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 > 第573章 吃著碗里,看著鍋里。

第573章 吃著碗里,看著鍋里。

 熱門推薦:
    石婳被唐惟幾句話氣得說不出話來,最后咬牙切齒反擊,“你父親現在是單身,什么叫小三?我破壞你的家庭了嗎!”

    薄夜臉色劇變,倒是薄夜喊了一聲,“夠了!”

    石婳嚇了一跳,“夜哥哥你……”

    薄夜心說還有一個安謐沒解決呢,怎么又跑出來這個女人?

    “他的確是我兒子。”薄夜上前,走到唐惟身邊,和他站在一起,隨后才看著石婳,“所以收回你剛才那些沒有禮貌的話。”

    石婳咬著下嘴唇,像是受極了委屈,“我一開始不知道……”

    “沒必要知道。”唐惟甩開了薄夜的手,諷刺地看著薄夜笑,“我對于有這樣一個父親,也是很頭疼呢。”

    薄夜回過神來,被自己兒子的話刺得心口泛疼,可是唐惟后來簡短迅速地和林辭以及薄夜打了個招呼,就轉身就走。

    他原本可能是看見了自己,來找自己聊天的吧……但是又因為看見了石婳,所以扭頭就走。

    唐惟回去攝影棚里的時候還是一臉怒意,唐詩正好結束了一整期的海報取景,過來喝水的時候看見唐惟鼓著個腮幫子,氣鼓鼓的明顯是和誰有了矛盾。

    “怎么了?”

    唐詩下意識問道。

    唐惟惡狠狠地說道,“我真是瞎了眼!”

    唐詩喝著水一嗆,又笑道,“小小年紀說這種話干嘛?今天沒誰惹你吧?”

    “有。”唐惟想開口說薄夜,可是看見唐詩的表情又愣住了,緊跟著小男孩又把聲音放輕了,“反正我……我覺得我看錯了人。”

    “嗯?”唐詩皺了皺眉,敏感察覺到了什么,“和薄夜有關系?”

    “對的。”唐惟總算沒幫著薄夜瞞下去,“我又看見他和一個女人親熱來往了!”

    心口只是微微一刺,也沒了別的感覺。

    原來這就是放棄期待的感受啊。

    唐詩目光放空了,無聲地笑了笑,隨后將手里的礦泉水遞給唐惟,看他咕嘟咕嘟喝了好多,“沒關系啊,這和我們無關。”

    唐惟撅著嘴巴紅著眼睛,“我以為他會好好對待你的。”

    手里被捏緊的礦泉水瓶發出刺耳的聲音,他喃喃著,“我以為……我以為媽咪下半輩子,會有人照顧的。”

    唐詩眼眶一熱,“好了,薄夜本就沒有答應過我們什么,我和他都是自由身。唐惟,不要用你的想法去束縛別人,對他有什么期待;也別讓你自身被期待所束縛。”

    她說的話,像是大徹大悟。

    唐惟沒吭聲了,隔了好久尤金和克里斯進來的時候,一人給了他一顆薄荷糖,“哎喲,哭鼻子啦?”

    唐惟哭鼻子可是少見。

    可是他總不能說是因為對薄夜太失望了導致自己很傷心吧?于是搖搖頭,“沒有。”

    “我都看見了。”克里斯輕聲道,“當時我就站在不遠處,看見了你和薄夜之間的事情。”

    唐惟眼里都是失望,“再也不想要相信薄夜什么對我媽咪好的鬼話了!”

    克里斯笑了,“對,全世界的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除了我!”

    唐惟過去和克里斯手牽手,“晚上我們出去吃東西吧,我想換個心情。唉,虧我還重新開始覺得薄夜在慢慢變好呢。”

    “你還是小孩子,大人之間很多感情經歷你是看不明白的。”克里斯看了眼外面,或許薄夜還站著,“很多時候,有些事情不是你表面上看起來的樣子。”

    “但是既然已經有了表面上的樣子。”唐惟迅速接上,“就證明一定是有聯系的。”

    “……”克里斯覺得這個小孩子的思維邏輯已經到了一種他們成年人都跟不上的地步。

    大廳外面,石婳全程纏著薄夜,恨不得拉著薄夜去展示一圈,給他們看看她身邊的男人。

    薄夜再度甩開,“我沒說要當你男伴陪你逛公司吧?”

    石婳一臉無辜的樣子,“你沒有拒絕……”

    “我也沒答應啊!”薄夜差點抓狂了,這他媽牽著自己跟耍猴似的讓人觀看,當他是傻子嗎!

    干脆利落喊上林辭扭頭就走,石婳在身后追,“夜哥哥,你等我一下——”

    “s!”薄夜喊了一聲,“到此為止,我失憶過,不認識你了,所以你別來跟我談以前。”

    “失憶了?怎么會失憶?”不說還好,一說這個女人就更加煩人了,林辭在一邊都看不下去,怎么一個個跟唐詩的反差對比就這么大呢!

    正巧這個時候姜戚挽著韓讓出來,打算和開發商提前商討一下之后電影節的流程,結果就看見了有個女人抓著薄夜的手臂不肯松開。

    “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姜戚不屑冷笑,“可別讓唐詩看見,不然連朋友都沒得做。”

    姜戚這聲嘲諷讓薄夜等人都聽見了,薄夜表情一僵,還想解釋,旁邊石婳就開口了,“你又算什么東西,挽著男伴還過來打我男人主意,你才是吃著碗里瞧著鍋里吧!”

    姜戚當場就怒了,連著韓讓都想發飆了,姜戚先他一步出聲,“什么叫我打你男人主意?薄夜是你男人嗎?薄夜估計連你名字怎么寫都不知道!”

    薄夜心說我還真不知道怎么寫。

    “何況這是我男朋友,我還看得上薄夜?薄夜多好啊鑲金了吧?你以為我像你,裝單身勾搭大佬一個接一個,你看薄夜樂意搭理你么?薄夜倒追唐詩的時候,你是不是還要跟在屁股后頭撿漏啊!”

    石婳被姜戚一張伶牙俐齒的嘴氣得說不出話來,姜戚嘲諷地笑,小樣,你姐姐我當年做秘書出去談生意干架的時候,你都不知道在哪旮沓里蹦跶呢!

    還敢來先聲奪人,真是不知道自己的分量。

    唐詩出來的時候,就正好看見石婳氣急敗壞要上去抓姜戚的動作,她喊了一聲,上前一推,石婳的指甲就直接劃在了唐詩的臉上,薄夜這次動了氣,“唐詩!”

    石婳口不擇言,“怎么又來一個?你們賤人都是一起幫忙的吧?正好,我統統一起收拾了!”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