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本尊夫人有點狂 > 第172章 不就是尸體么

第172章 不就是尸體么

 熱門推薦:
    一天的教學結束了,或者說是提前結束了。

    鳳無心回到了千歲府,耳朵還在嗡嗡的作響。

    “千歲夫人,有你一封來信。”

    “啥,你說啥,你大點聲說。”

    鳳無心現在還在處于耳鳴中,聽不清楚嚴明在說什么。

    “卑職說,有你的來信。”

    “哦,我知道了!”

    鳳無心幾乎是喊出來的,從嚴明手中拿過信封來到了書房中。

    書房中,陌逸正在看密函,抬起頭看了一眼鳳無心,大手一揮,將鳳無心擁在懷中。

    “夫人今日怎么會來這般早。”

    平日落日之時鳳無心才會回來,今日倒是難得回來這么早。

    “啥?相公公你大點聲音,我有點聽不見。”

    耳聾的人有一個毛病,他聽不到聲音的同時也認為你聽不到,所以他說話的聲音也是十分大的,就像現在的鳳無心。

    “夫人怎么了?”

    看著陌逸眼中的擔憂之意,鳳無心搖了搖頭和陌逸說著今天在義莊生的事情。

    她今天算是領教了什么叫魔音穿腦的功夫了,直到現在這一個鳳無心的耳朵還在嗡嗡作響。

    聽著鳳無心聲情并茂的形容著今日生的事情,陌逸低下頭忍不住親吻著那雙上下微動的芬芳。

    “夫人,為夫為何這般愛你。”

    “啥,相公公你說啥。”

    “”

    也不能怪鳳無心,實在是這群少女的功力是在猛烈,她老胳膊老腿難以招架。

    撕開手中的信封,堆在陌逸懷中的鳳無心看著鳳千言寫的信。

    話說,這還是她第一次收到鳳千言的來信,也是第一次和鳳千言所有接觸,盡管只是在文字上面。

    信紙上的內容是鳳千言在南宮家這段時間生的事情。

    身為異性人,雖然是南宮傲的外孫子,可畢竟會受到排擠。

    但是這小子聰明的很,知道利用各種關系來鞏固自己在南宮家的地位,做人相當圓滑。

    第一頁信紙上基本都寫著他被南宮家族救走后,在南宮家族所見所謂以及日常生活。

    當鳳無心拿起第二頁信紙讀起來之時,眉頭不由的微微蹙了起來。

    “怎么了夫人,為何蹙眉?”

    “這孩子心中有恨。”

    鳳無心將信紙拿給陌逸看,信紙上所寫的是鳳千言的決心,他現在認了師傅,等到學成歸來之日必定要回到都城,手刃了鳳淵為母親和姐姐報仇。

    “作為男人就要有所擔當,為夫倒是覺得這孩子不錯。”

    “不錯什么啊不錯,我不想讓鳳千言插手都城的任何事情。”

    無論是原主鳳三小姐還是現在的她。

    都不想讓鳳無心參與都城的這場混亂之中,否則鳳三小姐也不會服毒自盡,一方面是為了解脫,另一方面也是讓鳳千言遠遠的離開都城這種是非之地。

    可現在看來,這孩子不僅僅沒有懂得鳳三小姐的意思,而且還在心底里面種下了仇恨的種子。

    “有的時候,事情并非如你所想,一個人不能力挽狂瀾也無法左右旁的心意。”

    陌逸的目光落在鳳無心的身上,語調輕柔的在耳邊說著這世界無常,并非人們腦海中規劃的一成不變。

    何況,作為一個男人,里應該承擔起責任。

    陌逸指尖輕輕地撫摸著鳳無心的臉頰,將那雙微蹙的眉頭撫平,再一次俯身上前親吻著那倔強的唇角。

    他可愛又任性的小妻子。

    “啥?相公公你大點聲。”

    自從年后,都城生了不少的事情,也死了不少的人。

    所以難得

    的安寧對每一個人來說在珍惜不過了,尤其是鳳無心。

    “駕!”

    完蛋了!

    又起來晚了!

    該死的死太監又在夢里色誘她,害得她遲遲不想起床,想要沉淪在那個荒淫無度的夢中。

    前往高天書院的時候,要經過夏侯府,從前的時候鳳無心沒有留意,可當駿馬駛過夏侯府門前之時,一輛馬車停靠了下來,從馬車上走下來的男人正好與鳳無心投過去的視線交接。

    不過是瞬間,鳳無心點頭笑著,而后騎著馬消失在夏侯烈的視線中。

    一身錦蘭色長衫的夏侯烈站在馬車邊緣,看著那漸漸消失在視線中的身影,心中那一股失落的感覺越的深沉起來。

    他一定認識這女人,一定!

    如若不然,心中那種像是遺失了重要之物的情感從何而來。

    “高恒,她是誰。”

    “回統領的話,只不過是一個無關緊要的醫師而已。天氣涼,統領大人您的傷還未好,先行恢復休養把。”

    在高恒的攙扶下,夏侯烈一步步走進郡主府,可目光仍舊尋著那消失的身影看去。

    她,究竟是誰。

    另一邊,騎馬上班的鳳無心總算是掐著點到了高天書院,這才免于被韓院長扣工資。

    她現韓院長和齊老有一個地方特別的像,摳門,而且都摳出境界了那種。

    高天書院女子教學區,看著課堂中滿滿二十二人無一缺席,鳳無心倒是愣了那么一刻。

    “沒人請假?”

    鳳無心想要表達什么意思眾人在清楚不過了。

    高瑩等人明白,昨天他們在義莊表現的很差勁,甚至有幾個學院都被嚇到了,但這又能怎么樣,她們絕對不會動搖學醫的決心。

    不就是尸體么不就是尸體么,算得了什么!

    “嗯,很好!”

    鳳無心很是滿意的笑著,看來這群丫頭是真的鐵了心學醫的。

    不過昨天測試膽量也只是個開始而已,既然堅定了學醫的心,就要持之以恒才是。

    “今天的目的地,依舊是義莊。”

    為了保護耳朵,鳳無心昨晚上特意做了個耳罩,類似冬天戴的護耳包,為的就是保護耳膜不受噪音污染。

    否則還沒教會這群姑娘們學醫,她先聾了,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于是乎,鳳無心又是帶著二十二名學生外出進行實地教學,不過,僅僅相隔一天的時間,眾少女們的表現也沒有多么大的變化。

    好在她先行準備好一切保護自己的耳朵,這才避免被少女們的魔音震得腦出血。

    “不行就撤吧。”

    “誰說我們不行,不就是尸體么!”再一次,少女們裝著膽子走進了義莊,面對著一具具尸體,少女們圍成一個圈為彼此加油打氣。

    。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