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鏡子少女 > 第二百五十三章 任家爺爺的往事

第二百五十三章 任家爺爺的往事

 熱門推薦:
    去跟那家人要根紅繩來,先把這個老頭拴住再說吧,畢竟跟在我們身邊,他也能趁機蹭點我們身上的陰氣來滋養他自己。

    好,我這就去。話落,子墨轉身又跑向了那家人。

    而子夜趁這會兒功夫便走到了那個尸體身旁,見那個老頭還在符火周圍亂串,子夜也很無奈,遇到這種情況,看來也只能用那個方法了。

    師傅,我這邊完事了。子墨這時手里拽著一根紅繩跑到了子夜身邊,在紅繩的另一頭,綁著的就是那個老頭。

    子夜轉頭對子墨說,“你去跟那家人說,讓他們弄點糞便過來。

    啥?子墨愣了一下。

    糞便?要那玩意干嘛?

    往他身上潑嘍!子夜伸手指著眼前的老頭尸體道。

    師傅,你這又是什么招啊?怎么還連糞便都用上了?

    子夜挑了挑眉,勾著嘴角道;“管它好招壞招呢,只要有用,那就都是高招。

    子墨無奈扶額,“好吧,你說什么都是對,我這就去跟他們說。

    為了一會兒的潑糞做準備,子夜圍繞著老頭的四周,畫了一個符火圈,把他給圈在了里面,如此,這個尸體就只能待在這一小塊地方,出不去了。

    再說子墨那邊,他一跟人家說要糞便的時候,那幾個人的臉色都變了,一個個的全都神色怪異的看著子墨,就好像子墨有啥特殊癖好似的。

    見狀,子墨頓時便瞪著他們說,“跟你們要糞便是用來對付那個尸變老頭的,你們那是什么眼神啊?趕緊的吧,要是再拖下去,我們可就不管你們了。

    阿…阿秀,你快去茅房給這位小兄弟舀一桶糞便來。那個中年漢子對他身旁的婦人說。

    哎,好,我這就去。

    不大一會兒,那個婦人就提著一個木桶從院里走了出來,她還沒走進子墨呢,子墨就已經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這味道,還真是夠沖的。

    小兄弟,你要的糞便我拿來了。那個婦人把桶放到子墨跟前低聲說了句。

    看著眼前的那桶粘稠的黃色液體,子墨對那個中年漢子說,“你提著桶跟我過來。

    見子墨說了這一句后轉身就走了,那男子不好耽擱,立馬拿著桶就跟上去了。

    到了子夜那邊后,子墨示意她糞便弄來了。

    子夜將目光看向提著木桶的那個男人,“要想解決這次的尸變,這個老頭的尸體就沒法保存了,唯一的辦法就是用火燒了他,而那桶糞便卻是用來阻止他身上的邪氣向外擴散的,你如果同意火化,就把那桶糞便潑到他身上就行。

    說完,子夜便拉著子墨退后了好幾步,畢竟一會兒要是真潑的話,他倆還是離遠點的好。

    那個男人看著被火圍著的父親,他眼里的神色很是掙扎,人死了之后,最怕的就是“死無全尸”,如今自己難道要親自送父親走上這條路嗎?

    快點決定吧,等天亮了就來不及了。子夜在不遠處催促他。

    隨后男子一咬牙,提起木桶就對著火圈里的尸體潑了過去。

    嘩啦啦~

    那桶糞便直接從頭到的腳潑了那個尸體一身。

    噗嗤…噗嗤噗嗤……

    噼里啪啦……

    被潑上糞便之后,那個尸體就開始冒煙,緊接著便一點點的爆開了。

    眼看那個尸體身上的糞便就要噴的哪哪都是了,子夜直接沖他甩出一把符火。

    轟的一聲,那熊熊大火一燃起,尸體和糞便就都被燒干了,到后來,等符火滅了之后,那里就只剩下一堆臭烘烘的骨灰了。

    你把那些灰都摟起來埋了就行了。子夜走過來提醒那個還傻站著的中年漢子說。

    之后,子夜二人就去了不遠處那家人跟前,他們還得問清楚那個老頭嘴里孫子的事呢!

