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 > 第346章 若想回頭,我在等你。

第346章 若想回頭,我在等你。

 熱門推薦:
    他這輩子沒有特別想要過什么,因為他想要某件東西的時候,隨隨便便就可以得到,甚至會有人排著隊送上來。

    但是唯獨對于他們這對母子,薄夜沒有辦法做到放下。

    大概就是應了那句話,當初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被偏愛的都有恃無恐。薄夜是唐詩心尖上那個最重要的男人的時候,他肆意浪費她的所有愛意,到后來……終于無能為力。

    唐惟沒說話,掏出小手機給自己媽咪發了個消息,說是遇見了一個很好玩的外國友人,要陪他玩一會,唐詩沒起疑,這邊已經不是白城,加上克里斯也在附近,就由著他去了。

    唐惟放下手機,隨后用手揮了揮,讓角落里的服務員過來,他往薄夜對面的椅子上一坐,在男人詫異的目光里,對服務員說道,“一杯oldfashion,另外一杯莫吉托。”

    服務員輕聲應下,后來兩杯酒端上來,唐惟把莫吉托放在自己面前,另一杯淺金色的酒推到了薄夜的手邊。

    唐惟吸了一口檸檬味的莫吉托,“我們聊聊吧,聊完所有你想交代的事情。”

    薄夜愣住了,沒想到唐惟會做出這種事情。

    “不說嗎?不說我就走了。”唐惟對著薄夜道,“趁著我媽咪還沒發現不對勁的時候,把你想說的話就一次性說完吧。”

    他這意思是,說完之后,大家就好聚好散吧。

    薄夜喝了一口oldfashion,嗓子有些啞,“惟惟,犯錯是那么痛苦的事情嗎?”

    “犯錯?”唐惟聽著薄夜的開場白,“我想您弄錯了一件事情,痛苦的不是犯錯的人,是被迫承受所有錯誤懲罰的人。”

    薄夜心口狠狠一抽,他在想當時的唐詩遭遇的絕望,跟現在的自己比起來,或許現在的他只是她痛苦當中的幾分之一而已。

    “如果一個人,做錯了事,拼命去補償,會得到結果嗎?”

    “您從根本上就錯了。薄少,您不該如此自負,所有的事情都不是你付出了什么,就能得到什么。因為我們不是機器,是活生生的人。你該明白的,感情里從來沒有等價回報,這件事從一開始我媽咪就知道了。”

    唐詩花費了五年,一個人的努力,卻怎么也填不滿兩個人的婚姻。

    現在的薄夜就像過去的唐詩,所有當初犯下的錯,現在都已加倍的姿態償還。

    “我沒什么想說的……”薄夜最后笑了笑,那眼眶微紅,“唐惟,我知道對你們來說,有些解釋已經是沒有用的,但是我起碼想把自己的心意傳達到,接不接受是你們的事情,我只想告訴你們……”

    男人深呼吸一口氣,閉上眼睛爾后緩緩睜開,漆黑的瞳仁一動不動盯著眼前的男生,他輕聲呢喃,“我明白我犯了錯,你們給我判無期徒刑都行。所有的報復和懲罰我都一一接受,這是我欠你們的。但是惟惟,若是想要回來……我就在原地等你們。”

    唐惟不其然被薄夜這句話激得眼眶一紅,原本咬著杯子里的管子在慢慢地吸,現在連管子都不咬了,眼里帶著震驚。

    “我的話就到這里。沒錯,我是為了你媽咪才追來舊金山的,我不知道要怎么辦,也不想放你們走,我不會做出任何對你們生活造成影響的事情,你們可以繼續自由自在地生活……”

    他明白了,有些時候,強勢的手段根本換不來任何的回應,只有放他們自由,才能夠彼此都好過。

    可惜這個道理領悟得太晚,大夢一場醒,舊人已不在。

    薄夜走之前終于嘗試著摸了一把唐惟的臉,小孩子柔嫩的臉蛋被他一碰就燙起來,唐惟也在緊張,男人瞇眼笑了笑,“或許是我從前的方法不對,對你不好。可是唐惟,在血緣關系上,你是我的兒子,我永遠都因為你驕傲。”

    唐惟捏著莫吉托的杯子,手都在哆嗦了,薄夜付了錢走了,挺拔的背影帶著一貫的孤傲,可是唐惟覺得,薄夜的背影,看起來很寂寞……

    薄夜是在第二天的時候就離開了舊金山,回到白城的時候,林辭在下面接機,一臉擔憂,“薄少,您終于平安回來了……”

    薄夜有些想笑,林辭這個態度就像是幾歲的小孩子出門去隨后家長倍兒擔心,日思夜想睡不著覺的樣子。

    “公司這幾天怎么樣?”

    “可以,對了……老夫人回來了。”

    “奶奶?”

    薄夜皺了皺眉頭,“她來我的公司找我做什么?”

    “我不知道。”林辭回答地很誠實,“好像是有人找了奶奶,所以奶奶就過來找你了。”

    什么事情會驚動到安度晚年的奶奶?

    薄夜抱著疑惑去了一趟公司,把一些沉積的事務解決完畢后就匆匆回了薄家老宅,走進去就聽見他母親岑慧秋在哄他的奶奶。

    “哎呀,媽,夜兒都多大了,自己的事情一定能自己解決……”

    “我不管!”薄老夫人用力震了震拐杖,“他今天不把事情說明白,我非得被他氣死不可!”

    薄夜走進去就聽見自己奶奶語氣這么嚴重,立刻迎上去,“奶奶,我聽說你去我公司找我?”

    “乖孫,過來給奶奶看看。”薄老夫人坐在那里,不失威嚴,眉毛死死皺起來,“你最近有沒有什么事情瞞著奶奶?”

    薄夜愣住了,想著除了唐詩的事兒,也發生別的什么事情,奶奶怎么就發這么大的火?

    他張了張嘴巴,“奶奶,您是聽誰傳小道消息了?哪家報社又亂寫了?”

    “你少在這里給我放煙霧彈!”薄老夫人氣狠了,又震了震拐杖,“前幾日有個女人上門,帶著一個小女孩,說是你的女兒!還說她……是之前死掉的安謐,你這是都干了些什么事兒,奶奶要被你氣死了!”

    女兒?!安謐?!而且是前幾日?

    薄夜想起安謐當時的表情,整個人都愣住了,她……她不是說孩子沒了嗎,不是說自己不敢出面嗎?怎么又突然間找上了他的奶奶?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