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詭妻一枚 > 第三百一十八章 戰尸王

第三百一十八章 戰尸王

 熱門推薦:
    夜幕降臨,霧氣更重,我和彭乾還有梁友強離開了王家老宅,分頭行動去了各處。

    冥司雖然說了洛陽鎮的事情很快會結束,但我總覺得不會那么簡單,有時候天數也會被打破,出現不可思議的結果。

    這樣的后續就是有更多的人背上因果業力,但是也有人因此而殞命。

    天道命數不是絕對,很多時候很多契機和詭異之事都能改變天數。

    甚至是人類本人也會觸碰到某些禁忌。

    我們在小鎮之上搜尋僵尸,也救下不少人,讓他們對著王家老宅的方向而去,并未交代什么。

    然而行至一處偏僻之地時,我遇到了尸王,他正在吞食一個人的血肉,那場景即便是我看了也覺得一陣心寒。

    尸王如今不再是枯骨之身,盡然變成了一個有皮有肉的家伙,只是那一身的肌肉泛著淡紅之色,看上去正是新長出來的新肉。

    我的心臟在這一刻跳動得極其厲害,這東西盡然在鑄就肉身。

    一旦讓他成功,就會成為一個魔頭,專門吞食活人生存。

    我和尸王在這里打了起來,驚訝的發現他盡然無比的厲害,就連我不使用神魔之力都覺得有些吃力,不是對手。

    為了不讓他逃走,我火力全開,道法能量橫溢,將這附近都照亮了來。

    然而尸王且戰且退,盡然打到了姑娘山之下。

    這一幕我沒有去特別注意,但也清楚到了什么地方。

    姑娘山是個詭異的地方,我多少還是有些忌憚的。

    尸王不斷咆哮嘶吼,那一雙透著粉紅之光的大手和我對碰時,盡然讓我感受到了一絲的腐蝕之力。

    手心傳來巨疼,低頭看去,那里被腐蝕一塊,然而神魔之力盡然在修復那消失的一塊血肉。

    這一幕讓我驚赫,不知該喜該優,畢竟有了快速愈合的本能,是一件及其了不起的事情。

    但我卻不知道神魔之力對我有沒有副作用。

    然而就在我看手的瞬間,尸王對著山頂而去。

    他并不是要去山巔之上,而是要越過姑娘山遠去,但我好不容易遇到他,無論如何都不會讓他逃走。

    于是一追一逃,我們在山上打得天昏地暗。

    尸王特有的黑色能量所過之處無論是花草抑或是樹木全都枯萎,生機全無。

    我的攻擊卻是璀璨的紫金之光,道門符文無需刻畫出手凝聚,看著及其絢麗。

    鎮魂碑在眉心若隱若現,釋放出黑色之光,卻是感覺無比強大,似乎并不比我的道源之力弱。

    一路打到山巔,一個個道門符文落在地上,盡然發出“噗噗”之聲。

    尸王的能量覆蓋地面,一層層泥土焦黑無比,甚至就連螻蟻也無法存活。

    我知道這樣下去不好,尸王不會疲累,但我不行,時間久了定會支撐不住,所以有些心急。

    紫金色的能量瘋了涌出,手上變化印絕,如同殘影一般快速。

    鎮魂碑內的漆黑能量也被我借用,身軀籠罩三色能量看上去如同一個怪物。

    然而如此強大的輸出也讓我難以負荷,臉龐微紅,喉嚨干得難受,嘴巴微張盡然有些氣短。

    在看尸王依舊和之前一樣,沒有任何減弱的跡象,這讓我更加的想要將他收服了。

    一個個紫金之色的卍字瘋狂飛出,形成一圈將尸王圍困,我凝聚出九字真言,化為一條巨龍咆哮而出,轟在尸王的軀體之上。

    他發出一道極致的吼聲,面目猙獰,口中呼出的氣息惡臭無比,讓我感覺一陣陣窒息。

    不知何時我們盡然打到了山巔之上,封印姑娘山的陰陽神鬼袍在這個時候釋放出極致的星運之力,我想也不想直接利用起來。

    心中卻是低語道:“只要不移動封印想來不會有事的。”

