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 > 第734章 簡直神童,審核過關!

第734章 簡直神童,審核過關!

 熱門推薦:
    然而沒有人把葉驚棠的警告當一回事,他們甚至是覺得葉驚棠故意找上門來危言聳聽,姜戚躲在韓讓背后,看著葉驚棠無緣無故的闖入,有點害怕。

    害怕當初的噩夢重來,害怕他這一次這么做背后的用意。

    然而事實上,葉驚棠也的確是因為榮南的事情,直接沖過來了——之前只是薄夜和他簡單提到過什么,他并沒有在意。

    當時當榮南聯合星光傳媒開始對他的公司造成影響的時候,葉驚棠一下驚了。

    榮南的身份遠遠沒有之前看起來那么簡單!

    他聽薄夜說過,榮南有故意接近過唐詩和姜戚,所以心里放不下直接趕來了,誰知道姜戚一見面就會是這樣的反應?

    他承認他的確有私心,因為太久沒見到姜戚,所以葉驚棠才會想要親自上門,否則他多的是拌飯來通知姜戚——只是,他似乎想她了,他想見她。

    然而他想念的下場,就是看著姜戚躲在別的男人的懷里,折讓葉驚棠火冒三丈,直勾勾看著眼前的韓讓,“愛信不信,總之我話放這兒了,不把這話當回事,以后除了是可別來囚我!”

    葉驚棠越是憤怒,就越喜歡口不擇言。

    “我們不會出事,你還是好好地當你的大總裁吧,不用來多插手我們的事情。”

    姜戚靠著韓讓的背,堅定地說了一句,“葉驚棠,我一丁點都不想見到你。”

    我一丁點都不想見到你。

    葉驚棠感覺自己的心像是被一束箭刺穿了,不可置信盯著眼前的人。

    他放她自有,迎來的下場居然是她的冷酷無情。

    葉驚棠自然不會反省自己對姜戚造成的所有傷害,他只知道自己給姜戚自有,是他的寬宏大量,姜戚應該小心翼翼捧著,而不是如今這樣蹬鼻子上臉!

    可是現在韓讓擋在姜戚面前,葉驚棠也做不了什么,上門特意來通知一趟就像是自找沒趣,男人咬牙,“姜戚,別給臉不要臉。”

    “同樣的臺詞你說過很多次了。”

    姜戚紅著眼睛笑得凜冽,“在你眼里我反正就是個不要臉的,為什么還要再說這種無意義的話?葉驚棠,你可以回去了。”

    瞧瞧她如今翅膀硬的樣子。

    葉驚棠冷笑一聲,摔門而出,丟下一句好自為之就直接走了——他今天過來就是個笑話。

    姜戚根本不會去多考慮他別的用意,只以為他是來傷害她的!

    倒是葉驚棠走后,坐在房間里的蘇祁一下子瞇起眼睛,榮南的事情他也有從薄夜那里得知,只是榮南突然間對葉驚棠下手,這讓他有點意外。

    為什么會是葉驚棠?

    難道是……因為葉驚棠背后的身份?

    蘇祁覺得這頓飯一下子變得索然無味,有些事情需要和薄夜好好談談,但是唐詩在場,他不能表露出別的情緒,所以只是表情變了變也沒有別的行為。

    姜戚被韓讓牽著手回來的時候,胸口還在起伏,她喃喃著,“我不會再害怕他了。”

    若還是像從前一樣乖乖屈服,那就等于沒有任何改變,辜負了那些對她好的人。

    但是唐惟眼里一閃而過的情緒,和蘇祁的類似。

    小孩子似乎敏感察覺了有什么不對,當葉驚棠也被牽連那一刻,他好像懂了背后主使的用意……

    蘇祁帶著薄顏回去的時候,薄顏很乖地和每個人都說了再見,后來唐惟看著她走,跳下去拉著自己媽咪的手,“我決定了,我一定要去參加海選。”

    是什么使得唐惟一下子改變了主意,忽然間這么堅定地要去參加海選?畢竟他本來也不喜歡張揚。

    只是在面對唐詩奇怪的眼神的時候,唐惟立刻掛上了小孩子的笑容,“我覺得好玩嘛,而且也能給自己爭光,所以才想去。”

    這個理由似乎天衣無縫。

    唐詩沒多說,卻隱隱覺得唐惟似乎有什么變了。

    這一切都是在無聲地潛移默化成轉變的,誰都不曾料想未來會給他們開那么大一個玩笑。

    一周后,唐惟去參加海選的當日是蘇祁帶著他去的,唐詩給唐惟搭配了衣服,將他帥氣的送上了蘇祁的車子,后來到達海選現場的時候,唐惟發覺,這里竟然是星光傳媒的場地。

    星光傳媒之前因為肖赫天的事情股票大跌,如今是想靠著這檔綜藝節目卷土重來嗎?

    唐惟進去面試的時候,蘇祁一路陪著,后來那些人聽說是蘇祁帶來的小孩子,一下子給他開辟了綠色通道,恭恭敬敬迎著唐惟進去,一進去,就看見了坐在里面的面試官。

    中央就是福臻。

    唐惟聽說了福臻的事情以后,就不是很想看見福臻,但是現在不得已還是掛出一副笑臉來,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對著福臻輕笑。

    那一刻,福臻竟覺得這個小孩子虛偽到了成年人都無法匹及的地步。

    年紀輕輕就知道虛與委蛇。

    后來幾個評委團看見唐惟的時候,都是眼睛一亮,覺得這個小男孩的精神似乎很好,眼神也和別的小孩子不一樣,或許是個可造的人才,就開始按照流程走那一套。

    所有的問題,唐惟統統對答如流,甚至連某些哲學方式的問題他都以接下,并且給出符合小孩子思維的,又不缺乏邏輯性的答案。

    眾人皆驚,“請問你……你家的家教是什么樣的?”

    為什么能夠培養出這樣一個可以稱之為天才的孩子?

    福臻也被唐惟眼里的成熟從容嚇到,唐惟的才能已經超出了他們所有人的意料。

    甚至主審官直接拍著桌子站起來,“我決定了!就要你了!迄今為止最令我覺得驚喜的神童!”

    一聽到主審官都這么發言了,剩下幾個紛紛跟著附和,“對啊對啊,不如就你吧,之前幾個都不如你。”

    唐惟站在那里,靜靜接受一堆人的阿諛奉承,小臉上始終掛著坦然,乍一眼看過去,和薄夜的冷靜理智有點相似。

    尤其是其中一個審核官喃喃了一句,“我怎么覺得你長得像一個人?”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