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 > 第660章 故意派他,往死里打!

第660章 故意派他,往死里打!

 熱門推薦:
    唐詩滿意的看著這個震懾效果,輕輕揮舞了一下棍子,那個黑衣人瞪大了眼睛看著她,像是條蟲子一樣往后拱去,正巧這個時候有人開門,唐惟推門進來,就看見地上一個巨型黑衣人在不停的蠕動,他那溫柔美麗的母親正揮舞著棍子,眼看就要打上去了——

    出于人道主義,善良的小唐惟喊了一聲,“住手!”

    唐詩扭頭看了一眼,“呀,寶貝你放學回來啦?”

    “怎么了這是?”

    唐惟上去,那個黑衣人對著唐惟兩眼流下面條寬的眼淚,唐惟一看他的著裝就皺起眉頭,好像是個壞人?

    “他,想要把你媽迷暈,圖謀不軌。”姜戚言簡意賅地一句話道明了主題,黑衣人眼淚嘩嘩流,大姐我只是想迷暈她帶走給福少,我哪兒敢圖謀不軌啊!

    唐惟一聽,臭不要臉的,還敢打他媽咪的主意,小孩子一聲令下,“打!”

    黑衣人嘴巴被封住了,發出一聲歇斯底里的哀嚎,五分鐘后,鼻青眼腫地躺在地上,被他們撕開了嘴巴的膠帶。

    “誰派你來的?”

    黑衣人嘴唇都在哆嗦了,唐詩拿著臺球桌的桿子,隔著不遠,挑起那人的下巴,勾著唇道,“說,還是不說?”

    黑衣人狠狠顫抖了一下,“我說……我全說!”

    這群人揍人真的很疼!他被打怕了!

    十分鐘后,一堆人坐在沙發上,唐詩雙手抱在胸前,姜戚接替唐詩用桿子按在那人背上,韓讓和叢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保持沉默的是唐惟。

    他直勾勾盯著黑衣人,“你確定,你的老大是福臻?你為什么這么容易就背叛福臻?回去后福臻難道不會收拾你嗎?”

    “我確定,我真的……”

    黑衣人兩腿直哆嗦,“我也是被臨時拉來干事的,上頭說只要把唐詩帶回去,就給五十萬……我……五十萬啊……這錢給你你干嗎?”

    “為錢出賣尊嚴還有理了!”姜戚用棍子抽了他一下,然后看了眼唐詩,“福臻?你認識?這名字聽著耳熟……”

    唐詩一字一句道,“就是那個,星光傳媒集團的……老板……”

    不敢相信!

    姜戚倒抽一口冷氣,“等等,為什么會這樣?可是他當初喊你過去的時候,性格還是很好的呀。”

    “知人知面不知心。”唐詩聲音低沉下去,那一眼居然還有點冷酷凜冽,“我以后得和福臻拉開距離。”

    ······

    最終唐詩等人收集完重要消息之后,還是選擇了報警,警察通過監控調查的確有人對唐詩動手動腳,上門抓了人,結果發現黑衣人早就被制服了,就等著警察上門把人帶走就行。

    走的時候警察的頭兒喃喃著,“哎媽呀,這年頭女孩子都成為了女俠,都不用咱出手,只要出面帶人走就行了,真牛逼。我這做警察的都自覺羞愧。”

    小保安跟在后面,“頭兒,也不是人人都能這么厲害的。”

    “哎媽呀,太了。”

    “……”

    一小時后。

    林辭在辦公室里道,“薄少,已經把人提出來了。”

    薄夜微微抬頭,“該說的都說了?”

    林辭說,“嗯。”

    薄夜正在簽字的手一頓,“怎么弄出來的?”

    “就是去派出所保釋啊。”林辭過來看了一眼合同,“出來后又給了他點錢,讓他保密,然后放他走了。”

    薄夜察覺到林辭話里有話,瞇起眼睛,“還有什么異樣情況?”

    林辭咽了咽口水,“就是……就是我們找的那人……被,被唐小姐揍得特別慘,我都有點看不下去了……感覺真可憐,就多給他塞了一萬塊……”

    薄夜愣住了,“被打了?”

    后來想了想,唐詩要是被人冒犯了,按她現在的性子,肯定分分鐘打回去,難怪,他忘記預料到這個情況了。

    薄夜說,“回頭再給點吧,估計被揍得挺狠。”

    林辭點點頭,“對了,關于福臻的事情,該傳達的,都讓他傳達了。”

    “他怎么說的?”薄夜眼里閃過一絲精光,“重點有沒有讓唐詩知道福臻是個壞人,然后和他拉開距離?”

    “說了。”林辭將錄音筆拿上來,“這是他當初口袋里的錄音筆,他把所有的事情和現場的對話都錄下來上交了,保證自己沒有說漏。”

    薄夜挑眉,點開來聽了一遍,倒是還挺逼真的。

    不過聽到唐惟那幾句懷疑的反問,薄夜贊賞地笑了笑,這小子,果然情商高,知道送上門來的也不該全信。

    沒錯,黑衣人是薄夜派出去的,也是他故意找了個貪財的,膽子小的。所以手腳也不利落,隨隨便便酒杯唐詩制服了,之后再裝作害怕的樣子,故意把自己說成是福臻派來的,把福臻所有的底細捅給唐詩,這么一來,唐詩也會對福臻起了疑心。

    畢竟薄夜知道,唐詩這人硬脾氣,你和她當面說福臻不好,唐詩有可能會當做你這是在背后說壞話,只有真的經歷過了什么,才會相信眼前的事實。

    所以薄夜和林辭琢磨了半天,琢磨出這么一個損招兒,雖然損,可是福臻干壞事是事實啊,也不算多損吧,最多也就算他們的傳達方式不走尋常路,傳達出來的內容還是正確的。

    目的達到了就行,剩下的也就是多塞點錢給那個人,平白無故挨了一頓揍。

    薄夜笑了笑,“行,也算是讓我稍微放心一點,不然福臻老是想著接近唐詩,而且偏偏選擇在這種時候接近,我實在是難以相信他的真心。”

    林辭看了一眼薄夜,“您就是吃醋了。”

    薄夜想也不想說,“我又沒吃餃子,吃什么醋?”

    “您就是吃醋了。”

    “我沒有,我嫉妒福臻干嘛?嫉妒他能請唐詩當形象大使嗎?嫉妒他能開娛樂公司嗎?”

    “對的。”

    “……”

    薄夜抬頭看自己的助理,“我說我沒有吃醋,我,沒,有!”

    林辭說,“好呀,那我再告訴你一件事兒,福臻前陣子預約了唐詩出來談談之前飛機失事和非洲的援助計劃。”

    薄夜拍案而起,“攔!給我攔住!”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