    在我引動星運之力的時候,道源法術盡然將姑娘山的封印激活,出現了極致的金色之光。

    那滿山的道門符咒對尸王也有極大的影響,他盡然放棄攻擊我,轉而對著山巔狂暴攻擊。

    我引動的星運之力配合法術落在尸王身上,將他幾乎打落山下。

    “嗷……”

    尸王怒吼,萬尸匍匐,在他的攻擊之下姑娘山似在顫抖,內部盡然在此刻發出一道如同嘆息般的聲響。

    我眉頭一凝,暗呼不好,身影轉動間引著尸王想要遠離山巔。

    然而他極其聰明,完全不上當,盡然抽身對著姑娘山的另外一邊飛奔而去。

    見到這一幕,情急之下我手凝法印,無數道紋飛出,對著尸王飛去。

    他回過頭來,那雙眼睛血紅無比,卻是露出一模驚恐,慌忙之下張口吐出一股絕強的尸氣,盡然攜帶著強大的攻擊之力。

    符文將尸氣包圍起來,那中間有著極致的狂暴能量。

    “轟隆隆……”

    一聲巨響傳出,符文和尸氣如同水火不容般的爆破開來,盡然將我震退落在地上,身形不受控制的滾下山去。

    碎石斷枝扎在我的身上,痛得我齜牙咧嘴,身上被劃傷,傷口有著無數道,滲出血絲混入泥土之中。

    “轟轟轟……”

    “咔嚓,嘭……”

    姑娘山一陣轟然,隨后便是咔嚓一聲,之后山巔下一丈多的地方盡然嘭炸開來了,被強大的能量震出一個豁口。

    然而尸王也在這一次對碰之下被震飛,落入和我相反的方向。

    我知道尸王定會逃走,但是不甘心,于是忍著身上的劇痛極速登山,看向山后方向,盡然沒有發現尸王的影子。

    內心生出一陣可惜,急忙檢查姑娘山的封印,發現完好無損之后微微放心了一些。

    然而此刻的尸王盡然被一股強大的能量攝入山內,他那雙血紅的眼睛露出極致的恐懼,剛剛形成的肉身顫抖著,一步步后退開去。

    在尸王面前是一團極致的漆黑邪力,時而凝聚出一雙巨眼,時而是一張大嘴,發出嗡嗡之聲。

    那漆黑邪力突然籠罩尸王,將他完全覆蓋,尸王發出極度恐懼的叫聲在黑漆邪力之中消失,不知生死。

    過了許久那漆黑邪力之內盡然出現一道模糊的人影,緩緩分離開來,片刻后化為無數殘影,對著山體四面八方飛撞而去。

    此刻的我完全不知道尸王的遭遇,還在惋惜之中懊惱,對著山的另外一邊尋找下去。

    “嗡嗡……”

    姑娘山內發出嗡鳴,不過只是短短的兩聲便消失了。

    我回頭看了一眼山頂,內心莫名其妙的生出一絲不安,頓時警惕的看著四周。

    然而姑娘山內的殘影一個個破滅,封印之力透過山體鎮壓漆黑邪氣。

    破滅的殘影在空中從新凝聚,隨后化為煙霧融入邪氣之中。

    尸王的身軀此刻卻是出現,他盡然雙眼呆滯,身軀扭曲,在原地消失。

    道法之力穿透山壁落在邪氣之內,邪氣化為億萬縷瘋狂的流動,盡然有一絲邪氣傳過封印之力出現在外面。

    不過那邪氣在空氣中極速消散,如同發絲一般的飄向洛陽鎮的方向,很快就融入黑夜,不知去向。

    我正在下山,同時小心著尸王,因為我不知道他是否就藏在附近。

    然而下方的地勘之下突然傳來一陣強大的尸氣,讓我微微有些驚訝,大步走出,看了下去,盡然是氣息微弱的尸王躺在那里。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