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 > 第746章 收買人心,輕視小孩。

第746章 收買人心,輕視小孩。

 熱門推薦:
    榊原黑澤練過空手道,雖是小孩,出手也不輕,干脆利落兩下下去,將他們的膝關節統統放到脫臼,趁著這群人沒回神的時候,他大喊了一聲,“唐!”

    唐惟踩著墻壁沖上去,所有跑酷的招數都是薄夜教的,他腰上纏著一根繩子,依舊還是——角落那個流浪漢的。

    流浪漢心說我靠,我的東西什么時候被這幫兔崽子都偷走了,簡直神不知鬼不覺的。

    唐惟繞了幾圈隨后將繩子另外一端丟給榊原黑澤,兩個人最后將死結一打,這四個人當場以一種摔倒在地上而且頭上還悶著麻袋的姿勢被綁到了一起,不停地發出一些無意義地咒罵。

    唐惟笑了一聲,把繩子綁得更緊了,“叫啊,繼續叫,把警察引過來就更好了,想試試倫敦的警方的厲害嗎?”

    一群人立馬閉嘴,只剩下低聲抽氣。

    榊原黑澤道,“你挺厲害的。”

    “你也是。”

    唐惟身手和他擊了個掌,隨后兩個小孩蹲在那幫人面前,因為他們頭上套著麻袋,他們并不看清到底是誰幫忙了,“我警告你們,別讓我們抓著你們這倆小王八蛋……”

    “wow。”唐惟吹了聲口哨,“現在是我們提要求的時間,不如你們來說說是誰在背后喊你們出馬?”

    “休想!”

    一群成年人什么時候受過這樣的侮辱?居然被兩個小屁孩騙得團團轉,更別說把自己幕后老板招供出來了,他們的臉往哪兒擱?

    “既然如此,看來只能我親自來說了。”

    唐惟雙手抱在胸前,一臉不屑,挑了個話題就道,“我知道你們的老大和方海有一點交易,你們也不用藏著掖著了,真以為我們什么都不知道嗎?”

    那群黑衣人渾身一驚,這個小男孩是怎么知道的?

    難道他真的什么都知道?

    看他們這個反應,唐惟就知道自己猜對了,隨后繼續笑說,“今天被聚集起來的七個小孩,統統都是你們選中的吧?把這個世界上所有影響力巨大的小孩的后代聚集起來到底是想干什么?”

    那些人不可置信,為什么唐惟會了解地這么清楚?

    “何況……”唐惟彎腰,咧嘴笑了笑,那一瞬間笑容竟有些像怒極反笑的薄夜,帶著一股子凜冽的寒意,旁邊圍觀了整個過程的幾個流浪漢抱在一起瑟瑟發抖,這個小孩子的眼神也太可怕了吧!

    “你們老板,找我們的用意,是不是為了曾經的……七宗罪?”

    七宗罪這個名字從唐惟嘴巴里被念出來的時候,那群黑衣人腦子里一道驚雷劃過,這個小孩子到底什么來頭,居然連七宗罪的事情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當然知道的清清楚楚了,七宗罪里的大部分還都和唐惟是好朋友呢。

    可惜這幫人根本想不到會有這種發展。

    然而他們的表情,卻出賣了他們,正好應證了唐惟的猜想。

    得到想要的答案后,榊原黑澤拿起手機,“倫敦的報警電話該是什么來著?”

    唐惟問他,“你把他們都送到警察局門口嗎?”

    “對的。”

    榊原黑澤,“他們貌似很看不起小孩子。”

    一邊的流浪漢媽呀現在的小孩子太可怕了,根本不敢看不起小孩啊!

    “你們到底是誰?”

    一群人坐不穩了,一聽到要被送警察局,就怕事情敗露,到時候面對的不是這幫小孩了,是倫敦整個警察局,那事情可就鬧大了。

    “怕了嗎?”

    唐惟表情無動于衷,“真是的,你們這群大人,怎么就這么喜歡輕視小孩子呢?名偵探柯南沒看過嗎?小孩子也不一定全都是天真單純的啊。”

    那群黑衣人心說我們怎么知道遇到兩個成精的小屁孩!

    榊原黑澤道“不如這樣,我們自己動手把他們送去警察局,也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說的有道理,畢竟他們還要上劇組錄節目,要是當天晚上就報警然后跟一幫神秘莫測的黑衣人去了警局,這事情傳出去,估計對節目組的名氣有影響。

    “可是我們要怎么送?”

    看了一眼他們開過來的面包車,榊原黑澤打了個指響,“把他們……統統放到面包車后面,然后我們開車過去吧。你會開車嗎?”

    唐惟道,“不會,但我看過我爸爸怎么開車。”

    “真巧,我也是。”

    男孩子咧嘴笑了笑,“那么動手吧。”

    他們把眼神投向了縮在一邊的流浪漢,三個流浪漢立刻抱在一起感覺到了一股子殺意。

    明明笑得天真無暇,這倆小孩眼神咋這么陰森呢……

    “麻煩大哥哥們替我們把這四個人抗上去啦。”

    唐惟甜甜一笑,流浪漢渾身一抖,最后認命,等他們把四個綁在一起拼命掙扎的黑衣人搬上面包車的時候,榊原黑澤掏出錢來給他們。

    流浪漢愣住了。

    榊原黑澤說,“謝謝你們愿意出手,希望世界多給你們一些善意。”

    三個流浪漢震驚地看著榊原黑澤塞過來的錢,看著他干凈的小手捏著錢,放進他們粗糙又骯臟的手里,忽然間心口就瑟縮了一下。

    “如果我在這里長期居住的話。”榊原黑澤笑起來露出一口干凈潔白的牙齒,皮膚也白凈,出手又大方,看得出來家里條件很好,講的英文也相當流利,“我可能下次還會需要你們的幫忙,所以今天晚上謝謝你們。”

    流浪漢紅著眼睛用英文回了一句不用謝,看著他們倆上車,還沖他們揮揮手。

    唐惟熟練的發動車子,一套流程都是薄夜之前教過他的,離合器,腳剎,檔位,他做得相當順手。后來將車子開上了馬路,榊原黑澤靠在副駕駛座上,閉目養神。

    “為什么要最后說那一段話?”

    唐惟問道,“是為了……收買人心嗎?”

    “聰明。”榊原黑澤打了個指響,“錢和好話,是最容易收買人心的東西,所以雙管齊下的時候,才是最有效的。為了確保我們不出意外,這種時候的施舍是很有必要的。”

    唐惟明白,如果警察詢問起這片地帶當時的案發情況,那么現在這幾位流浪漢因為就會替他們保密,畢竟他們已經被榊原黑澤感動了,短時間內不會再出賣。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