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本尊夫人有點狂 > 第315章 鳳主

第315章 鳳主

 熱門推薦:
    南宮家的密室中,鳳無心跟在南宮傲身后進入了一間機關密布的房間。

    南宮傲從密室的暗格中拿出了一枚盒子,這盒子和齊國將軍交托給她的盒子一模一樣。

    “山河社稷圖殘片么?”

    “無心怎么知道?”

    南宮傲楞了一下,他還沒打開盒子,無心這丫頭怎么就知道這里面裝的是山河社稷圖的殘片。

    當盒子打開之際,靜靜躺在盒子里面的正是那一枚山河社稷圖的殘片。

    “在你離開后不久,夏侯府的侍衛便將這個盒子送到了南宮府,本是想將盒子交給你,只可惜你前往東部邊境。”

    南宮傲說著當日生的一切,夏侯烈在出征之前命令侍衛將山河社稷圖交給鳳無心,怕也是知道此戰兇多吉少了。

    “烈哥哥么……”

    拿著一片山河社稷圖的殘卷,鳳無心輕輕地撫摸著那殘卷上所描繪的山河走向,紅眸不由得濕潤了起來。

    “齊老和老夫說過,在你第一次毒之時,便說用山河社稷圖殘片換你與姜陌逸合離。”

    南宮傲猜測著,就如她所說,或許夏侯烈那孩子早就知道了陌逸是姜國皇室后裔的身份,為了鳳無心的安全,只要姜陌逸合鳳無心合離,便會將山河社稷圖殘片拱手相讓。

    這么好的孩子真是可惜了,無論在什么時候,都用自己最真摯的愛對待著無心。

    即便是死,也要用盡最后一口氣護無心安全。

    察覺到鳳無心身上流露而出的悲傷氣息,南宮傲輕輕地拍著她的肩膀。

    “人已經逝去了,夏侯烈那孩子在天之靈也不希望你為他如此悲傷。”

    南宮傲寬慰著鳳無心,心中也在感嘆著,如果當初和無心在一起的是夏侯烈該有多好。

    只可惜,這世間沒有如果。

    因為鳳無心的出現,南宮城的危機解決了,但數以萬人的尸體處理起來是一個相當麻煩的事情,若是稍有不慎便會爆一場瘟疫,到時候南宮城的百姓們還是避免不了一場災難。

    南宮府門前,南宮傲皺著花白的眉頭,一臉不舍。

    “就不能多待一天么,非要走么。”

    “我要去都城辦些事情。”

    南宮傲知道鳳無心要處理什么事情,可他還是不放心,畢竟如今的天下局勢已經不是當初的七國了。

    “你等等,外公把南宮家的侍衛都調遣給你,若是有什么事情也有個照應,南宮信。”

    南宮傲叫著南宮信的名字,一襲黑衣的南宮信出現在眾人面前的,單膝跪在地上。

    再見鳳無心一別六年,南宮信也不是當初的南宮信。

    “無心丫頭,就讓南宮信一群人跟著你,路上生什么事情也好有個照應。”

    鳳無心的目光落在那單膝跪地的黑衣侍衛身上,雖是不知一介儒雅的南宮家公子為何會成為今日這般低下的侍衛,不過她并不需要。

    “多謝外公,但我們這群人都是沾滿了血腥的大奸大惡之徒,隨性慣了。”

    鳳無心謝絕了南宮傲的好意,言語中的話讓南宮家的眾人想起昨天生的一切,也明了鳳無心口中所謂的大奸大惡之徒代表什么意思。

    此時,單膝跪地的南宮信開了口,話語中隱隱的有著愧疚之意。

    “卑職不懼任何艱難,還望鳳大人讓卑職償還當日所犯下的過錯。”

    如南宮傲一般,南宮信一直生活在自責愧疚之中。

    若是當初沒有自己一番幼稚的舉動,鳳無心也不會前往東部邊境,更不會成為今日這個鬼樣子。

    當鳳無心身死之日那天開始,他為了懲罰自己便做了一名小小的侍衛。

    盡管知道這種自我懲罰沒有任何用處

    ,但如今鳳無心回來了,他想彌補當日所犯下的過錯,跟在鳳無心身邊無論是生死。

    南宮信的一聲鳳大人讓鳳無心紅眸微微怔了片刻,但也明了南宮信所說的過程是怎么一回事。

    “信公子不必自責,即便當日不是你將消息透露出來,我還會蒙在鼓中,或許正是因為你當日之舉,才會有今日的我。”

    笑著,笑意中沒有任何溫度。

    但如鳳無心所說,她并不責怪南宮信,反而還要感謝他,因為他的舉動才讓鳳無心明白了從前的自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白癡。

    “外公,我走了。”

    “你這丫頭……你給老夫好好地,等老夫處理完南宮城的事情就去找你,別他娘的作死,知道么。”

    鳳無心眾人騎著馬離去,南宮傲的聲音不斷的回響的耳邊,一句句最為真摯的關切流入心田。

    鳳無心背對著南宮傲揮了揮手,一眾人徹徹底底的消失在了南宮城。

    南宮城在燕國都城的北方。

    現如今的燕國正值炎炎夏季,由于戰爭的關系,百姓們的生活苦不堪言,沿途走來,許許多多的百姓們為了能夠活下去不得不挖著草根充饑。

    “主人主人叫著不霸氣啊!”

    一路上閑出屁的眾人們又對鳳無心的稱呼討論了起來。

    阿托看了看漓江,漓江又看了看和尚,和尚看了看呼延玨,總之三十七人你看我我看你,似乎在討論著一個合適并且聽起來十分霸氣的稱呼。

    “鳳老大,怎么樣霸氣不霸氣?”

    漓江的意見很快被眾人否決。

    “聽著像土匪窩子的頭頭,我們可都是一群殺人不眨眼的惡棍,又不是那群打家劫舍的山寨土匪,換一個。”

    “鳳大人?”

    阿托的建議也被眾人否決了。

    “聽著拗口,感覺在罵主人。”

    思來想去,眾人在經過一番又一番激烈的討論,采取了以多勝少的投票制終于決出了對鳳無心的稱呼。

    這個稱呼可謂霸氣側漏,又能彰顯他們的逼格。

    “鳳主。”

    “同意。”

    “同意。”

    “同意。”

    “嗷嗚”

    銀鬃代表狼群們也贊同這個名字。

    “鳳主……我還是習慣叫主人。”

    呼延玨不太喜歡這個稱呼,不過漓江的一句話讓呼延玨打消了這個念頭。

    “鳳主多好聽啊,別人一介紹你的時候,你覺得是主人的男侍從好聽,還是鳳主的男侍從好聽。”“好吧,同意。”

    。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