    登時,整個村子一片慘淡,慘叫聲接連響起,村民四散逃逸,滿是惶恐,卻依然無法改變死亡的結局。

    血染紅了地面。

    覃啟凡等人面色煞白,渾身戰栗,身上的勁氣徹底澎湃,凝聚起虛影,護在周身。

    只是眼前這些騎兵好似完全沒有看到他們這些躲在廟宇之中的人一般,沒有騎兵進入此地,也無人看這邊一眼。

    殺氣如潮。

    不多時候,村子中間,有鐵騎從屋子內帶出一個女童。

    女童臉色煞白,渾身顫抖,她在努力掙扎,哭嚷著拍打騎兵的盔甲,只是只是徒勞。

    有男孩從后面追了出去,踢打著騎兵的身子,抱著騎兵的腿,摸爬滾打,甚至用牙去咬,試圖救下那個女孩。

    但是失敗了。

    騎兵腳步微微一動,就將他踹出去老遠。

    小小的身子撞擊在籬笆墻上,墻面撞碎,他顫抖著爬起來,又沖上去,又被踹飛。

    如此,循環往復,傷痕累累。

    “我們要不要幫忙?”

    葉月語氣顫抖,她已經認出來,那邊的兩個孩子,是之前在街上,那個買糖葫蘆的兩人。

    現在,小男孩渾身上下,早已遍布傷痕,他近乎于無法站立,可還在倔強的往前爬,試圖去抓住那個被抱走的小女孩。

    “我們……”

    覃啟凡正要說話,忽而面色一變。

    所有人這才看到,不知道什么時候,林亦已經一步往前,踏了出去。

    “別去!”

    覃啟凡喊了一聲,可林亦充耳不聞。

    “這個家伙!”

    蔣荷神色同樣一變,沒想到這個時候,林亦居然敢走出去!

    眼前所面對的,可是那數不盡的鐵騎!

    這種鐵騎所佩戴之甲胄和乘騎的戰馬,更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東西!

    “怎么辦!”

    有人開口問著,面色焦急。

    “你們留在這里,我去,如有意外,想辦法突圍!”

    覃啟凡一把將正要沖出去的葉月給拉了回去,再三囑咐,隨后一個健步,入了雨中,跟上了林亦的步伐。

    林亦步履不急不緩,神色漠然的看著周圍的街景。

    天空中的雨水潑打在身上,泛起一層層的涼意,冷風吹起,更有幾分刺骨之感。

    路旁,是碎裂開來的房屋和被鐵騎無情踐踏而慘死的村民。

    腳畔的雨水早已成了紅色。

    “你瘋了不成!”

    覃啟凡快步跟到了林亦的身旁,眼見著一個鐵騎正好是走了過來,覃啟凡面色驀然一變,身上勁氣暴漲,以虛影之力,猛地朝著那個騎兵一擊而去。

    然而,就連意想之中的轟鳴之聲都不曾傳來。

    無金石交戰的聲響。

    覃啟凡面色驟然一愣,他剛剛分明沒有半點打擊到實體的感覺,勁氣如同泥牛入海,徹底消弭不見,四散開去。

    “天地蒼茫孤寂,人這一生,所追所尋,為何物。”

    林亦耳鬢黑發飛揚,眼眸平淡,腳步不曾停下,行走在兇悍的鐵騎與驚慌慘叫的村民之間,任憑周圍尸山血海,斷壁殘垣,不曾移動半分視線。

    那邊的葉月眾人,所有人,所有的視線,聚焦在林亦的身上,望著那黑發在空中狂舞的少年,看著他修長的身形,忽而讓他們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林亦腳步不休,站在橫趴在地上,傷痕累累的男孩身旁,低頭,看著他已經虛弱不堪的身子,隨后轉眼,看向被鐵騎所抱起的那個女孩。

    女孩被鐵騎抱往車架所在之地。

    車上車簾掀起,那只手在女童額頭輕輕點化,掙扎的女童就此安靜,像是徹底睡著,再不掙扎。

    鐵騎如潮水般退去,離開時,留下在雨中不曾熄滅的火,帶走了女童。

    如同死去的男孩躺在地上。

    天地變化,日復一日,直到第三日,男孩這才緩緩蘇醒。

    他攥著拳頭,咬牙切齒,仰天發出痛苦的悲鳴。

    神風朝廷安溪縣,自此除名于世。

    林亦靜默的看著那個悲鳴著的孩童,拖著一副傷痕累累的軀體,緩緩朝著鐵騎離開的方向,蹣跚而去,步履艱難,速度極緩。

    可一步一步,從近到遠,直至行走到目之所及的遠方,再不可見。

    “這一切到底是什么情況?”

    覃啟凡還未能從這一切的一切中回過神來。

    葉月等人已經從廟宇中追了過來。

    “你沒事吧!你怎么能一個人貿然沖出來!會死的!”

    葉月焦急,卻又忍不住對林亦一陣責任。

    蔣荷等人更是心有余悸的厲害,這一切簡直太過驚心動魄,就連身旁,在那些被火焰焚燒過得村落中,都可以看到村民的斷肢殘骸。

    甚是可怕。

    “我怎么感覺,像是看電影一樣?”葉月忽而開口,所有人默不作聲,他們也無法解釋這一切到底是什么。

    “這是殘留于此的神念。”

    林亦語氣淡淡,眾人聞言一怔,他們齊齊看向林亦。

    “神風朝廷,光耀一世,無可匹敵,皇族更是窮極天下之資源,強者如林,但是總歸是被滅了。”

    “剛剛離開的那個孩子,不出意外,便是之前三首巨蛇所盤繞,書有忘古二字石碑所指之人。”

    “我說的,對與不對?”

    林亦說完,眸光平淡,轉身,視線望向那座廟宇。

    葉月等人心底一驚,盡數順著林亦視線看去,隨后,心底猛地跳了一跳。

    不知什么時候,那座廟宇跟前,有人靜靜而立,如遺世而獨立,渾身上下,纖塵不染。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