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 > 第745章 斗智斗勇,設計捕捉!

第745章 斗智斗勇,設計捕捉!

 熱門推薦:
    榮南看著那個人的背影走出去,疑惑地皺起眉毛,然而那五官明顯不是薄夜,粗略一看就能看出來。

    他覺得心底似乎有什么隱隱的不安,半夜又找人去打聽國內薄夜的狀況,最后得知薄夜確確實實還在海城的時候,總算松了口氣,走上天臺他給自己抽了根煙,從上往下看下去,覺得內心竟有些許蒼涼。

    每座城市都不會以任何人的離開為單位停下,哪怕一個曾經對社會有諸多貢獻的人死了,那也僅僅是死了,沒有人會為他悼念。

    榮南瞇著眼,抽著煙站在天臺頂端,他在想自己要是從這邊一躍而下,那么國內該亂成什么樣。

    自從生命里對他來說最重要的人死了,他剩下的時間,都只是在還債,還當初頭腦沖動釀成大禍的債。

    抽完了整根煙,背后有女人的聲音傳來,還帶著些許香氣,輕笑一聲,“閣下還在想那人嗎?”

    榮南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轉身去看那個和自己說話的女人,低低喊了一聲,“你來了。”

    “嗯。”

    陸依婷上前對著榮南笑說,“為閣下解憂,是我的本職工作。所以聽說閣下需要幫忙,我就過來了。”

    “是艾斯告訴你的嗎?”

    艾斯是榮南嘴衷心的手下。

    陸依婷瞇眼笑得嬌媚,“是啊,艾斯不可能有事情瞞著我的。”

    “那我可要小心我的第一手下了。”榮南勾唇,上前對著陸依婷張開手臂,“一個擁抱,換你一次出面如何?”

    陸依婷便順從地靠入榮南的懷中,柔軟的手指從他胸膛掠過,揉皺了他的襯衫,顯得曖昧迷離。那張紅唇里吐出令男人醉生夢死的話語——“閣下的事情,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在這個圈子里,誰都知道陸依婷死心塌地等榮南等了五年,然而榮南似乎對她沒有任何感情,每一次,只是在想起來需要她的時候,給予她片刻溫情。

    這樣的男人泰國冷情殘酷,可是陸依婷偏偏就喜歡這樣的。

    她也會在深夜里喝的爛醉如泥,醉眼朦朧倒在艾斯的懷里,問他,“要如何獲得一個男人的心?”

    艾斯沉默,從來都不會開口說一句解釋。

    陸依婷摟著艾斯的脖子,她說,“我可以讓全天下所有男人臣服,卻偏偏……得不到榮南。”

    因為這個男人,他本身就是……整個世界,整個權力的代表。

    如今靠在榮南懷里,陸依婷知道他又是需要她了,所以也懶得偽裝,甚至可以直接丟下一個擁抱換一次出面這種話語,可是她甘之若飴。

    榮南摸著她順滑的發絲,低沉地說道,“我要你勾引薄夜。”

    陸依婷一愣。

    薄夜?

    那個冠絕海城的公子哥?為什么……會下這樣的命令?

    她不可置信看了一眼榮南,“你說的勾引,需要我做到什么地步?”

    榮南咧嘴,笑容宛若惡魔,明明是優雅矜貴的模樣,卻透著一股子寒意。

    陸依婷無聲地笑,是了,她忘了,榮南和曾經的薄夜是一類人。

    他們,都沒有心。

    “勾引到什么地步?”榮南反問了一遍,然后給出回答,“我希望你——無所不用其極。”

    與此同時的這天夜里,唐惟和榊原黑澤偷偷溜出了酒店大廳,兩個小孩子戴著黑口罩和黑帽子,出去打車的時候,出租車司機都愣住了。

    嚯,這倆小孩怎么像是拍特工大片似的啊。

    然而張口還是稚嫩的聲音,雖稚嫩,英文卻流利,“您好先生,方便帶我們去貝克街221b座嗎?”

    taxx司機微微一笑,“看來你們是福爾摩斯的粉絲啊。”

    “是呢。”

    唐惟一邊這么說,一邊透過前面的后視鏡看了一眼,果然也有人跟著打車出來了。

    看來跟他和榊原黑澤預料的一樣。

    唐惟輕笑一聲,和榊原黑澤對視了一眼,隨后對著司機道,“麻煩您稍微開得快點好嗎?”

    他們一加速,屁股后頭跟著的車子也開始加速,看來的確是跟蹤他們無疑了,唐惟按了按指關節,點開地圖,面對全是英文字母的軟件也沒有絲毫的陌生,他很快翻到了一條狹小的弄堂小巷,隨后道,“先生,貝克街附近是不是有這個地方?”

    說完把手機遞過去,給司機看上面的地址顯示。

    司機道,“是啊,你們決定要去了嗎?正好現在半夜,貝克街博物館應該也沒開門。”

    “沒事,您隨心來,慢慢過去吧。”

    榊原黑澤兜里放了一疊的英鎊,看樣子他們都不缺錢。

    司機有些意外,又多看了他們一眼,這兩個小孩子似乎是貴族家庭長大的,氣質和別人不一樣。

    四十分鐘后他們繞遠路在貝克街附近停下,一下車兩個小孩子就靈活地鉆入了黑暗陰影中,司機正好也掉頭開走,那幫跟蹤他們的人跟著到了的時候,發現附近空曠無人,根本沒有什么行人路過。

    大半夜的,誰會來這附近啊,除了街角睡著的幾個流浪漢,偶爾有個出租車都是幸運了。

    一幫黑衣人傻了眼,領頭的那個一下子拍在自己小弟后腦勺上面,用漢語罵道,“真是廢物一個!跟兩個小孩都能跟丟!”

    “老……老大,這不怪我們啊,他們那么小兩只,一眨眼就不見了……”

    唐惟和榊原黑澤躲在暗處,數了一下,一共四個人,那么他們一人解決兩個,分工合作一下,應該還是可以辦到的,就看用什么方法了。

    唐惟撿了一塊小石頭丟出去,準確無誤砸在那個人后腦勺上,又迅速移動,從這個建筑物跑到了另外一棟墻后面,等到那幫黑人罵罵咧咧沖去墻后面抓他們的時候,唐惟輕輕數著——三,二,一!

    下一秒那幫人當場倒地,傳來一陣翻滾聲,嘴里還罵爹罵娘地喊著,“中了那倆小兔崽子的詭計!”

    唐惟和榊原黑澤在地上綁了一根橡皮筋,這幫人沖過去,烏漆嘛黑地不看腳下,肯定會被絆倒。正巧這個時候,榊原黑澤問一邊打地鋪的流浪漢要來了一個麻袋,凌空從他們頭上罩下去,聽得一陣慘叫,那個流浪漢目瞪口呆縮在墻角看著這倆小孩子和大人斗智斗勇。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