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詭扯 > 第四十七章????坦白

第四十七章????坦白

 熱門推薦:
    第四十七章????坦白

    有趣!你自己一直在是想這些東西么?怎么我一點都沒有察覺到?

    思維殿堂。

    徐子凌指了指自己的腦袋,出于某些原因我在特殊時候需要第二個人格;就好像加密的聊天室一樣,有什么只有我一個人知道的事情都保存在里面。

    你……有人格分裂?

    分你個大頭鬼!我這是相當于臨時建立一個人格來思考和儲存信息而已,我沒有病!

    嗯,對,沒錯,你沒病。風皇一臉地不信。

    那你另外一個人格要是消失了那你之前儲存的秘密豈不是都沒了?

    不會,相當于儲存的文件夾被隱藏了而已。

    我對這個不感興趣,我在意的是你剛剛說的第二種可能;你說我想弄清楚這一切,你知道我要弄清楚什么嗎?

    哼,你這么問不就相當于告訴我我猜對了嗎?徐子凌有些得意。

    你好像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堂堂鬼皇都不明白的事我想也就只有你之前提到過的那個‘末日’了吧?

    何以見得?

    你這是明知故問,連我這個剛接觸靈力的人類都能察覺到那次‘末日’有太多的疑點;更別說是你這個直接經歷末日而且還因此而死去的老妖怪了。

    疑點?有什么疑點?

    這算是考驗嗎?

    快說!

    你之前說過你的能力是全――風吧?可是那次末日的巨型臺風你卻拿他們沒辦法,如果末日里的臺風真的只是自然災害那么只要有你和那個水皇在;什么臺風、海嘯都不可能做到毀滅世界吧?可是在末日中你們卻拿臺風海嘯沒辦法。

    要么,末日里所有人和鬼的能力都被封印了;徐子凌頓了頓,死死地盯著風皇。要么……

    要么那些臺風和海嘯就是有人或鬼在操控!風皇自己說了下去。

    不錯,我的能力確實不能控制那些‘有主’的風;當時也側面印證了我的猜想――末日是有預謀的。

    可是誰有能力做到這些事情?臺風、海嘯、地震等等的自然災害,上述的每一件事要辦到對于鬼皇來說都是無比的艱難;更別說是同時做到了。

    只是這樣而已嗎?直覺告訴我疑點可不止這一個哦。

    第二個疑點,是你不知道的;就是那所謂流傳下來的秘法,它是直接出現在我腦海中的;出現的時機很微妙,剛好是在大家都對末日束手無策的時候。

    有人能在不被你察覺到的情況下直接灌注東西在你腦中?

    你這個‘灌注’說得很準確,就是這種感覺;明明我察覺到秘法的灌注,可我就是阻止不了;如果這事真的是有預謀的,那么無論是預謀策劃末日的人還是最后成功阻止了末日的人他們的實力都足以單挑打敗所有鬼皇并且毀滅世界。

    所以你才一開始就試圖把我培育成強者?想讓我代替你完成‘遺愿’?這樣的話問題不是很大啊。

    遺愿?你要這么說也可以,畢竟我也是死過的。不過你剛才說要幫我?幫我的話你就得先接受我的力量,你之前不是很抗拒這一點嗎?

    首先,就算我平時經常做好事可是我并沒有說過要幫你。再然后,我從來沒有說過抗拒力量這種弱智言論;你要是免費無風險地給我我肯定接受,可是你要我付出可能死亡的代價;那對不起這力量我不要了。

    你小子挺會打算盤啊!什么都不干就想要力量?

    那我就不要了嘛,又不是逼著你給我。徐子凌無所謂地說。

    話說為什么幫你就得要你的力量?你只是想知道末日的背后究竟是什么而已吧?

    天真!在鬼的世界里,力量就是一切!沒有力量你怎么得到這種鬼皇、甚至是超越鬼皇級別的情報?你沒有達到鬼皇的水平鬼皇在你面前你都發現不了,你找誰打聽?

    這不是有你嗎?你有鬼皇級別的力量啊,你自己用不行啊?非得給我用?

    我現在就一個殘破的靈魂,根本沒有可以使用靈力的媒介;你是我的宿主,只有通過你的身體才能使用我的靈力。

    等等!使用靈力的是誰?徐子凌嚴肅地問。

    你和我都行。

    我問的是主導權!如果到時候主導權是風皇,那么問題就又回到第一種可能去了;風皇的目的也許還是徐子凌的身體。

    主導權肯定在你那啊!現在我的靈魂已經和你的融合在一起了,這一點是改變不了的;你看現在自己的身體主導權在誰那?

    在我自己身上啊。

    那不就是咯!決定主導權的是靈魂,獲得力量后靈魂是不會變的;所以主導權也不會變,變化的只是你的身體而已。

    我的身體?不會到時候變得缺胳膊少腿吧?徐子凌擔憂。

    放心,你還是這個樣子;只是靈力和身體強度提升到鬼皇級別而已。

    聽起來不錯啊,可是為什么要付出可能會死亡的代價?

    因為我的力量是鬼的力量,人是不可以直接使用的;要想繼承接受我的力量首先你得變成鬼。

    納尼?變成鬼?還有這種操作?徐子凌驚了。人不是只有死了以后才能變成鬼嗎?

    對啊。

    那你特么的……

    你先聽我說完,其實還有一種折中的方法;人在瀕死的時候是處于一種半人半鬼的狀態,只要你能進入這種狀態那就即可以暫時使用我的力量;使用過后還能變回人類狀態。

    就這樣?不可能這么簡單!你待會肯定會說‘但是’!徐子凌篤定。

    風皇也沒必要和徐子凌爭,接著說。

    但是!一旦在這過程中沒剎住車越過了那條代表死亡的死線你就真的死了,如果你有幸變成鬼的話那對我來說就更好了;直接繼承我的一切成為新的鬼皇。

    呸呸呸!說什么呢?你的意思就是要承受的死亡風險其實就是這個進入瀕死狀態吧?既然這樣你直接告訴我死亡的概率是多少吧。

    沒有概率!

    ????

    打個比方吧,假設有一條數軸;‘0’是那條是死線,你現在的狀態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正數;如果你的狀態數值是一百的話那么瀕死狀態的那條線就是零點零零一,只要你能把自己的狀態達到零到零點零零一這個區間就可以了。

    嗯,我想一想;零點零零一……一百……方便計算的話都乘以一萬……

    也就是說……我現在是滿血一百萬滴血,我必須把自己的血線控制在零到十之間?這么說也沒錯。

    沒錯你個大頭鬼啊!你當我是控血大佬啊!這進入瀕死狀態的可能性無限接近于零啊!

    還是有機會的……

    這機會……我中彩票的可能性還高一點。

    你好!再見!后會無期!徐子凌反手就是一套嫻熟的‘送客’三連。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