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詭扯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不近身的近戰。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不近身的近戰。

 熱門推薦:
    第一百三十八章不近身的近戰。

    既然你這么有自信,那我就再給你加個時限吧。現在是九點四十五分,半個小時足夠你去思考對付永高的對策了吧?十點十五分的時候你要是還贏不了永高的話那我可就當你輸了,沒問題吧永高。

    喂喂喂!這種事難道不是應該對我說的嗎?你問永高的意見干嘛?這要我答應了才算數吧?

    我就是對你說的啊,你這不是都聽到了嗎?陳曉彤吃準了徐子凌不會對她動手愈發肆無忌憚地去調戲徐子凌。

    話是這么說沒錯啦,可是這種被人無視的感覺太糟糕了。

    你有時間來跟我爭吵還不如用來想辦法對方永高吧,當然咯要是你不怕輸的話我也不介意陪你繼續聊下去。

    半個小時的時間實在是太充裕,我早就說過了永高不會是我的對手的。徐子凌干脆擺成一個大字型躺在地上對永高進行挑釁。

    隨便你怎么挑釁,反正從現在開始我在接下來的半個小時里不會貿然進攻也不會放松警惕;你要是有自信打破我著黑曜石的防御的話那就來試試吧。永高筆直地站著,顯然他是不打算主動進攻了。在切磋之前陳曉彤和永高說過不要在徐子凌面前掉以輕心,直到最后一刻都要保持警惕;因為徐子凌的戰斗天賦相當可怕,從一竅不通的菜鳥新手到熟練地掌握、靈活利用自己的屬性,徐子凌花費的時間少得簡直不可思議。

    于是乎兩人似乎在玩一二三木頭人一樣一個躺著一個站著整整十分鐘沒有任何變化,永高這邊因為體力和精神都有所消耗所以額頭已經沁出一層汗珠;徐子凌這邊則是很過分地響起了鼻鼾聲。

    我說這個徐子凌不會是放棄了吧?永高聽到鼻鼾聲的瞬間心態有些爆炸地說。敢情我全神貫注地防備了他這么久,他居然當著我的面睡過去了?這就好比兩個技藝高超冠絕天下的劍客進行生死決斗,其中一方想辦法調整精氣神一招定勝負;準備出手的時候對方突然跳起了廣場舞。

    按照他貪生怕死膽小怕事的性格來看確實挺有可能的,具體他是不是真的在裝睡我也不清楚;要不過去試探一下?比如說給他來一腳之類的。陳曉彤一臉平靜地提出了不得了的建議。

    這……不好吧?趁人之危什么的也太沒品了。

    這哪里算趁人之危啊?分明就是切磋期間對方自愧不如放棄抵抗然后你去收割比賽而已,別說是簡單地給他一腳了;就算是對著他的下體狠狠地踩上十來腳也不算過份,這屬于很合理的范疇。

    果然是最毒婦人心啊!徐子凌這邊的鼾聲突然消失,開口道。

    我就知道他在裝睡!陳曉彤一副我剛才的話只是為了把你裝睡的事給揭穿的語氣。

    本來還覺得你是個不錯的女孩,但是你實在是太讓我失望了。徐子凌翻了個身,又變回盤膝而坐雙手撐地的姿勢。

    還有十五分鐘,不知不覺時間已經過去一半了啊,看來今天我的那些信息你是得不到了呢;真是太可惜了。陳曉彤“惋惜”地說。

    哦?是嗎?徐子凌嘴角上揚。他話音剛落無數根雷電組成的巨型條狀物從地面破土而出;一下子就把毫無防備的永高和陳曉彤給死死地捆了起來。

    我說過的吧?遠程攻擊的威力在我這里會減半,我…………怎么可能!居然無法掙脫?這種強度的捆綁你應該用不出來才對啊!永高漸漸地開始發現事情有些不對勁。“不對!這是沒有經過傷害減免的攻擊!”他分明可以感受得到自己自己黑曜石的遠程攻擊傷害減免的特性沒有發揮出來。

    這是怎么做到的?明明沒有直接接觸我,可是卻使出了類似遠程攻擊的不用近身的近戰攻擊!

    這招叫做雷電領地,在某個混蛋眼里只是不值一提的招式呢。徐子凌保持雙手撐地的姿勢,笑著說。

    好……好燙!陳曉彤此刻和永高都有這種被灼燒的感覺,那些由雷電組成形似繩子或者說觸手的條狀物就如同燒紅的烙鐵一般捆住了他們的身體。而且……身體還麻痹了,完全掙脫不了啊!在手腳都被麻痹了行動不利索的情況下想掙脫掉束縛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永高你能掙脫開嗎?這種程度的遠程攻擊在威力減半后應該困不住你吧?陳曉彤向永高求救。

    不行啊!這似乎不是遠程攻擊,減免的效果沒有生效;而且這些觸手越勒越緊,我……很難受。永高感覺自己就像一塊正在被激光切割的石頭,那些雷電觸手正一點一點地切割他的身體;黑曜石的粉塵碎屑不斷地從他的身體掉落,看起來就像是個小小的施工現場。

    怎么樣?這種捆綁py是不是覺得很爽啊?徐子凌報復性地扯了扯捆住陳曉彤脖子的那根觸手,陳曉彤嬌嫩的肌膚上立刻被灼燒出一道焦黑勒痕。

    混!混蛋!徐子凌你不得好死!陳曉彤咬著牙不讓因劇烈疼痛而流出的淚水滴落下來倔強地從語言上回擊徐子凌。

    你就別逞強了,只要你把陸河區那邊的信息告訴我我就放了你們。說到底這個才是他的目的,他又不是什么有特殊癖好的變態;在不能下殺手的前提下捆綁是最好的選擇。

    放屁!這種程度就想讓我認輸?不可能!陳曉彤一口口水吐了出來,不過因為徐子凌離得比較遠所以并沒有被噴到。

    還挺倔的嘛,看來單純的捆綁并不能奈何你;光有捆綁沒有py怎么行呢?看來你需要一個精壯的男子來跟你py一下了。徐子凌露出邪惡的笑容,說道。

    你…………你想干嘛?我警告你,強奸也是違法的!陳曉彤臉蛋通紅地說。

    我知道,三年嘛。徐子凌繼續壞笑著說。

    啊啊啊啊啊啊!你你你,你滾啊!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