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 > 第226章 造個狗籠,再關起來。

第226章 造個狗籠,再關起來。

 熱門推薦:
    薄夜笑得諷刺,“你既然都說我殘忍了,我覺得我不做點事情,也挺對不起你喊我這一聲‘殘忍’。”

    唐詩用力甩開他,薄夜將她雙手都抓住,隨后女人尖叫一聲,“放開我!”

    身體被人重重摔在沙發上,她的雙手被薄夜直接扯了衣領綁起來,在身后打結。

    男人的臉上帶著令她覺得無比恐怖的暴怒,“唐詩,現在就求我!我考慮放你們一條生路!”

    “你瘋了是不是!”唐詩想翻身坐起來,被薄夜死死按住,“你的自我滿足感是不是無處安放了?你以為我還是當初那個傻傻喜歡你的我嗎!”

    聽到她說這種話,等于在誅薄夜的心,他眼睛都紅了,“唐詩,我這里從來不是你可以撒野的地方!”

    唐詩被他頭朝下按在沙發上,后腰上的襯衫被掀起來,便露出一截細細的腰部,以及……那個花體的英文名紋身。

    nightare

    每個字,都融入她的皮膚和血液。

    日苯有個同樣叫做nightare的樂隊,翻譯過來叫做噩夢樂隊。

    唐詩覺得,這個名字,真的已經成為了她的噩夢。

    薄夜盯著那串英文名,所有的動作都停下了。

    時間在這一刻變成了一個點,又因為靜止了所以無限延伸,呼吸聲暫停,脈搏跳動放緩,他瞳孔渙散又一點一點緊縮,直到——聽見唐詩的哽咽。

    她說,“不要用你的手碰我的紋身!”

    薄夜像是觸電一般將手猛地收回來。

    他錯愕地盯著自己的手指,那上面還殘留著溫熱的觸感,他不知道自己這是怎么了,光是看見唐詩身上有他的名字,就不受控制……

    那是她曾經愛過的證據,到現在卻只是一個可笑的笑話。

    唐詩紅了眼眶,“放開我。”

    薄夜在那一刻被拉回神,整個人從沙發上站起來。

    這陣子,他一直不能理解自己是怎么了,看著唐詩遠去,看著唐詩身邊另有他人,他每一天都過得像是在地獄里一樣。

    他不能忍受一個女人對他的生活帶來如此大的影響力,這甚至已經讓他有了危機感。

    只是一個玩具,可以隨意丟棄的,為什么……會難過成這樣?

    薄夜怔怔看著唐詩的臉,所有的心情在看見唐詩身上紋身那一刻,沸騰——又冷卻,凝固成冰冷的血液。

    他一方面欣喜,欣喜唐詩曾經為他做到了這個地步,一方面覺得渾身寒意——那個可以將他的名字紋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到底……被她藏到哪里去了呢?

    為什么現在她的眼里,一丁點,情愛都看不見呢。

    薄夜用力捏住唐詩的臉,“求我啊!說,你還愛我——!”

    只要她說,只要她說出口……

    可是唐詩笑了。

    “愛?薄夜,我的愛已經被你親手摧毀了。”

    那一刻,萬箭穿心。

    薄夜松開她,又像是怕失去一般,再次狠狠抓住她,將她整個人翻過來,男人在暴怒中欺身而上,精致俊美的臉染著一層冰霜,無比可怕。

    “如果你是為了想讓我屈服于你,大可不必花這么多力氣!”唐詩眼角還帶著淚,她沖薄夜笑得嘲諷至極,“你直接打造一個狗籠子把我關起來不是很好?薄夜,你眼里容得下任何人,偏偏容不下我!”

    她膽子越來越大了,竟然用這種話來刺激他!

    “你別以為我做不出來。”薄夜一根根收緊了手指,她現在敢用這種話刺激他,不就是因為薄夜再也沒什么可以威脅到她的了嗎!他早就在她面前輸的一塌糊涂,連兒子都失去了!

    “我告訴你,你可以再試試繼續刺激我,我現在沒有什么在乎的,我什么都做得出來!”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