    經過了這些事,這會兒天都已經蒙蒙亮了,子夜和子墨這時已經坐在了那家人的炕上。

    據這家人的說法,那個死了的老頭就是他們的阿爸,現在這個家當家的是那個中年漢子,名叫“任石”還有另一個男子,是老頭的二兒子,叫“任捶”,他們今年都三十好幾個,媳婦也娶了好多年了,可不知為什么,就是沒有孩子,大夫也瞧過,神婆夜看過,就是找不到原因,兩個媳婦也都吃了不老少的中藥偏方,可就是懷不上娃。

    任老頭因為這件事早就愁白了頭發,為了盼孫子,他早早就熬出了一身的病,這不,如今死了都還惦記著老任家的香火。

    聽了他們的故事后,子夜和子墨也都覺得新奇不已,不能生孩子?這也是病?

    子夜有些搞不清,這種病到底是男人的病?還是女人的病啊?

    孫子…孫子……

    我要孫子……

    那個老頭這會兒就飄在子墨旁邊,他的神智還是稀里糊涂的,就是念叨著要孫子,見狀,子墨對子夜說,“師傅,要不我們給他扎個孫子,送他走吧,他老這么在陽間留戀著也不是個事啊!

    子夜同意的點了下頭,“嗯,你說的有道理,那就這么辦吧!

    就這樣,子墨去外面找東西做紙扎去了,而子夜卻提議在他們家四周轉悠轉悠,子夜覺得,不管是什么事,那都是有因果的,他們家沒有孩子,一定是有別的原因,只是自己現在還沒發現罷了。

    任家也只是一戶普通的漁民,家里的房屋的結構很其它人家也沒差啥,當走到房后的一處空地時,子夜頓住了腳步,她看著與其它地方明顯顏色不一樣的土,子夜覺得奇怪。

    怎么這里土的顏色比其它地方要深很多,如果仔細聞,還能嗅到一股血腥氣。

    見狀,子夜伸手挖了一把土,拿到手里仔細觀察,期間她還把自己的左眼給捂住了,只用那只血眸看,片刻后,子夜終于發現問題了

    這片兒土里竟然含著許多怨念,那些怨念就像是許許多多的蜘蛛網,一點一點籠罩住旁邊的房屋。

    子夜單用那只血眸看向房子,眼見那座房屋就要被那些怨念給圍的密不透風了。

    子夜覺得很奇怪,一般來說,怨念跟陰氣差不多,自己已經能感覺到才對,可這次,明明怨念很重,可自己卻沒法感覺到,如果不是這只血眸,想來自己是不會發現這些怨念的。

    姑娘,小兄弟叫你過去呢……

    突然,任石的媳婦過來喊子夜一聲。

    子夜見到她后,便把手放下了,同時另一只手里的土,也被她撒到了腳下。

    大嬸,這里以前是做什么的嗎?子夜指著身后的空地問。

    任石媳婦是一個很本分的人,她對于眼前小姑娘的問題,是一點也不知道,所以她也只能對子夜搖了搖頭,“這個地方公公以前交代過,說不許我們多問,所以我和弟妹都不是很清楚這塊地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子夜摸著下巴思索道;“這樣啊!那我等會兒問問任大叔吧!

    話落,她便跟著任石媳婦來到了前屋。

    屋里,子墨已經扎好了一個嬰兒紙扎,他還特意把那個嬰孩畫的特別可愛。

    子墨舉著手里的嬰孩問子夜,“怎么樣師傅,我的手藝沒退步吧。

    子夜認可的點了點頭,“還不錯。

    屋里的其它是看著子墨手里的那個紙扎,神色全都怪怪的,任石和任捶是感覺很愧對死去的任老頭,覺得他們作為兒子,沒能為家里做到延續香火的大事,簡直是對不起老祖宗。

    而他們的媳婦心里也不好受,二人嫁入任家已經十多年了,看到別人家里有小孩兒,她們都眼饞的不行,可自己卻又生不出來,村里人有不少都說她們是不會下蛋的母雞,因為這件事,她們哪怕是想跟人理論都沒有底氣。

    動手吧!子夜示意子墨可以點火了。

    子墨點了點頭,就吧那個紙扎放在屋里地上,中間的位置,在紙扎周圍還拿紅繩圍了個圈,之后,他伸出一根手指,一小撮符火便在他指尖處燃了起來。

    嗖~

    子墨舉動嫻熟的把符火彈到紙扎上。

    轟的一下,符火頓時就燒著了紙扎全身,因為那畢竟是符火,它的火里本身也不是普通凡火可以比的,所以也就一眨眼的功夫,紙扎便被化作了灰燼。

    當然,那是在其它人的眼里,地上確實只有一堆灰。

    可在子夜和子墨眼里,此時地上已經出現了一個光溜溜的胖娃娃。

    見狀,子夜看向子墨問,“你咋沒給他畫個衣服或是肚兜什么的?

