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 > 第400章 挑撥離間,不安好心!

第400章 挑撥離間,不安好心!

 熱門推薦:
    就像今天這次被薄老夫人刺激。

    薄夜倉皇看著自己的好友,被他強行拽著去了辦公室,隨后江凌拿出那些止血藥膏,看了眼薄顏手腕處的傷口,用鑷子夾著酒精棉球幫他把血都擦了。

    “疼吧?背上的傷還沒好呢,又給自己一刀。”

    江凌皺著眉,“跟誰學的,自己傷自己。”

    薄夜搖搖頭,“我沒辦法,那種情況下我真的沒辦法。又不可能真的對我奶奶動手,可是……可是我也要保護他們啊。”

    “你奶奶真的過分了。”

    一提到這個江凌聲音冷了下來,“簡直是太過分!就這樣鬧上醫院來!唐惟也是你的兒子啊,她怎么說動手就動手!”

    薄夜沉默,任由自己的好朋友罵他的奶奶,后來處理好傷口,江凌才停止指責,“算了不罵了,反正她也活不了幾年了。”

    薄夜笑了笑,“你怎么這么著急?”

    “我能不著急嗎!”

    江凌拍著桌子,“當時那情況再發展下去就要變成殺人案了都!你看看唐詩他們母子倆多慘!你奶奶還要再來插上一刀,簡直不是人!”

    薄夜沒否認,只是沉著聲音道,“我覺得我的罪孽又深重了。”

    江凌覺得他有點可憐,只能拍拍他的肩膀,“唉算了,我也不說了。你慢慢來吧,先把唐詩的抑郁癥治療好,不然這就是個隱形禍患,指不定哪天她又被誰刺激了,想不開了呢?”

    薄夜沒否認,這個年過得實在是糟心。

    明明是大過年,卻沒有一丁點過年的氣氛,甚至出現了這種……令人心寒的事情。

    幾個小時后,傳來薄夜的奶奶醒來的消息,江凌問薄夜要不要去看看她,薄夜當做沒聽見一樣,只是問,“唐詩醒了沒?”

    “還沒呢,鎮定劑藥效沒那么快過了。”江凌對著薄夜道,“不去看看你的奶奶?”

    薄夜的表情幾乎是在一秒鐘之間就冷了下來,尤其是那眼神,江凌立馬閉嘴,“當我沒問,好吧。就怕你到時候還要去陪你的奶奶,那唐詩不就是白受了委屈。”

    “我不會再讓這種事情發生。”

    薄夜跟著江凌來到了唐詩的病房門口,看見女人安靜蒼白地躺在那里,他眼底一片深痛。

    “我已經欠了太多了,不能再讓她對我繼續失望了。”薄夜自顧自喃喃著,“或許她本就對我也沒抱有期待,其實……我不想再讓自己變成過去那種人。”

    江凌覺得他們之間這段孽緣實在是太痛苦了,旁觀者看著都揪心,只是語言太蒼白,他也沒別的力氣勸說薄夜,只能陪著他一起等。

    “好,那我們等唐詩醒過來,你去找她好好說說,然后,帶著你奶奶給她道歉。”

    薄夜垂下眼睛,“道歉不夠。”

    怎么都不夠的。

    江凌拍拍他,“兄弟,明白你想要彌補唐詩的心情。但是你奶奶現在除了道歉什么都給不出,惟惟的耳朵還沒個下文呢,一步步來,唐詩總會心里好過點。”

    薄夜沉默無聲,站在唐詩的病房外面,卻感覺像是隔了一道天塹,他這輩子都無法跨越。

    薄老夫人醒來的時候,察覺到病床旁邊只有安謐一人,立刻氣得臉色直變,安謐見她動氣,怕她又暈過去,轉著輪椅上前安撫她,“奶奶,您別氣……”

    “夜兒呢?”薄老夫人直勾勾看著安謐的臉,“夜兒在哪兒?他奶奶都住院了,怎么不過來看一眼!”

    安謐故作小心翼翼,實則是為了挑起老太太的怒火,裝模作樣道,“夜哥哥……去,去看那個女人了,他沒來看您,奶奶,您別傷心,夜哥哥一定只是被那個女人迷惑了眼……”

    她說著說著還挺委屈,像是替奶奶不值,“沒關系,我還在呢,奶奶,我陪著您。”

    薄老夫人沒聽進去后半句,只聽見了前半句,在她腦子不停地響。

    她的乖孫去陪那個賤女人了,連她被氣得住院了,都不來看一眼!

    薄老夫人幾乎是被氣到說話都說不順長了,“那個該死的女人!”

    安謐一看自己的挑撥離間有效果,心中暗喜,面上卻還是那副難過的樣子,“奶奶,夜哥哥會看開的,他遲早會知道還是自己的家人最重要的。”

    薄老夫人這才臉色稍微好轉,拍了拍安謐的手,“還是你嘴巴甜會說話。”

    安謐立刻搖頭,楚楚可憐道,“不,奶奶,這都是安安的心里話。夜哥哥只不過是一時半會走上了歧路,奶奶您別跟他生氣。他肯定會自己明白的,畢竟是您的孫子呀。”

    這話說的像是在幫他們兩個說和一樣,顯得她煞費苦心想要維持家庭和睦,薄老夫人深呼吸一口氣,才將心頭的氣憤壓下去,接著安謐的話說道,“對,你說的沒錯,只是一時的。他還是我的乖孫。”

    薄夜不可能被唐詩騙得團團轉!

    后來安謐繼續陪著薄老夫人說話聊天,抽空還讓下人去蹲了一碗雞湯給她喝,薄老夫人面色逐漸好轉,絲毫看不出來像是被氣到住院的人,倒是另外病房里的唐詩臉色慘白,越來越瘦,薄夜看著都心疼。

    “你喝點兒行不行?”薄夜手里拎著一個保溫杯,“我媽燉的蹄髈,都是膠原蛋白,她說你吃了能長肉,現在真的太瘦了。唐詩,我怕你撐不下去。”

    唐詩只是笑,那笑意諷刺,瘦削的臉上唯有一雙眼睛亮得如同刀刃上的寒光,“薄夜,你少編那么多廢話來騙我。”

    薄夜沒說話,把保溫杯放在一邊,手腕上還纏著紗布,唐詩觸及到那個紗布,視線像是被刺痛了。

    意識回籠的時候,想起混亂的當天,薄夜拿刀抵著自己手腕,以死相逼。

    唐詩心頭刺痛,而她只是笑笑,看著眼前的男人,“薄夜,不要費力氣了。我不想碰你們家的東西。”

    薄夜只能順著唐詩的性子來,“你就當這不是我們家的,是江凌帶給你的好不好?”

    唐詩看了眼縮在角落里一直不說話的薄顏,這個小姑娘從那個時候開始就一直等在這里,安謐似乎忘記了她的存在,只顧著討好薄老夫人,將她一個人丟在唐詩的病房里。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