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 > 第639章 先聲奪人,故作委屈。

第639章 先聲奪人,故作委屈。

 熱門推薦:
    連著在走廊里的薄夜和石婳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給嚇到,唐詩一臉殺氣地走出來,細長筆直的腿下一雙高跟鞋踩得人心惶惶,一身旗袍如同女王君臨天下,隨后一步步走到摔在地上的肖赫天面前。

    肖赫天還沒反應過來這是發生了什么,感覺上一秒還壓在唐詩身上,下一秒就直接……被踹飛到門上連著門一起摔了出去……

    唐詩微微彎腰,一把抓住了肖赫天的衣領,那表情頗有些冷笑的意味,節骨分明的手指根根收緊,“我說過數三下最好放開我……”

    她這話明明是笑著說出來的,可臉上的表情卻如同千軍萬馬呼嘯而來,讓肖赫天的瞳孔狠狠縮了縮——他,居然在害怕這個女人……

    唐詩發出一聲不屑的嗤笑,一把松開肖赫天的衣領,肖赫天又不留神差點摔回去,用手掌撐住了地,“唐詩你……”

    唐詩高傲的站起來,眼里的冷光如同在看一條狗,纖細的眉梢尾端帶著一種冷嘲。

    她拉了拉唇角,凌亂的發型襯托下愈發有一種不羈的美感,“肖赫天,我不介意你跟我魚死網破。這種事情我不會容忍第二次,所以做好準備……”

    唐詩頓了頓,一字一句,你,等,死,吧。

    隨后女人當著他們幾個人的面,甚至不顧還半靠在墻上的肖赫天,撣了撣身上的灰塵,將禮服重新理好,仿佛肖赫天的觸碰有多骯臟下賤一般。

    隨后她抬頭,眼神冰冷,看都不看肖赫天一眼,直接從休息室門口離開。

    那干脆利落的作風連著薄夜都一驚,似乎眼前的女人的確和他曾經印象中的不同了……

    她再也不是那個被唐惟和他保護在背后,無知而又無辜活著的女人了。

    她的肩膀已經可以足夠撐起半邊天,在這種處于弱勢的時候輕輕松松扭轉,然后足夠震懾住對方。

    肖赫天立刻上前抓住唐詩的手,“你這女人是不是瘋子?不就摸你幾下——”

    話音未落,唐詩反手一個耳光直直打在肖赫天臉上!

    石婳發出一聲尖叫,薄夜上去抓了一下,“等下你們——”

    肖赫天偏著半邊臉,完全沒想到被唐詩會這么直接地一耳光打在臉上!

    再后來肖赫天回神的時候,所有的情緒被憤怒撕碎,想要上前給唐詩一個教訓,結果肩膀被薄夜死死抓住!

    回頭,他才發現薄夜眼里的寒意竟然和唐詩一模一樣!

    石婳瑟瑟發抖,想趁著現在逃走,但是薄夜一個眼神,她就被嚇得不敢動。

    石婳的尖叫聲引來了好多人,一時之間無數人跑過來圍觀,肖赫天臉色巨變,事情要是鬧大了,到時候大家臉上都難看!

    他咬牙切齒,“唐詩,你別給臉……”

    “誒。”唐詩吹了吹自己的手,模樣頗為輕佻,像是沒把肖赫天放在眼里,“你都不要臉了,我還給你什么臉?說吧,想怎么解決,給我個五百萬封口費,還是現在當著大家的面道歉?”

    肖赫天沒想過唐詩的態度能這么囂張,一股氣血直充腦門,巴不得沖上去把這個不識好歹的賤女人當場掐死,可是薄夜現在按著他,他竟然動彈不得!

    薄夜笑了,“唐詩,你什么時候這么流氓?”

    唐詩也學著薄夜的笑,“肖赫天能做出這么不要臉的事兒,我自然也得跟緊他的腳步,這不,大家都來看了,怎么樣大明星,被注視圍觀的感覺如何?”

    耳邊開始響起一陣陣竊竊私語,圍繞著肖赫天和石婳兩個人肆意響起,唐詩站在那里,等人多了,忽然間又變了表情,楚楚可憐,守門的工作人員和福臻進來的時候,唐詩還在抹眼淚。

    福臻一看,我擦嘞,誰他媽把唐詩弄哭的?!站出來打死!

    立刻問了一聲,“怎么回事?!”

    唐詩揉著眼睛,聲音哽咽,“我沒想到肖肖……肖肖會這樣……”

    肖赫天氣得差點一口血噴出來,剛剛還囂張得二五八萬的女人現在怎么就換了一張受委屈的臉?打人的時候怎么不這樣?

    可是唐詩委屈得煞有其事,“我只是一個人在后臺休息……然后肖肖進來,還把門關了,我想出去,不知道為什么門打不開,外面石小姐站著,她不讓我出去,然后……然后……”

    雖然說的每個字都很無辜,可是組合起來這意思,事情可就大了啊!

    福臻分分鐘變了臉色,看向自己嚇得六神無主的表妹,“你有沒有腦子?”

    肖赫天精蟲上腦,石婳居然還幫襯著肖赫天?!

    石婳哆哆嗦嗦,“不是個表哥,我……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我……”

    “當時就是石小姐對我說的。”唐詩頓了頓,看樣是無心,說出來的話卻把石婳打入地獄,“她,她要我身敗名裂……”

    薄夜把臉扭過去有點想笑,可是不行,現在唐詩正在發揮影后一般的演技,他不能露餡。

    只是想想唐詩也有這么八面玲瓏的樣子,讓他還覺得有些小驚喜。

    起碼這個女人不會再受委屈了,懂得省時奪度保護自己了。

    福臻看了一眼肖赫天,他臉上還有巴掌印,這可是要出場的重磅明星的臉,實在是棘手,剛想說什么,唐詩又一下子把責任搶了過去,“是我打的肖肖,是我太害怕了,沒有控制住……對不起……我下次再也不會了,真的,你臉還疼嗎?”

    她還大言不慚地說了一句對不起!

    肖赫天氣得哆嗦,一個字都講不出來,那眼神狠狠盯著唐詩,恨不得把她撕碎。

    福臻站在那里,深呼吸一口氣,果然石婳這個女人到哪兒都能惹事,現在連肖赫天都被牽連了,他道,“肖肖,唐詩說的是真的嗎?”

    肖赫天臉色一僵,唐詩先聲奪人占盡了弱勢的一方,導致沒人關注他身上的傷,第一次遇到這么棘手的女人,只是再能鬧,也不過是個女人,星光傳媒總不至于為了個女人和自己撕破臉吧?

    于是他道,“福總,這事情……沒必要吧?”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