    子墨本來還覺得自己畫的這小娃娃挺好的呢,可聽子夜這么一說,他頓時就有些不好意思了,“師傅,我忘了小娃娃還是能穿衣服的了。

    子夜無語,“算了,就這樣吧,反正他又不會冷。

    緊接著子墨就從紅繩圈里把那個小娃娃給拎了出來。

    看著子墨的動作,任石他們都愣住了,因為在他們眼里,子墨此時的動作都很奇怪的好不。

    老頭,給你,這就是你孫子。子墨把手里的娃娃直接甩到了還在一邊飄蕩著的陰魂身上。

    哇…哇哇……

    那個小娃娃還配合似的嚎了兩嗓子。

    孫子?

    老頭愣愣的看著自己懷里的娃娃,片刻后,他終于咧嘴笑了起來。

    孫子,孫子有了………

    這時,屋里忽然陰風陣陣,吹的大家一時都睜不開眼睛,當然了,這個大家指的是任石他們,子夜和子墨還是能適應這陣陰風的。

    呼呼呼~

    隨著陰風吹過,一束幽暗的光芒從老頭身后射出。

    見狀,子墨有些吃驚的問,“師傅,那是什么?怎么長得那么像陰間通道啊?

    你說對了,那就是通往陰府的路,那個老頭的心愿沒了,陰府大門自然為他打開了。

    果然,隨著子夜的話落,那個老頭就自動飄進了身后的通道里,他是笑著走的,同時,那個小娃娃也趴在老頭的肩膀上沖子墨笑著揮了揮手。

    等陰府之門消失后,屋里的陰風也沒了,任石他們也睜開了雙眼。

    剛才怎么了……

    發生什么事了……

    屋里的門明明都關著的,怎么會有風呢……

    是啊,簡直太古怪了……

    小兄弟,剛才是怎么了?任石看著子墨問。

    子墨把地上的紅繩撿了起來,隨手團吧團吧就給扔到了一邊,之后他才對任家說,“剛才刮的那陣風是“陰風”,那個老頭已經走了,他去了他應該去的地方。

    什么…地方?任捶有些愣愣的問。

    子墨勾著嘴角看著他道;“地…府……

    啊……

    見子墨如此說,那四個人都被嚇了一跳,最后還是任石開口安慰大家道;“沒事,別怕,阿爸死了是應該去地府的,這位小兄弟說的并沒錯,不怕,不用害怕的。

    說來我還有個事要問你。子夜看著任石說。

    姑娘你問。任石一臉鄭重的看著子夜回道。

    你們家后院那塊空地以前是干什么用的?那里可是有些不對勁啊!

    不對勁?怎么個不對勁法?任石一臉緊張的問。

    你是不是應該先告訴我那塊空地的事情。子夜看著他問。

    這個……

    任石有些猶豫。

    大哥,這位姑娘一定是發現了什么才這么問咱的,你要是不說那就我來說。話落,任捶便準備開口了。

    一旁的任石只是嘆了一口氣,但他也沒阻止任捶。

    姑娘,那塊地都是我爺爺那一輩的事了,當初我爺爺年輕時也是從別的地方逃難過來的,他以前根本就不會打魚,來到這兒根本連生活都是個問題,后來我爺爺就干起了殺豬的老本行。

    村里村外,或是其它遠一點的漁村都來找我爺爺殺豬,漸漸的,我爺爺生活也就好了不少,后來也娶了我奶奶。

    我聽阿爸說,我奶奶那人可是個見不得別人難受的人,她見我爺爺一天到晚的殺豬,每次一聽那豬痛苦的嚎叫聲,她就難受的直落淚。

    她跟我爺爺說了很多次,讓他學著捕魚吧,別再殺豬了,可我爺爺就是不聽,我爺爺認為捕魚太辛苦,還不安全,要是遇到暴雨天氣,那就是拿命在玩,他覺得殺豬這活好,既輕松,來錢也快。

    后來,在我阿爸九歲那年,我奶奶終于受不了我爺爺了,她哭著交代我阿爸,讓他哪怕是餓死都不能去學習爺爺殺豬的本事,奶奶交代阿爸讓他做好一個漁民應該做的事。

    那后來呢?子墨問任捶。

    。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